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魂妖隕!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四百九十八章 魂妖隕!


    戰無非踉蹌后退之中,魂妖乘勝追擊,一道靈魂力已經纏住他的右腿,猛然一拽之間,戰無非縱使已經在第一時間施展千斤墜,穩定身形,然而一劍冷芒射來,直襲心房,逼得戰無非不得不盡力轉體趨避,最終,腰側多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大口子。

    戰無非狂吼一聲,三品圣君威能瞬時引爆,勉力掙脫魂妖掣肘,一個懶驢打滾滾出十幾丈,青白著臉大叫:“云揚!你快點……”

    云揚恍如不聞,一派老神在在,一把刀上下翻飛,將對面青衣人分身徹底壓入下風,刀芒閃爍,流光四射,盡顯身形瀟灑,玉樹臨風,道:“殿主您多撐一會,我很快就能搞定,加油!”

    戰無非又氣又急又是無奈:“可……老子加不上油了!”

    又是一聲大叫,卻是大腿上再中一劍,一片皮肉咻的一聲飛了出去! http://www.zussmy.live 快小說網 KUUΗU.С〇M 】

    這前前后后,光是大腿上就已經挨了三四劍,血肉模糊,遍腿鱗傷!

    “快啊……我撐不住了……”戰無非眼看著云揚那邊的狀況,已經快要流淚了。

    這么險惡的時候你特么居然還在那邊玩瀟灑……

    你還說不是記恨我……

    云揚一刀將青衣人分身逼退,大喝一聲追上去,連續三刀將青衣人分身劈得東倒西歪,難以為繼,大喝鼓勵道:“殿主威武,拿出你的狂霸氣概來,殺了他們!”

    戰無非欲哭無淚。

    殺了他們?我倒是想,做夢都想!

    可是我實在是做不到啊……

    戰無非一念清明之瞬,不禁回過味兒來,氣急敗壞的大叫連連:“云揚,你就算是報復我逼迫你入妖族的事情……也別撿現在這個節骨眼啊……!我曹!”

    分心呼喝之余,又被魂妖打了一拳。

    隨著戰況持續,戰無非戰力愈弱,即便魂妖修為不過爾爾,但被一拳打在身上,仍是痛徹心扉。

    他拼命的向著云揚身邊靠去,但云揚身子一閃,一刀劈出,大喝一聲,身子居然轉了一個方向,又遠了十幾丈。

    戰無非幾乎吐血:“哦也……”

    云揚笑吟吟的道:“殿主大人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玄黃云尊豈能是那種人,君子不念舊惡,君子不念舊惡啊。殿主,我那些獎勵到底有多少?”

    戰無非要是再不明白,那也就枉為圣心殿一殿之主了,拼命的大叫起來:“云尊大人!你說有多少……就有多少……哎呀……我擦……云尊大人救命……”

    云揚不好意思道:“您堂堂圣心殿主叫我云尊大人,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云尊大人啊……”戰無非自殺的心都有了,急得嘴上直冒白沫:“我我哦……我向你道歉……我不該逼你入妖族……”

    云揚冷哼一聲,再起一刀將青衣人劈得身形踉蹌,口中同時打了個唿哨。

    呼哨聲方興未艾,一道綠意乍然在山腹之中出現,一道藤蔓,宛如靈蛇狂舞,猛地出現在戰無非身前。

    青衣人運劍分身與魂妖默契無比,合作無間,正待再起攻勢,盡速擊殺戰無非,但隨著那藤蔓乍然出現,魂妖頓時驚呼一聲,忙不迭的猛然收起自己的力量,見鬼一般急疾后退亡命逃避……這一刻,他若是人形的話,定然會呈現出一種嚇得魂不附體的模樣……

    青衣人對此變化亦是全然根本沒有任何防備,默契合作的戰友陡然消失了,大吃一驚之余,應變不禁稍遲,戰無非金刀閃爍著霹靂雷霆,狂猛落下,聲勢浩然……

    走避不及的青衣人分身半邊身子登時被一刀砍落。

    “你……”另一人分身一聲憤怒的吼叫道:“魂兄,你做什么!”

    此際的青衣人,驚怒交加,一貫的淡然不復。

    只可惜魂妖現在全然沒有搭理他的心思了,慌不擇路的拼命逃竄,希冀能夠尋找出一條可以逃出生天的路線,整副心神都已經散亂了。

    天哪!

    要命的天敵出現了!

    雖然不知道哪到底是個啥,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這東西能夠活活的吃了自己,而且還不帶費力氣的!

    所謂的負隅頑抗,勉力維系,根本就不存在!

    它現在滿心驚慌失措,六神無主,惶惶不可終日。

    對于青衣人的呼喝,戰斗……什么戰斗,不存在的!

