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前有因后有果!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五百五十六章 前有因后有果!


    雖然一句話就將老大給詐了出來,云揚并沒有感覺多少輕松。

    更何況,他很清楚的知道土尊是故意的,故意的中計,露出了破綻! http://www.zussmy.live 快小說網 KUUΗU.С〇M 】

    無論身為曾經的玉唐大皇子,還是九尊之首,若是連這么一點點城府,這么一點點韜略都沒有,豈能得眾人信服。

    不過相比較而言,身為九尊老大,還是做仲裁更為適當。

    剩下的這幾個家伙,可就有些難以分辨了。

    從面相身量上辨別,純屬扯淡,這會的六個人,目測就是六胞胎一般,全都是抱著胸,斜著眼看著自己。

    無論身高,胖瘦,甚至表情都是一個樣……

    就算面容不一樣,但這個沒用,九尊之間雖然情誼深厚,但還真就沒彼此照過面。

    這怎么認呢?

    云揚撓撓頭,臉上沉思,心下懵逼。

    有心想要認輸,借口是現成的,雖然咱們是兄弟,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您們幾位的真實面目,讓我如何甄別——嗯,這句話雖然好說,但實在有些不好聽!

    就算認輸,也要認出一個兩個來再說。

    既然認輸不該,辨別卻也難能,云揚瞬間心思百轉,第一個想到的卻是計凌風,嗯,總有計靈犀這層關系,還有剛才那個尖酸刻薄的聲音,或者可以從此著手……

    他嘆了口氣,道:“其實這游戲玩起來也沒啥難度,大哥不是一下子就被我試探了出來,乏味得緊,乏味得緊,我現在可是一腦袋的包,實在沒心情玩這勞什子啊!

    六人冷笑著看著他,并不說話,一說話可就不上當,皆為九尊中人,誰不知道誰啊,這點小聰明就想引我們上當,哪有那么容易!

    剛才你一句話讓老大出局了,那是老大謙讓,不想讓你輸得太難看,以為我們會那么輕易的放過你么?

    在一邊的云醉月湊趣的問了句:“我看你修為大進,英姿勃發,怎么就一腦袋包了?”

    云揚嘆氣,道:“月姐,你是不知道,別的也就罷了,我八哥風尊自己走了,留下一個妹妹,現在他妹妹天天纏著我,我都快瘋了。脾氣不好也就罷了,長得還丑……初初我是看在八哥的面子上才收留的她,不想一時的心軟,給自己惹下了天大的麻煩……”

    坐在云醉月身旁的月如蘭面染寒霜,冷聲道:“云揚,你在胡說什么……”

    隨即,一個有如氣炸了肺的聲音響起:“你小子再說一遍。!”

    一個青年一個箭步猛地沖了過來,直欲猛虎噬人也似。

    云揚好整以暇的道:“不這么說怎么能夠認出來我的八哥,風尊您呢!”

    風尊前沖的身形一下子頓住了,臉上陣紅陣白,齜牙咧嘴,猶自有些氣咻咻的,斜著眼道:“你小子真的只是為了找出我?”

    云揚賠笑:“當然當然,要知道靈犀可是我的好寶貝,要不是逼得我實在沒招了,我哪里舍得這么說!

    本是拍馬屁的話,但是計凌風聽了臉色更黑了。

    一屁股坐下來,哼了一聲,嘴里嘀咕道:“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被牛糞污了腳,晦氣晦氣!

    隨即也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月如蘭這時已然恢復了恬靜,對著莞爾笑道:“好好好,云大公子的智慧果然有獨到之處,等他日見了靈犀妹子,可得跟她好好的嘮嘮,講一講云大公子的如妖多智,舌燦蓮花!”

