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致命變故!【大章】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五百二十五章 致命變故!【大章】


    冬天冷咧咧嘴,道:“對于這件事的應對還是要慎重再三的。這里面隱有頗深的算計,我有聽長輩提及,很復雜;包括了人間一統的氣運之爭……讓我不要進去摻和! http://www.zussmy.live 快小說網 KUUΗU.С〇M 】貿然出手,會有隕滅之危!

    “氣運之爭?隕滅之危?”

    春晚風沉思起來。

    遠方,相隔在數十里之外的樹頂的云逍遙,遙遙旁觀彼端一幕的他,心下陡然一動。

    這句話……貌似大有深意啊。

    難道……是這個?

    “夏冰川那家伙怎么還沒來?”冬天冷不耐煩起來:“說好了一起來給大哥拜拜,然后保護伯父周全;這家伙怎么這么久還沒到?要說遠近,他可是最近的那個!”

    春晚風和秋云山也罵起來。

    樹頂。

    云逍遙的心底突然間升起一股久未有之的暖意,滋潤幾近干涸的心田。

    原來如此。

    我說這幾個家伙怎么就一股腦的全都來到了這邊呢。

    “哎,春晚風,你修為咋樣了?”冬天冷道:“什么地步了?”

    “我?我已經至尊之上了!”春晚風哼了一聲:“你呢?”

    “我也是!倍炖涞。

    “我也是,但我是后期,也就比你倆稍快了些,不用羨慕我!鼻镌粕降。

    “我們的修為差不多已經是此世頂峰了,想要離開天玄去上界的話,也就只差一步而已!倍炖鋰@口氣:“可是老子在這段時間里懈怠了,干勁不足了……偶爾還會生出不想上去的操蛋想法……嗯,主要是不敢上去,爬上去,害怕再從一世頂峰掉成戰五渣!

    秋云山苦笑一聲:“我也是……想到咱們吃盡了苦頭,才終于到了今時今日的地步,登臨頂峰,俯瞰天下,若是當真上去了……只怕又要從地底做起,是個人就比咱們強,那感覺豈止是不爽,根本就是……恐怖!

    春晚風唉聲嘆氣:“誰說不是呢……就憑著老大給咱們留下的那些資源,咱們早就可以跨越此世極峰,登臨上界……說到底,還是就是一個怕字!

    三人都是一臉糾結。

    “你真沒出息!”

    “你很沒出息!”

    “你們倆真沒出息!”

    互相看了一眼,突然間哈哈大笑,笑得肚子疼。

    大哥說二哥三哥,二哥又說大哥三哥,三人之間互相說,互相說,竟然輝映成趣!

    跟隨這哥仨一道前來的三大家族四五十位護衛高手,也是每人一臉唏噓,是的,飛升到上界,對于此世之人而言,無異神話,至少對于云揚飛升之前而言,就只是傳說!

    但在云揚飛升之后,還有計靈犀一道飛升之后,這個神話就不再只是傳說了,尤其是對自己等人保護的這三位大少爺!

    以冬天冷等三人今時今日的修為層次,實力戰力,哪里還需要保鏢護衛云云,此世哪里哪有什么人能夠動得了他們,也就是他們哥們之間的互毆才能留下一點點的痕跡、

    但是……有一點仍舊無可否認的:只要登臨上界,九成九就是要再從頭來過。

    傳聞中的上界哪哪都好;壽命也能得到大幅度的延長,武道之路更加寬闊綿長;但相對的……危險悉數卻也一下子拔到了空前的高度。

    事實上,除了那種極端狂熱的武道狂人,其他的到了如冬天冷等人目前的境界層次,基本都會遲疑,真的要放棄現在登臨頂峰,俯瞰天下的地位,去所謂的上界重新開始,從最底層開始嗎?!

    這個決定,任誰也是難以抉擇的!

    更別說冬天冷等人的絕大部分修為都是在短時間內囫圇吞棗的成就,縱然有許多戰事磨礪洗禮,不存缺憾,但心境歷練方面仍舊跟經歷無數打磨,一點點攀升上來的修行中人有相當的差距!

    我在此世,可以呼風喚雨,高高在上;當真去了上界,說不定沒幾天就會被一個不相識的人信手一巴掌給拍死。

    我在此世,沒人敢不尊敬,不仰視,但是,到了上面,只能抬頭看人,或者連人家的看門家丁都比不過。

    那還要不要上去?