    我都快死了還戰斗個屁……

    青衣人怎地也想不到,在生死搏殺的時候,自己這個素來合作無間的最佳拍檔,居然會出現這等情況;忍不住心里也是罵了一句。

    戰斗啊兄嘚!

    你特娘一幅魂不附體的樣子到底是咋地了?

    魂妖拼命逃竄,滿山腹的到處亂躥,可無論它竄到哪里,綠綠便會就追到哪里,直若如影隨形,而每一次追逐的結果,都將魂妖的能量或多或少的吞掉一點點……

    魂體能量點滴流失,再難修復的魂妖愈發的膽戰心驚,魂不附體。

    綠綠則是滿滿的興高采烈!

    哇咔咔,這一次……難道我能吃飽?

    “啊呀呀……”不要跑!讓我吃!

    “嗚嗚呼……”魂妖現在就只有一門心思的亡命地逃,但逃了半晌之后絕望的發現,山腹的每一個出口,都已經被這個綠綠的小家伙能量罩住了。

    撞上去只是自投羅網而已。

    媽媽咪啊……太可怕了……

    怎么會有這么恐怖的家伙呢?!

    此時的魂妖不但心神慌亂,更兼元氣大傷,再無能化隱身形,現出來一團類似晦暗氣霧的物事;內中藏身一道人影;偶爾幻化出一張人臉,還是驚慌得到了快要嚇死的那種……

    “啊呀呀……”

    別跑太快,也別跑太慢,太快了我吃的少,太慢了我容易噎著……

    魂妖欲哭無淚,終于一聲嘶嘯:“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聲音里,赫然帶著哭腔。

    這下子,連戰無非都驚到了。

    那可是魂妖啊,號稱此世大兇之物的魂妖啊,怎地如此不濟?!

    還有……以往可是沒聽過魂妖說話的啊,先前不是一直一言不發么……

    如果此際還有別人在場,難免吐糟再三,殿主大人哪,您的關注點錯了好吧?!

    魂妖當然會說話,這一點,云揚早就知道。上一次這家伙可是與董齊天交談過的。

    只不過上一次綠綠威能級數還沒有現在這么高,而且那時候也不知道綠綠竟然就是這等傳說當中的大兇物的天敵克星,可到了今時今日,卻是魂妖末日,絕無幸理了!

    與戰無非戰斗的青衣人分身被戰無非悍然一刀斬落半邊身子,雖然又再運轉秘法,回復形體,但他此際的修為實力根本不過圣君二品巔峰,再經此創,戰力不免銳滅,戰無非之前雖然受創不輕,遍體鱗傷,但終歸只是皮肉傷損,此刻更是氣勢如虹之時,將獨木難支的青衣人此劍分身壓著打。

    云揚那邊也是占盡了上風,勝勢盡顯。

    第三方戰場的綠綠這邊更不用說,直接就是碾壓,圍追堵截,時刻湮滅魂妖。

    眼見己方即將大獲全勝至極,忽而半空中傳出來一聲突兀的嘆息聲。

    那嘆息聲話音未落,兩個青衣人卻齊齊旋轉起來,咻的一聲,落在了祭臺上,更在一陣旋風也似的極速旋轉中,重新回復成了一個人,青衣人洵洵儒雅的面貌再現。

    此際再看向云揚與戰無非,臉上盡是無奈之色,道:“此役是我輸了。不過云尊大人能否告知,這團綠光乃是什么東西,此役變數盡在此物身上,令勝負之勢逆轉!”

    云揚看著依然在追逐之中的一團灰色,一團綠光,淡淡道:“這是我的伙伴,嗯……伙伴!

    伙伴!

    綠綠歡悅的叫一聲,張牙舞爪的沖向魂妖:“啊呀呀……”

    我是伙伴,你聽到了么?

    魂妖:……

    三人都沒有再動手,只是靜靜地站著,觀視著那一團綠光,瘋狂的追著魂妖,從東到西由南至北……

    每一圈追逐下來,綠綠都會啃上一口,就像是一個充滿了精力不知道疲累的小孩子,在興致勃勃樂此不疲的玩一個極端好玩的游戲……

    追追追……追上了就咬一口,追不上……就咬一小口……綠綠玩得不亦樂乎。越來越是精神旺盛。

    魂妖卻越來越是萎靡,越來越是絕望……

    從一開始追逐時候的凝實灰霧,到了此際,灰霧已經是稀薄了不少……

    青衣人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唏噓,嘆息道:“號稱不滅的魂妖……完了!

    戰無非哼了一聲,淵渟岳峙,盡顯高手風范,淡淡的說道:“這本就是注定的結局,它早就該死了,若非雷千里放水,豈有茍延殘喘的許多歲月!