    一邊的計凌風見老婆大人為自己出頭,卻是心花怒放,那一點悶氣登時消弭無蹤。

    云揚卻是一下子傻了眼,哪里還不知道月如蘭這是在幫自家男人出頭,還有小小地報復自己信口雌黃,論到與計靈犀親厚,無論云揚還是計凌風都得瞠乎其后,若是自己的八嫂隨便吐糟自己幾句,自己就得吃不了兜著走啊……

    云揚趕緊伏低做小,賠笑連連道:“八嫂,您可是明眼人,當初我是怎么對待您,怎么對待靈犀的,您可全都看在眼內,我是被我這般無良哥哥們逼得實在沒辦法了,您大人大量,嘴下留情啊……”

    月如蘭俏臉一繃,隨即破顏一笑:“傻小子,饒了你了!”

    訕訕的云揚又將目光轉向余下的五尊,觀視片刻后,沉聲道:“玄黃界雷家已然覆滅,舉族盡皆,并無余孽,當初我殺過去,直接被滅了,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雷家的老祖宗,竟是一個等閑人根本就招惹不起的,更加意想不到的大人物……”

    說完這句話,對面五人雖然臉色不變,但是云揚已經準確的指出去:“你是我六哥!雷尊!

    雷尊大笑一聲:“好兄弟,好手段!

    雷家的事情,始終是雷尊放不下的心結。

    而云揚當日與雷家雷動天假意攀交,對雷家知之甚多,雷尊始終出身雷家,面相眉宇之間總有幾分雷家人的影子,再加上云揚言語間提及雷家終了,縱然面色不動,眼神中仍舊略有變化,找出來還真不難的說。

    但是接下來的四個人,卻是不好辨別的了。

    本來以話語刺激,云揚自信可以分辨出血尊是誰,但那個辦法,云揚是絕不想用的,畢竟獨孤老爹的隕滅,乃是云揚此生至痛,但凡思及便要心中發疼,怎么可能用來利用。

    “剩下的幾位哥哥,我認不出來了,胡亂指認,卻是失卻這場游戲的原味了!

    云揚很光棍的認輸了,徑自倒了四杯酒,一口一杯,干脆地喝了下去,隨即哈哈哈大笑:“真好!真好!”

    兄弟幾人相視一笑,沒有再說話,齊齊坐了下來,卻是每人都陪了一杯酒。

    金尊,木尊,血尊,火尊齊齊落座陪酒之余,由金尊開口嗔道:“你小子怎地認不出我,我明明都有暗示你……那么明顯的劍氣你都沒看到么?”

    其他幾人哈哈大笑。

    玩笑開過,眾人又開始喝酒了,那么一杯半杯的怎么能夠,兄弟再見,今朝重聚當然要一醉方休,醉亦不歸!

    這大抵是云揚感覺自己一生之中,喝得最痛快的一頓酒了。

    “這些年,你們都在哪里?”

    “為何當年……”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些問題,云揚全都想問,但話到嘴邊卻始終問不出來,說不出口。

    當真問出來了,不好的。

    我以為你們都死了,結果到最后你們都沒死,就我自己像個傻瓜一樣,為了你們狂戰天下,為了你們出生入死,為了你們受盡委屈,為了你們……

    結果,你們都是好好地,還都成為了大能者,反而是我碌碌……

    這些話,云揚不想說。

    但是他不說,卻不代表別人也不會說。

    酒過三巡。

    熱烈的談話氛圍開始弱了下去,慢慢的,大家都不怎么開口說話了。

    再過片刻,金尊沉吟道:“小九,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說個明白!

    云揚抬頭,道:“二哥請說!

    金尊道:“當年之事,具體的相關始末我們并不知情。天玄崖之變,我們當時是真的死了,這一點,半點不假。只是到了后來,某個時間點吧,我們突然恢復了神智,亦是在那個時間點才發現……又或者說是知道吧,我們其實并沒有死,嗯這么說也不恰當,更準確的一點說法是……我們在天玄大陸的那個身份已經死了,不過與我們而言,那只是一份塵世的歷練,卻又不是……完整的我們!