    起碼這些護衛們自己捫心自問,若是自己到了這個地步,會不會上去?

    只要這么一想,誰還會有勇氣去鄙視三個公子的不求上進呢?

    大笑聲中……

    突然,遠方轟的一聲爆響,遙遙傳來。

    所有人立即噤聲,目光閃爍,看著遠方。

    “那是戰斗的聲響?”

    冬天冷拔身而起,騰身去到半空,舉目看去。

    這時,遠處又有一聲長嘯遙遙傳來,聲音傳到這里,音量已經很微弱了,但卻依舊能夠聽出來,聲音中滿是憤怒與無力。

    “這是……是夏冰川的聲音!”秋云山耳朵一動。

    轟轟轟的戰斗聲響不絕的傳來,身在半空的冬天冷登時一聲長嘯,身子亦在半空一展,呼的一下子飛了過去:“夏冰川,往這邊跑!”

    這一聲斷喝,聲如炸雷,震耳欲聾。

    幾乎在同時,彼端再來一聲長嘯,卻是帶著難以言喻的歡喜之情,隨即彼端戰斗聲響越來越是激烈,似乎是敵人也發現了這邊的援兵將臨,開始盡力攻擊,希冀能夠在援手到達之前,解決目標。

    這邊的三家五六十人在三公子的帶領下,閃電般往那邊飛去。

    冬天冷三人在全速疾馳的同時,不禁一點驚疑泛上心頭,自己等三人的修為水準跟夏冰川向來是半斤八兩,處于同一水平線,并不會有太大的差距,都屬此世頂峰強者,那么,又是什么人,什么勢力在向夏冰川出手呢,而對方,竟當真擁有逼殺夏冰川的實力,卻也是蔚為奇觀,嘆為觀止!

    接下來的戰斗,半點的馬虎不得!

    漫天黃沙,遮蔽視野中,遠遠的兩條身影,跌跌撞撞的沖將出來,當先一人,正是夏冰川;他臉色慘白,渾身浴血,一條胳膊耷拉著,另一條胳膊還在拖著一個已經昏迷過去的人,正在掙命一般地向著這邊跑過來。

    后方煙塵彌漫之中,一條凜然黑影急疾而出,便如同魔神降臨世間,厲笑一聲,詭異地在半空中急掠三十丈,驀然來到了夏冰川上空位置,悍然一劍如同霹靂閃電的落下!

    冬天冷沖在最前面,一聲厲吼,手中劍脫手飛出,直如流星趕月,走勢無匹。

    那人自份必中的絕殺一劍戛然而止,因為他若是不收劍,或者可以滅殺夏冰川,卻也絕難避開疾馳而來的脫手一劍,無奈何的一劍格擋,當的一聲巨響,那黑衣人瞬退十丈,而冬天冷的劍亦因巨力沖擊一閃而沒,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隨后而來的冬天冷轟然落下,一片黃沙被他順勢鏟起,好似大海揚波一般地向著對面揚了過去;雙手一伸,已經接住了夏冰川幾乎沒有了半點力量的身體,身子一旋,急疾倒射而出,落地時已經回到了自己等人的包圍圈里面。

    “怎么樣?”

    “小夏怎么樣?”

    眾人紛紛圍了上來,查看夏冰川的狀況。

    只見夏冰川臉色死灰一般,兩眼不斷的泛白,渾身顫抖,渾身身上最少有十七八處地方鮮血橫流,連俊俏的臉上也遍布橫七豎八的傷痕,后腦勺還有一處傷口,似是被刀劍之類的利器削掉了一層頭皮;整個人,已經不成人樣!

    看到冬天冷秋云山等人,夏冰川眼中露出一絲喜色,想要說什么,但才待開口說話之際,卻已經是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他一直拖著的那人,眾人認識,正是夏冰川的貼身護衛,現在也已經是一條命去掉了九成多,狀況并不比夏冰川稍好。

    “戒備!準備迎戰!”

    “秋云山,你來給小夏療傷!”

    “春晚風,你后我前!”

