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二章 準備動手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六十二章 準備動手


    這只吞天豹現在只是三品玄獸的階位;在吞天豹之中,只能算得上一個剛剛出生的幼崽,根本不應該有什么戰斗力的。

    雖然階位是三階,但戰斗力卻絕對不是。

    但,剛才這一爪子,卻讓云揚瞬間呆滯!

    就算是三品玄獸,完全成年了,也絕對做不到這么犀利的!

    這到底咋回事兒?

    “綠綠,這咋回事兒?”云揚一頭霧水的問。

    識海空間中,綠綠快樂的搖曳,兩條觸須飛舞,用觸須幻化的場面,向云揚解釋。

    綠綠很容易滿足。

    只要云揚能夠晉入神識陪自己說說話,陪伴一會兒,它就會興奮的跳舞;別無他求。自然,要是每天再有無數的生機力量進來,那就更好了……

    云揚也終于明白了。

    綠綠散發的生機氣息,對于玄獸來說,哪怕是只有一絲絲,也是絕世福緣;能夠改變玄獸的資質,能夠讓玄獸加速晉級,甚至能夠讓玄獸脫胎換骨,達到新的高度。

    而這幾只小家伙,天天就在云揚身邊,幾乎就等于是天天沐浴在生機氣息籠罩之下,成長焉能不快?

    它們雖然個頭上不會有明顯變化,但,實際上整個身體,包括靈智,都已經與其他的同類完全不同了。

    “這也就是說,現在的吞天豹,基本上已經相當于人類一位三重天高手?”云揚滿眼的星星。若是這樣子,可就太好了。

    綠綠顯然根本不知道,云揚所說的“人類三重天高手”到底是什么,迷惘的藤蔓搖擺了一會,就收了回去,隨即就開始向著云揚纏繞過來,就像個小孩子,在纏著大人要好吃的。

    云揚探口氣。

    知道云侯剛剛給自己的血色靈芝又保不住了。

    無奈的交了出去:“我甚至都還沒搞明白這是什么藥材……”

    正在喃喃自語,就看到自己手中的血色靈芝刷的一聲,變成了粉末。

    云揚嘴角抽了抽。

    這吃的也太快了!

    而在識海中,綠綠快樂的搖晃,藤蔓卷起來一大團粉紅色的靈力,直接塞進了根部泥土中……

    隨即,顯得更加快樂了。

    而身體居然也肉眼可見的粗壯了一些。

    細細的藤蔓卷起根部的一團團碧綠的生命氣息,揮灑空中玩耍。

    不時地一彈,那生命氣息就到了云揚身上去,樂的更加搖頭晃腦,扭來扭去的高興。小家伙吃飽了……

    云揚心情大好的坐在床上,開始練功。

    四個小家伙又開始圍過來,安安靜靜靠在云揚身上……

    云揚從入定中醒來的時候,懷中還保留著溫熱,那是另外一頭吞天豹回來過,現在又已經悄無聲息的離去……

    連續幾天,平靜無波。

    ……

    云揚現在還不知道,在那小小的吞天豹保護的那一片區域,現在,已經發生了莫名的太多事情。

    最少有七八十個地痞流氓,被發現,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街上;每個人的咽喉,都是被什么玄獸的爪子抓了一下子那樣子……

    這么多人突然被玄獸襲擊身死,而且在這幾天里接連發生,自然會引起警覺。

    官方的人調查了區域內所有人,每個人都是一片懵然。

    不知道啊。

    真不知道啊。

    玄獸?開啥玩笑,就我們這一片全是窮人,誰養得起玄獸?

    更何況是這么強大的玄獸……

    啥?你問我感想?沒啥說的啊,死得好啊,這些流氓,喪盡天良,死得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

    官差調查中發現,這些所有身死的流氓地痞,在死前,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欺負過良民!

    或者,調戲過婦女……

    難道這玄獸也知道替天行道?但是……這手段也太狠了吧?

    有幾個流氓,只是說話難聽了一些,推了幾個殘疾人一個跟頭,也沒啥傷,但,也被這神秘的玄獸一爪子抓死了!

    這幾天里,官差幾乎住在了這一片,而且,為了破案,還專門找了幾個這一片的,已經嚇得魂不附體的流氓出來,讓他們去欺負欺負人,吸引兇手玄獸出面。

    但,到了晚上,這幾個誘餌也死了……卻依然沒有半點頭緒。

    官差一片焦頭爛額。

    事情太大了!

    當然,官差辦案的時候,自然是有百姓圍觀的;有時候查驗尸體的時候,更會圍上一圈的人……

    有時候,也有一個粉妝玉琢的小丫頭,懷里抱著一個小巧可愛的慵懶的小貓,也怯生生的去圍觀……

    但眾人見到之后,無不呵斥一聲:趕緊回家,小小女娃娃,湊什么熱鬧……

    對小女孩懷中的小貓,自然不會有半點懷疑……

    這么弱小明顯還沒滿月的小貓,又有什么可懷疑的?