    青衣人以一種鄙夷至極的目光看了一眼戰無非,淡淡道:“借他人之力,慷他人之慨,今日若非云尊大人在場……呵呵……”

    戰無非風輕云淡道:“云尊大人的九尊府,乃是我圣心殿麾下!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青衣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卻不再就這個話題糾纏,只是看著手中已經成為鋸齒,隨時都可能斷掉的長刀,輕輕嘆息:“終于結束了……”

    魂妖依然在嘶吼,逃命,掙扎求存;但它此刻的身子,也就是灰霧氣象已經越來越見散亂了。

    “救命……”

    “我不想死……”

    “救我!”

    “別追我,不要再追我……饒命啊……”

    “啊呀呀……”

    綠綠仍舊興奮滿滿的一口又一口,一口接一口……

    戰無非輕輕嘆了口氣,有些情緒復雜:“這魂妖……號稱圣君強者也無奈他何的禍世兇物,

    時不時的吞噬生命,神魂,而今落了這么個下場,果然是天道輪回,報應不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當真是說不出的感慨。

    猶記往昔,玄黃大陸驟生魂妖兇物,無懼怕刀槍水火,不怕玄氣元力,簡直就是什么都不畏懼……即便是圣君強者,將之封禁,也難以從根本上徹底湮滅之,只要一個疏忽就要被其逃逸,端的是不世兇物,

    若非其本身屬性特異,不死不滅的同時,并無能將本身修為晉升至超越圣尊層次,決計是滅世浩劫,天地災殃!

    往昔魂妖禍世最盛之時,猶有一次將一位圣君強者險險耗死的戰績!

    這在當時的玄黃界,幾乎就是無解的存在!

    若非董齊天等八大高手竭盡心力,融通八種不同屬性的威能,形成最為針對性的死克之局,決計難以暫滅此獠氣焰!

    而今噩夢再現塵寰,卻淪落到被一點點折磨,眼看著就要折磨的灰飛煙滅慘淡下場……

    而這個過程,自己還有幸親眼看著,當真有眼福啊……

    青衣人淡淡微笑:“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這本就是天地至理,果然是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啊!

    他輕聲道:“魂,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沒有意義的,認命吧!”

    聽聞青衣人此說,魂妖發出一聲充滿絕望的嘶鳴,渾身顫抖著停了下來。

    隨即,一條碧綠的藤蔓纏繞了上去。

    魂妖本來就已經不再凝實的魂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點滴稀釋,變得透明,變得若有若無……最后,又是一聲絕望的吼叫之余,徹底化作虛無。

    青衣人哈哈一笑,曼聲道:“一生辛苦一生忙,為他人作嫁衣裳;殘魂一縷本無心,奈何天予人心腸!不甘魔性不甘苦,不敢溫情不敢良,今朝寂滅……”

    他終究沒有念完,灑然一笑:“云尊,這里是你的了!

    話音未落,整個身子砰地一下子炸為一片血霧,連神魂力量,也同時爆炸得徹徹底底。

    就此生跡不存,永世湮滅!

    早就因為傷勢沉重,僅止于勉力支撐的戰無非眼見大敵盡去,心神一松之下,登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輕輕的嘆息一聲,喃喃道:“倒是痛快……看來他真是活夠了,受到的心靈折磨也是夠夠的了……但他到最后還保留了自爆死亡之力……他為何不早點自我了斷呢?”

    云揚翻翻白眼,道:“我現在是越來越不明白你什么能夠成為圣心殿殿主了,這么點理解能力都沒有?在我們之前,可還有兩道不受他控制的鳳皇力量。有那兩道力量在,不受他控制,怎么可能自殺成功?一有這種念頭他就會被徹底禁錮,生不如死吧?”

    戰無非呃呃連聲,道:“還非要將那兩道力量消耗了,他才能死……那鳳皇真是邪惡……”

    云揚冷然道:“相比較你的感慨,你不更應該感謝一下那青衣人嗎?”

    戰無非眼睛一立,詫然道:“啥,我感謝他,憑什么?!”

    云揚橫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也說了他尚有最后的自曝之力,剛才一輪戰斗雖然令到他戰力銳滅,但最后的自曝威能威力如何,你心里有數,若是他拼命一搏,嘗試著帶殿主你一起上路,你猜成數幾何?!”

    戰無非登時啞口無言,半晌過后,冷汗淋漓,濕透重裳。

    云揚翻翻白眼,道:“我那些獎勵,得有一千萬極品靈玉吧?”

    他可是說了,自己說多少就是多少的。

    戰無非一口血噴出來,神情委頓:“你還是殺了我吧……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
《我是至尊》相關推薦: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煉巔峰、劍來、豪婿、萬古神帝、滄元圖、修羅武神、空界之光、藥香田園:盛世農家妃、鳳弦、傳奇小道異界游、失敗就能變強、逍遙兵王洛天、銀色逆鱗、召喚之絕世帝王洛塵、狼廚、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