    冬天冷當機立斷的一聲大吼,眾人隨著他的聲音動作。

    眼見夏冰川狀況慘淡如斯,越發可以判斷出敵對勢力絕非易于之輩,且剛才脫手一劍,可說已經是自己平生修為的極限發揮,不過將對方逼退,在在佐證了對方實力之強悍,竟是生平未遇的大敵。

    這時,彼端漫天塵囂之中,一條條黑衣蒙面身影不斷地鉆出來,左右兩邊,也有大批的黑衣蒙面人出現……

    不過瞬息之間,就已經形成了合圍之勢。

    對方非止實力強橫,人頭數竟也如此之多,世上那方勢力,竟致如斯?!

    在眾人身后,山林間一聲尖銳的呼嘯,喝道:“把他們都堵住了么?”

    對面黃沙中一個黑衣蒙面人的大笑:“一個不少,全數包圓了!”

    隨即便是一聲大笑:“好!”

    尖銳的呼嘯聲音旋即四面八方響起,無數的黑衣蒙面人源源不絕地從遠方現身,向著這邊包圍過來。

    人影憧憧,密密麻麻,每一個人都是黑衣蒙面。

    冬天冷四面看去,心頭不禁一震。

    這么多的黑衣蒙面人,每一個都不是庸手,而總人數最少也有五千人之眾,幾乎就是一個小型軍隊的陣容!

    這些人將自己這邊的五十六……連同夏冰川兩人在內五十八人團團包圍!

    儼如一個只有四五十丈方圓的大圈子,周圍人挨著人,密不透風,水泄不通。

    冬天冷長吸一口氣,挺身站立,森然說道:“蒙面人?盡皆藏頭露尾之輩,可敢報上名來?”

    為首的黑衣蒙面人嘿嘿一笑,道:“不敢,面對四大家族的嫡傳公子,我等哪里敢報名,哪里經受不起四大家族的報復啊哈哈哈……”

    無數的黑衣蒙面人一起大笑:“早聽說冬家大公子冬天冷腦子有問題,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我們若是能報名,今天還用得著蒙面么?”

    冬天冷揚天哈哈大笑:“一群井底之蛙,烏合之眾,你以為你們不報名,就能活得了嗎?”

    縱使敵眾我寡,雖然身陷重圍,但冬天冷等人可是一點都不怕,反而有些躍躍欲試的意味。須知云揚登臨上界之前,可是給四大公子留下了海量的資源,這四個家伙每個人的修為都已經躋身此世頂峰之列,除卻之前參與的國戰之外,平日里僅止于小打小鬧,尚有機會遭遇真正意義上的大戰。

    三位公子此際都是一樣的心思,興奮的大吼一聲:“上!一個不留!”

    說罷便即身先士卒的沖了上去。

    這架勢,倒像是對手被自己圍攻一般,充滿了居高臨下,有我無敵的氣勢。

    冬天冷一邊沖一邊吼:“哈哈哈……終于輪到我了,當年老大以一敵萬,縱橫大陸,如今看咱們大殺四方,不讓老大專美于前哇哈哈哈哈……”

    但一干家族護衛卻是面如苦瓜,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油然升起。

    情形……貌似是非常不妙才是!

    對方在這等偏僻地界重兵壓境,顯然是早有預謀,若是對方沒有相當把握,怎么敢貿貿然地襲擊夏冰川一行?

    四大公子雖然修為暴增,但往昔紈绔性情依舊,外出仍舊慣性的帶著大隊人馬,隨從護衛一個不少,雖然以他們現如今的實力,早就不再需要護衛了,冬天冷等三人如是,夏冰川又豈會例外,不帶上幾十號人充場面就怪了,而剛才接應,除了夏冰川之外,可就僅余一個活口,還要兩人都是半死不活,十成性命去了九成有多,那么,其他的護衛都到那里去了?

    答案顯而易見,全都已經遭了毒手唄。

    然后另一個問題隨之而來:夏冰川的修為可并不會不遜色于冬天冷幾人;而夏冰川的護衛同樣不會遜色于冬天冷等人的護衛……

    既然對方有能理收拾夏冰川一行,會收拾自己等人不下嗎?