    小貓咪的眼珠子看著面前這些兩條腿的人類,看了一眼就閉上眼睛。

    這自然是小東西干的。

    主人說讓我守護……那我就要守護好。主人說不能讓這里的人受了欺負……那么誰敢欺負人我就給他一爪子……

    至于該死不該死,罪責有輕重之類,自然絕對不在小東西考慮之類,它也絕對想不到這么復雜的東西。

    只是很單純的在執行主人的命令!

    敢欺負人,我就抓死你!

    這樣的案子,很顯然,無論怎么調查,那也是絕對沒有半點頭緒的!一頭已經到了四品的吞天豹,而且是一個時時刻刻都處在變異之中的家伙,干掉幾個小流氓絕對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而且,絕對不會有任何痕跡留下來……

    ……

    這幾天里,云揚一有時間,就去審訊楚天狼。一次次的審訊,一次次的換著角度,問同樣的問題。

    而問完之后,就去李長秋那里做個對照……

    楚天狼幾乎被折磨瘋。每次都要哀求:給我一個痛快吧……實在是受不了了……

    云揚在這段時間里,也收集了太多的官員資料,將士資料,包括太子殿下府中,每一個人都建立了一份檔案。

    這些東西,源源不斷的到了他的手中。

    然后他認真的篩選,一個個的排查。除了皇宮之內的資料,還沒有傳過來之外,其他的資料已經堆滿了一間密室。

    在連續的審訊了楚天狼七八次之后,云揚終于萬分謹慎的確定:楚天狼所說的這些,完全都是真的!

    “一個太子府幕僚,若是我沒有分析錯,那定然是這三個人之中的一個。而那位神秘的將軍,有些難以確定;但那位鎮北將軍,卻必然是這幾個將軍之中的一個……皇宮那位暫時鞭長莫及……”

    “那位政方大臣,也沒有頭緒。”

    “而且,尤其要注意的是……這其中,必然不只是這幾個人!一定還有另外的,楚天狼所不知道的人在潛伏。”

    “若是輕易行動,萬一打草驚蛇,事情就會變得不可收拾。”

    云揚梳理著這些資料,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大了三圈。

    但他不準備再等下去,也不想再分析下去。

    他要開始動手了。

    不過,云揚心中,還有一點不解的地方:冬天冷那貨,這幾天怎么沒過來?他贏了沒有?以這貨的性格,若是贏了,豈非要嘚瑟的世界皆知?

    這么平靜,有些不正常啊。

    還有,西門等四大家族那幾個公子哥兒,怎么在對付了楚天狼之后,就沒有什么動靜了?

    云揚本以為,那幾個家伙怎么也要來摸一摸自己的底才對,但,卻始終沒有來人。

    這也讓云揚感覺有些不對勁。

    第三件不解的地方就是……計靈的那幾個閨蜜來拜訪過自己一次不在就算了?這也有些不符合那幫刁蠻丫頭的脾性吧?

    不過這些事情,在云揚心中也只是一閃而過。

    他拿著筆,在自己列出來的上百個名字上面前后左右的看了一會,終于輕聲說道:“就從……這所謂的鎮北將軍下手吧!”

    這也是自己把握最大的一個。

    “四季樓果然強大,但是,只要存心想要對付他,總有一天,會全部順藤摸瓜的抓出來!”云揚心中想:“抓到李長秋,就帶出了夢天狼,而夢天狼,又帶出來其他的幾個人……這樣一步一步走下去,總有一天……”

    “我有的是耐心!”

    云揚目光中寒光閃爍。

    這幾天里,方墨非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一多半,修為,也已經恢復了一多半;這讓云揚感覺多多少少,也有了一點底氣。

    “老方,隨我前去辦點事情。”云揚安排。

    方墨非興沖沖的走出來。

    兩人就在這一天清晨,出了云府,云揚依然是紫衣飄拂,向著城中青云坊走去。

    青云坊,一如既往的生意興隆。

    絲竹繞耳,悠揚動聽。

    云醉月知道云揚到來,直接就將客人撇下,將云揚帶到了最高層。這可是其他人都無法享受的待遇。

    其他的客人紛紛撇嘴。

    這不是云侯的公子么?哼,小白臉兒就是吃香,一來就被最高規格接待了……不得不說,這小子長得真俊,難怪醉月姑娘動心……哎,誰讓我爹媽沒給我生一副好相貌呢……

    “小弟,有新的消息嗎?”云醉月看起來比上次見面的時候,要憔悴了不少。

    “沒有。”云揚心中又是一痛。

    看著云醉月的痛苦,云揚好多次都想要將真實的情況跟她說;免得讓她這么無望的等下去。

    但想了許久,又打消了主意。

    或者,讓她一直在這樣的希望中,還能活下去,若是一旦告知她真相……云揚真的無法想象,會發生什么事情。

    這個性如烈火堅貞不渝的女子,性格怎樣,云揚上一次已經領會。若是因為自己說了真相而發生憾事……

    但,一直不說,一直看著云醉月這個樣子,云揚同樣是良心煎熬!

    若無必要,他真的真的不想看到云醉月,這讓人痛心的女子那種傷心的樣子。

    ……

******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