    這句話,乍聽起來很繞,似乎是在死與不死之說上兜纏,重點似明不明。

    但是云揚卻聽懂了,一下子就聽懂了。

    “當時,我們在確認了自己還活著之后,轉而查看其他人的狀況,雖然大家都不在左近,但已經覺醒真實跟腳的我們,倒是很快就再聚了,雖然不是所有人一共聚首。再聚的人包括你八哥,風尊計凌風,我金尊顧九,木尊談一下;還有你五哥,火尊;對了,你還不知道你五哥的名字吧,他本名姓芮,叫芮火火。最后的則是你七哥血尊,謝謝,我沒口誤,你七哥就叫謝謝,姓謝,名謝的謝謝!

    縱然是當前這么沉重的氛圍中,云揚聞言忍不住咳嗽一聲,這……

    芮火火?謝謝?

    端的是好名字,發人深省,動心動魄!

    “我們之所以沒有真正隕落,還能重聚,主因就是來歷不俗,再說白一點就是背后有人,全都是超修二代罷了……而當日天玄崖之變故,卻是因為一位星空大能的一番布置,只不過中間起了一些個變故,令到既定軌跡失衡……”

    “這所謂的失衡,大抵就是幾位星空強者相互算計的結果,幾位大能所預設的軌跡,相護制衡,因果紛亂,導致時空出現了混沌,自行推演變化,而變異的最終結果,每個人的預設都難如預期嗯,應該說是誰都沒有成功!

    “其中又以大哥和嫂子,還有你六哥雷尊,最是倒霉,以他們的原有人生軌跡,該當是大哥建立九尊,嫂子輔佐之,最終靖平天下,君臨天玄,成就不朽的帝后傳說,而老六則是在天玄大陸蟄伏百年,以及一連串的機緣之余,重返玄黃界,親手覆滅雷家,闖出赫赫威名,更是戰魂殿的下一任殿主,卻因為那幾位大能的介入,強改天命,打亂了他們的既定人生軌跡!

    金尊顧九苦笑一聲:“我們知道個中真相之時,已經回返九重天外的自我本體之內;于是聯袂提出抗議,要將你們接上來。不想你竟成天數之下的僅有變數,影響深遠,更身關重大干系,絕不能動,反倒是復活大哥嫂子還有老六,倒是不算什么!

    “但是,在順利復活大哥嫂子老六之后,我們無一例外全部都被禁足了,那幫大人給我的理由是,我們一旦出現,就會極大程度的影響你,而你若是被影響了,就會影響到了整個布局,你已經是既定布局的最后指望,決不能有任何偏差!

    “一直到今時今日,你走到今天這步,我們才終于獲得允許,可以出來與你聚一聚,但也只限于在這至尊天閣之中,不得出去!

    “那……我剛剛結拜的那位大哥……”云揚沉吟了一下。

    “他……他其實才是最初的布局者。反而我們的父輩,其實是攪局者,反正誰也算不得好人,無論布局攪局擾局,無所謂了!

    顧九笑了笑,直接開門見山:“現在看來,我們父輩們的攪局還是成功了的。畢竟你可是成功保留了下來……按照原本的既定軌跡,應該是你剛幫助的那個小孩子……作為那一方天地氣運的攫取者的!

    “雖然多少有些遺憾瑕疵,但終究還算是成功!

    云揚咧咧嘴。

    還想怎么成功?明明都已經把人家的主角都給換了,好不好!

    一個個的還想怎么樣?!居然還遺憾,還瑕疵!

    云揚突然感覺自己的那這位新結拜大哥很是憋屈:千辛萬苦布局,被人攪了;定好的人選,被人換了,萬般無奈之下,又不能改變,居然只能找小輩來結拜,自貶身價的彌補缺憾,簡直就是嗚呼哀哉,苦不堪言……

    “哎不對……”云揚道:“那么……月姐和蘭姐,又是怎么回事?當初誰把她們帶走的?還有給我的那些個資源……”

    “出手的乃是我們的一位叔叔,董四叔,他一直在暗中護持,留下那些東西,那些痕跡,就是給你一點線索,一點念想,否則怕你留下永久的遺憾,那可是修行大忌!苯鹱鸬。

    “原來如此,有那位董叔叔出手,我就算想察覺,那也是萬萬察覺不了的!