    別的不說,就只說冬天冷剛才馳援一劍,端的是竭盡全力,卻只是逼退了對方,未能令到對方承受更多,就已經很是說明問題了。

    但現在多說無益,不管是要突圍還是要殲滅,都需要戰斗。

    跟隨在冬天冷等人身邊的護衛,也盡都是曾經參與過當日國戰的熱血男兒,此際雖然警惕叢生,心底卻又殊無恐懼之意,只是更多了三分謹慎。

    隨著對方一聲號角乍響,四面八方同時發動攻勢,陷入包圍圈中的冬天冷等人,并沒有扎堆防御,反而是強勢反攻,冬天冷三人更是一馬當先的沖了上來。

    轟的一聲,第一個接觸,便即爆出了滔天血浪。

    冬天冷三人并排進攻,源自當日國戰之時的默契盡皆顯露無遺,不過才一接觸,對方的十幾個黑衣人頓時被三人斬殺;然而冬天冷三人在接戰瞬間,心底就是一沉。

    對方實力之堅強,竟是大大的出乎預料。

    剛才的這一波打擊,三人幾乎是出盡了全力,雖然看似戰果不俗,一口氣滅殺了對方十一人,但對方應招者實則共有四五十人之多,同時出手抵御,除卻死掉的十一個人之外,而其他的不過是輕傷,猶有再戰之力。

    更重要的是,自己三人在強勢出擊之余,居然感受到了強烈的反震勁道,差點被反噬受傷。

    這更加證明了,眼前敵人非但戰力極強,更對己方了解莫甚,這才刻意布成陣勢,專門對陣自己等人。

    “三角陣!”

    秋云山一聲怒吼:“咱們三個,每人負責一個箭頭!

    春晚風與冬天冷同聲答應,戰陣立即扭轉。

    三人籌謀對策雖然應變伶俐,卻是慢了一步,若是他們一開始采用三角陣的打法,雖然未必殺死那十來個人,卻一定要比現在要主動的多,后續可操縱的方式也更多,至少不會太被動。

    在一字落錯,后續應變盡皆遲滯,對方黑衣蒙面人們號令頻傳,一波一波的進攻連綿不絕;從四面八方展開攻勢,無差別的攻擊所有護衛,令到三人既定的三角陣戰術無法在短時間內成形。

    在對方有序,吾方應對維艱的片刻相持之間,慘叫聲接連響起,黑衣人們有四五十人橫尸在地,然而四大公子這邊的家族護衛,也有四個人接連倒下死去了。

    等到三角戰陣成型,己方的五十六人就只剩下四十九個戰力還算完整,猶有七八人受傷,戰力大打折扣,就連秋云山,肩膀上也已經不知何時中了一劍,鮮血直流。

    “這是……”

    冬天冷心念一動:“來人是軍隊,是軍人?!”

    啟戰至今,一眾黑衣蒙面人們始終不言不說,便如冰冷的機器一般,全程下來就只有迅速而有效的運轉,號角聲此起彼伏,而一面面黑旗進進退退,傳遞信息;一眾黑衣人隨著指令好似潮水漲落一般的輪番進攻,五千多人圍攻四十多人,步調絲毫不亂,儼如層巒疊嶂,一浪高過一浪,儼然地每一個人都有出手,且每一個人的力量都沒有形成浪費。

    這樣的攻擊節奏,攻擊模式,若非是訓練有素的軍旅中人,決計無法做到!

    其他人也聽到了冬天冷的這聲叫聲,但心中疑惑更甚:軍旅中人能夠做到令行禁止,群策群力,集眾人之力圍攻目標,這本不奇怪,大家都參與過當日的鐵骨關之役,對于軍旅作戰方式也是熟稔于心的。

    但是,天底下絕對沒有如斯戰力的軍隊,竟能夠對修為實力如冬天冷三人形成壓制的,別的不說,就算是當年縱橫天下的黑騎鐵騎,也絕對不具備這么多的高層武者戰力!

    更有甚至,通過這段時間的僵持,對方高端戰力漸漸顯露,其中好多人的戰力竟然已經去到了至尊級數,較之冬天冷等人,不過稍遜而已!

    這樣的一支軍隊,縱觀整個大陸,誰能組建得起來?

    隨著時間推移,戰況越來越形慘烈。

    冬天冷以一己之力擋住了對方的兩名統領,睚眥欲裂,綠袍翻飛,出手狠辣,怒喝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何要對付我們?”

    一個黑衣統領淡淡道:“現在合圍之勢已成,你們插翅難飛了,告訴你們倒也無妨,就讓你冬大公子做個明白鬼!

    他嘿嘿冷笑,壓低了聲音:“這一次天玄崖行動,主旨自然是要干掉那云逍遙,萬事俱備,只待其入局,你們四個紈绔小子冒出頭來破壞計劃?不殺你們殺誰?冬天冷,若是有來生,千萬記得,要搞清楚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

    冬天冷怒吼一聲:“放你媽的屁!就憑你也來教訓老子?老子哪怕再重新活一次,今天還是要來!你們這幫雜碎想要謀害云伯父,老子堅決不答應!”

    他破口大罵:“我知道你們的來歷了,除了那個混賬小子,別人也弄不出這么大的陣仗!忘恩負義!豬狗不如!你們的皇帝,比狗屎還不如的東西!趴在老子面前給磕頭,老子都嫌他臟了老子的眼睛!”

    “狗賊!”

    “豬狗不如的畜生!也配當皇帝!”

    三大公子紛紛破口大罵。

    黑衣蒙面人紛紛大怒:“盡速干掉他們!”

    一聲令下,敵方攻勢更形猛烈。

    一個嘶啞的聲音響起:“你們這三個豬玀……誰讓你們在這里纏戰啊……”

    卻是夏冰川從昏迷之中醒來,悲憤的叫道:“趕緊突圍去通知云伯父……在這里戰斗死了也白死……”

    冬天冷等人登時醒悟:“突圍!”

    “突圍?忘了!”黑衣蒙面首領一聲怪笑:“同歸戰法!血滴子戰陣!”

    敵方再開殺戮戰陣,攻擊力再上層樓,三大公子等壓力再增,連招架維系都覺困難,哪里還突得了圍。

    一時間,所有黑衣蒙面人好似不要命一般的沖了上來,直接將自己的身體當作了武器。其中一小部分黑衣蒙面人,更是只要沖過來就是發動自爆攻勢,接二連三的連環自曝下來,轟隆隆聲音響成一片。

    冬天冷此際正位于在三角戰陣最前面的位置,鼓勁全力,往外突圍,但面臨這種最極端,最恐怖的自爆攻勢,只是勉力抵擋了一小會兒就告支撐不住,渾身浴血,口鼻鮮血直流的摔了回去,成了重傷員,即便換成春晚風,也不過只支撐了幾個呼吸,亦告不支,然后又是秋云山……

    雖然冬天冷等三人修為深湛,氣脈悠長,即便重傷在身,猶有一戰之力,但形勢卻越來越見惡劣,己方受傷的,無力再戰越來越多。

    再過片刻,原本四十九人的陣容,就只剩下不到十五人還能戰斗,其他人不是重傷無法動彈,便是已經死了。

    冬天冷四人奄奄一息的坐倒在己方中央位置,兄弟四人相對看了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苦笑。

    本想這一次出來威震天下,帶得護衛不過陣仗,不想一出來就被這么多恐怖的對手圍困在這里,眼看就要變成尸體……

    “也好,咱們兄弟四人攜手共走黃泉路,倒也不失為一樁美事!

    秋云山嗆咳著,吐著鮮血喃喃道:“呸,老子可是一點都不想死,什么美事……”

    其他三人嘿嘿一笑,再不說話了。

    眼看著自己的護衛一個個被砍倒,對方黑衣人越來越近,四人心中只有一個疑惑:對方……到底從哪里召集的這么多的好手?

    以往,大陸上隨隨便便一個天玄高手就能鎮守一方,現在這里的五千多人其中最弱的也有接近天玄級數的實力!

    那幾乎連成片蔚藍色的光海,讓四個人眼睛都花了。

    這么多的高手,到底從哪里鉆出來的?

    就算那玉乾坤已經是此世霸主,但他君臨天下才幾天,怎么可能栽培出這么多這么強的戰力陣容呢?!

    就在冬天冷等四人滿心絕望,死關照命之際,突然一聲長嘯驟然響動,那長嘯聲從遠而近,極速到來,隨即人群中就響起一片片的慘叫聲。

    卻是一道人影,好似白駒過隙一般強勢而來,儼如隕星墜地搶入了黑衣人群中,劍光如同天邊颶風一般急劇蔓延,所過之處,人仰馬翻,血光沖天。

    來人正是云逍遙,放眼此世,大抵也唯有云逍遙,才能以一己之力強攻如此戰力構建的戰陣!