    提起這件事,火尊與風尊兩人的臉上遍布不堪回首的唏噓。

    云醉月與月如蘭卻也不約而同地哼了一聲。

    “咋了?”云揚好奇的問道。

    現在,他的心結,他的心事,他的所有的所有的負擔……都已經完全沒有了問題,是以……居然罕見的頑皮起來。

    只要你們說了,我便相信。

    “我們之所以在下面飽受折磨,是因為要考驗我們,夠不夠資格能不能進他們家的門……”云醉月哼了一聲,看著火尊芮火火。

    火尊低聲下氣道:“這話也不是我說的啊,我哪有那意思啊……到后來若不是我尋死覓活的……”

    “敢情你還有功?”云醉月瞪眼問道。

    “沒有沒有,全都是老婆大人你的辛勞……”火尊賠笑:“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說要看看……我也沒辦法啊,要不咱們等會再去鬧一頓?”

    云醉月頓時縮起了脖子:“我不去,分明就是你自己不夠堅定,和公公婆婆有啥關系!”

    火尊齜牙咧嘴:“對,全是我的錯!

    那邊,計凌風也是另一邊連連求饒:“我錯了我錯了……”

    眾人笑作一團。

    隨著談話的持續云揚才知道,這些家伙原來身上都有婚約的;只不過等火尊與風尊的事情出來,原有的婚約才取消了,而且還是一下子全部取消了,徹徹底底的交給他們自己,為自己的人生做主。

    談了好多,酒也喝了好多,時間自然也過去了不少。

    水尊才鼓起勇氣,道:“小九,你……可見過寶兒?”

    云揚心下陡然一緊,臉上卻是聲色不動,哈哈一笑,道:“寶兒……寶兒現在可厲害了!

    水尊滿臉光彩,道:“怎地?”

    云揚道:“寶兒現在已經是玉唐帝國的皇帝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君臨天下,唯我獨尊,你們說厲害不厲害?!”

    土尊與水尊都是滿臉驚訝的看著云揚。

    兩人怎地都沒有想到,竟然會問出來這么一個結果。

    “這本來就是我大哥的皇位,我當然要讓我侄兒坐上去了!痹茡P笑道:“小家伙很聰明,也著實是一塊帝王的料子,玉唐帝位不二的繼承之人,這一點,非止我一人認定,還有老皇帝陛下,正是他老人家的首肯,寶兒才能順利繼位!

    水尊滿臉放光,舉杯與云揚碰杯喝酒:“小九,多謝你了!

    端著酒杯,云揚有意無意的問道:“你們而今大抵也無甚瑣事纏身,只怕比我還自由自在吧,等啥時候有閑暇,親身去看看就是,寶兒現在干得很不錯,現在大陸早已經統一了呢,盡歸玉唐!

    土尊苦笑一聲,道:“我們哪里還能再出現在玉唐天下了。再出現,我們算什么?其實我們也就只是今天來到這里與你相見,還保留了這個樣子,實際上,我們已經去了另外的世界……”

    水尊也是有些悵然,道:“知道寶兒無恙,我也就放心了,生死輪回,雖言因果不昧,但一番生死終究斬斷許多!

    她沉默地坐著,突然怔怔的掉下眼淚來。

    一個母親,怎么能不想念兒子?縱使言之鑿鑿,心下何忍?

    云揚心中一松,卻又是一緊。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對還是不對,但是……他是真的不想讓土尊與水尊看到現在的寶兒,知道現在這位玉唐國主的所作所為。。

    若是知道了這孩子做的一切,兩人豈不要失望到極點?

    而且許多事都已經發生,再也無法挽回。
《我是至尊》相關推薦: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煉巔峰、劍來、豪婿、萬古神帝、滄元圖、修羅武神、游戲里的世界末日、異界屠戮之神、超神預言師、烏托邦領主、互穿之天雷滾滾的秘密、失敗就能變強、帝少強勢寵:嬌妻,休想逃、銀色逆鱗、狼廚、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