    云逍遙長劍如風,腳下亦是一停不停,身子不斷旋轉,不斷變換方位,絕不會在同一時間內面對超過三個以上的敵人。

    這卻是以身法速度優勢,將需要面對敵人分割處理,令到自己始終處于絕對優勢層面……

    只是甫一露面的這一手,拋開實力不論單只只是戰斗經驗,就已經讓四大公子嘆為觀止,自嘆弗如!

    “云伯父果然厲害!”

    冬天冷呲著牙:“這下子有救了!

    話音未落,云逍遙已經帶著飛灑的鮮血,卓然降落在了他們人群之中,長劍順手而出,一道劍氣光環豁然而出,登時在冬天冷眾人所在地界上畫出了一個大圈。

    長劍瞬時歸鞘,然而凜冽劍氣卻依然在地上凝而不散。

    “進入這個圈子者,死!”云逍遙淡淡的說道。

    隨即就轉頭看向冬天冷等人,有些責怪的說道:“你們四個,怎么這么不小心!”

    誠然,以冬天冷等四人今時今日的修為級數,若不是太過粗心大意,燥進妄動,就算對方人多勢眾強悍如斯,也不至于陷入這般瀕死之境。

    對面,黑衣蒙面人們一時間不知所措,一個個的面面相覷,那劍鋒劃過沙地的痕跡并沒有多深,但卻像是一道隔世天塹,阻斷了進攻之路,凝然劍氣,聚而不散,顯見隱蘊有莫大威能。

    云逍遙進來的一路上,橫七豎八的全都是尸體,足足三丈寬的人胡同,仍舊留在彼端人群之中,地面上的尸體超過了兩百人!

    反觀云逍遙身上,卻是毫發無傷,顯而易見,這是絕對的實力碾壓!

    換言之,云逍遙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這些黑衣人能夠對付的,絕對的實力在前,縱然人頭數再多,也不足論。

    黑衣蒙面人首領一揮手,止住了部下的蠢蠢欲動,怪笑一聲說道:“原來是云王爺親自趕來了,在下失敬失敬,既然云王爺來了,今天行動就此作罷!撤!”

    一揮手之間,無數的黑衣人便如是大海退潮一般,四面里地退了下去。

    不過數十息的時間,非但黑衣人盡去,甚至連尸體和折斷的兵器,斷掉的肢體都收拾走了。

    隨著他們離開,地面上除了血跡之外,竟然是再無異狀。

    “呼……”

    冬天冷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仰天倒在地上,呻吟道:“不用死啦……哈哈哈……!”

    卻是大笑聲引動了身上的傷勢,慘叫出聲。

    云逍遙嘆口氣,道:“困境還在,趕緊療傷!

    他仗劍警惕四方;眼下看似暫時安全了,然而自己一個人守著這么多傷患;又豈是容易事情,萬一敵人有偷襲,自己未必能夠顧得萬全。

    他皺著眉頭沉思著,與冬天冷等人一樣的疑惑:小皇帝布下殺手不算意外,但他到底是從什么地方找出來了這么多的高手?

    這件事,豈止奇怪,簡直就是驚悚!

    半晌之后,眾人傷勢稍稍恢復一些,勉強能動了;云逍遙催促著,抓緊時間轉移,離開這里是正經。

    這里四下里盡是空曠,視線一覽無余,實在不是一個安心休養的好所在。

    將尸體掩埋了起來,冬天冷等人都是滿臉悲戚。

    己方一行五十八個人,而今只剩下了十九人還活著,即便是僥幸活下來的也都人人重傷,這份傷亡比例,比之當年國戰之役猶有過之。

    “血海深仇,此生必報!”

    冬天冷咬著牙發下毒誓。

    云逍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只聽冬天冷低沉的說道:“云伯父,我們知道您有您的堅持,你也注定不會對那小皇帝出手,但我們,需要了斷這段因果!

    他并未轉身,依然面朝著墳塋,咬牙切齒說道:“我們跟老大,跟秋老將軍,跟您都有交情,但與玉乾坤沒有交情,今日的三十九條人命血債,我是一定要討回來的!”

    夏冰川的聲音響起:“是五十九條人命!”

    他哀傷的說道:“還有我那邊,死了二十人……”

    秋云山臉色陰沉,用一塊白布,靜靜地擦拭著自己的長劍;目光中全是怒發欲狂:“我出來之前,二叔剛剛回家,還叮囑我,無論如何莫要對小皇帝出手……嘿嘿……如今,卻也顧不得了!”

    “等我傷好了,我就去京城!

    秋云山咬著牙道:“潛入皇宮,對我們而言不是什么難事,哪怕拼了一死,也要這忘恩負義的王八蛋付出代價!”

    云逍遙沉默了一下,道;“事已至此,你們想做什么都由得你們……此事,我不管了。天玄崖之后,我將寄情山水,再不問此世是非……”

    聲音之中,全是心灰意冷。

    “走吧!

    “走吧!

    眾人留戀的再看了這一片墳墓一眼,紛紛跪倒磕頭,然后站起來,跌跌撞撞的往前行走。

    走出十幾里,坡上前面乃是一個樹林,眾人精神一振:“上坡,去樹林里修養一陣!

    一路上坡,因為全是傷員,移動速度自然是慢得令人發指。

    云逍遙全部神念,全都散溢到山坡之上;若是這個時候有追兵從山坡上居高臨下沖下來,己方傷亡必然慘重。

    所幸前面并無生息,并沒有什么敵人埋伏。

    走著走著,走在云逍遙身后的夏冰川突然腳下一軟,噗的一聲跌坐在地上,罵一聲,“特么的!”

    用手強撐著就要站起來,不想手臂一個發軟,整個人好似西瓜一般的一路翻滾了下去。原本已經走到一半多的緩坡,竟然幾乎滾到了底。

    冬天冷等人齊聲怒罵:“特么的!你還能不能有點出息!”

    云逍遙大鳥一般從最前面飛掠下來,一手扶住了夏冰川,道:“沒事吧?”

    夏冰川渾身無力,苦笑:“麻煩云伯父……”

    云逍遙點點頭,伸手入他肋下,將夏冰川整個人抱了起來,然而就在這個瞬間,原本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夏冰川突然間目光一厲,手中驀然出現了一把短劍,嗖的一下子正正插在了云逍遙的心窩,直至末柄!

    云逍遙正附身想要抱起他,根本就沒有懷疑過夏冰川,只感覺心口一涼,長劍已經無視了護體神功,透體而入。

    一聲大叫,抖手一掌,將夏冰川轟飛在半空,夏冰川哇哇吐血,但在半空中腰背一挺,整副身子平平飛出十丈,遠遠地落在山坡之下,居然穩穩地站住,卻又哇哇的接連吐了幾口血,臉色慘白一片,慘然道:“云伯父,得罪了!”

    云逍遙身子挺直,短劍還在心口插著,臉色不變,只是淡淡道:“為什么?”

    夏冰川搖搖頭,揮手之間,手中的一道響箭直飛上天,砰地一聲炸裂開來,火光四射,引人注目。

    抖手打開響箭之余,夏冰川身子一閃,如飛一般的急疾后退,瞬間已經出去百丈。

    山坡上,快要走上山坡的冬天冷等人驚見如斯變生肘腋的一幕,如遭雷擊,怔怔回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夏冰川,一時間,心下唯有震驚,居然無人說話。

    片刻,冬天冷一聲慘叫:“云伯父!”

    就要沖下來。

    “別下來!”云逍遙深吸一口氣,道:“抓緊時間上坡!”

    現在處在這不上不下的位置,最是尷尬。

    云逍遙一步步上坡,只憑著肉體力量支撐,卻是連半點玄氣也用不上了。

    他轉身,冬天冷等人才看到他心口的短劍柄,一時間睚眥欲裂,渾身發抖,兩眼發黑!

    “夏冰川!”

    秋云山嘶聲裂肺的大叫:“我草你祖宗!你這個王八蛋……為什么?。!”

    遠方,夏冰川并不回答。

    更遠的地方,號稱已經離去的黑衣人便如潮水一般在地平面上潮涌而出,向著這邊包圍過來,速度奇快,聲勢更甚之前。
《我是至尊》相關推薦: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煉巔峰、劍來、豪婿、萬古神帝、滄元圖、修羅武神、游戲里的世界末日、異界屠戮之神、超神預言師、烏托邦領主、互穿之天雷滾滾的秘密、失敗就能變強、帝少強勢寵:嬌妻,休想逃、銀色逆鱗、狼廚、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