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怨憤沸騰!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二百三十九章 怨憤沸騰!


    秋劍寒道:“依我看,此事八九不離十屬實。不過那團火的確是有問題,但風尊卻是基本可以確定。只不過是他愿意不愿意現身卻是難說。”

    老太尉方擎天咳嗽一聲,道:“陛下切莫掉以輕心,我的玲瓏天心雖然測知那楊波濤心下有異,但絕不如往日里稍窺即明,有此不難推想出楊波濤只怕另有手段,其真實實力多半非止我們所見的那么簡單,而且他始終是玉唐四帥之一……”

    皇帝陛下緊緊地蹙著眉頭,道:“不錯,剛才是朕想得單純了,就算拋開楊波濤可能藏有隱蔽實力不說,這件事現如今被搞上了風口浪尖;要拿下楊波濤這么一員軍方重將,玉唐四帥之一;只是憑著沒有實證的捕風捉影,是萬萬不可能執行的,非是朕乾綱獨斷就可完成。”

    “但如果真的是風尊再現,只要風尊鐵了心的拿下楊波濤,那么他就肯定會出面鼎證此事。只要風尊出面,證實了他的風尊身份,那么楊波濤完全不用再審訊,直接定罪,他麾下的兵士絕不會出力回護。”

    “但若是風尊不出,此事……”

    皇帝陛下沉思著。

    秋劍寒老元帥道:“風尊出面已屬必然;然而我們現在需要認真顧慮的,其實和風尊的顧慮乃是一樣的……就是一旦風尊現身,我們有什么辦法,可以確保風尊的自身安全!”

    “難!”

    老太尉方擎天沉悶的咳嗽一聲,用手捂住了嘴,冷刀吟麻利的遞過一塊手巾,方擎天一口濃痰吐出來,氣息才終于順暢了不少,道:“難,風尊只要不出,那么天下就任他縱橫;但若是萬一暴露了行蹤,必然會成為所有敵人的眾矢之的!當日九尊同在,猶要隕滅于強梁重重伏擊之下,如今只得風尊自己,甚至就算尚有火尊為援,情勢仍舊不樂觀!”

    “畢竟他們所要面對的敵人,包括敵國和江湖,甚至,還有本朝許多內奸……”

    老太尉喘息著:“防不勝防……風尊若是現身,固然可以置楊波濤于死地;但是……這樣做的代價太大,得不償失……”

    老太尉劇烈咳嗽幾聲,道:“老臣知道陛下的意思,想要與風尊見上一面……籍此安安心;但是……采用這種方式,逼迫風尊出來,卻是弊大于利,并不可取!”

    “依我說干脆來個快刀斬亂麻,將楊波濤一家滿門抄斬;罪名便是通敵叛國。”老太尉咳嗽幾聲,道:“這樣一來,風尊不用出面,陛下當前以乾綱獨斷的手段行事,固然不可取,卻非不能為,不該為。”

    皇帝陛下苦笑:“老太尉的方法自然是佳妙,朕不管不顧的自把自為一次也沒什么,但現在的關鍵在于……出現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風尊?如果我們能夠確定;那么楊波濤殺了也就殺了……但若不能確定……無論是朕,還是軍方,都難脫一個冤殺了好人的污名,代價同樣巨大!”

    “太尉以玲瓏玉心鼎證楊波濤有異,我們固然信得,卻不能成為實證,若是當真如此做了,外界只會說,一個不知道來歷的黑衣刺客化作一陣風,說了一句話,就讓我們斬殺了一國之帥……”

    皇帝陛下苦笑:“這種事后續手尾多多,一個不好,就可能釀成另一波左文龍舊事,更有甚者,各國軍方多半會籍此大做文章,點滴瓦解玉唐軍心……”

    老太尉皺眉無言,皇帝陛下考量得確實有其道理,在欠缺實證之下貿然動作,確實難掩天下悠悠之口,玉唐帝國乃是舉世公敵,自身一旦出現可供攻擊的契機,各國絕不會輕放,此點確實不可不防。

    “風尊這次再現塵寰,目標直指楊波濤,相信他也有將楊波濤繩之于法的意向。其實現身歸現身,只要其不露出真實面目和現實身份也不會有太大后患。”

    冷刀吟說道:“唯一需要解決的大抵也就只有風尊現身之后的善后問題。擺脫有心人的追蹤,才是當前關鍵。”

    “我基本可以確定,楊波濤那邊若是真正有鬼,那么,他身后的人卻并未予以更多的支持,助其擺脫困境,多半就是也在等著風尊現身,籍此了解風尊的真實身份。”

    冷刀吟道:“而既然他們在等著,就一定有追蹤的手段,甚至,有阻止風尊化風而去的把握。”

    “就如老冷所說,這才是最讓人頭痛的問題;這些山海逸人身懷的詭譎秘術,真不是我們現在能夠揣測得到的。”

    秋劍寒沉沉嘆了口氣。

    “軍營之中,現階段的反響如何?”

    皇帝陛下問道。

    “軍營已然全面沸騰,幾乎不受控了。”冷刀吟苦笑一聲:“其實又何止是軍營,整個天唐城,都陷入了沸騰狀態之中!”

    皇帝陛下沉吟了一下,道:“此事需要盡速了結,就在天唐廣場,英魂碑前;公審楊波濤!”

    其他幾個人都是眼前猛地一亮:“妙計!”

    “秋劍寒。”皇帝陛下道:“由你來安排這件事,務必要做到……風尊若是出現,必須萬無一失!”

    “是!若是此次公審出了紕漏,老臣提頭來見!”

    秋劍寒大踏步而出。

    冷刀吟在后面提醒:“莫要忘記,刺客行刺楊波濤的時候,他府中驟然出現的那二三十位高手。”

    秋劍寒的身影已經不見,只扔回來一句話:“你以為我是你?!”

    冷刀吟翻著白眼,被噎的喘不過氣來。

    ……

    整個天唐城,在這一日之間,突然間匯流成為了仇恨的海洋。

    “為九尊大人報仇!”

    這樣的旗幟,隨處可見!

    不管是軍營還是民間,都是一樣。

    每個人的臉色都很沉重、還有悲痛。

    而楊波濤所住的地方,則是直接被接管禁嚴了;該住宅所在的整條街道,家家關門閉戶;只有楊波濤一家晝夜不得關門。

    整條街道,除了來來往往的軍人之外,其他人等一個也見不到!

    偶爾有人遠遠經過街口,也盡都是充滿了厭惡與鄙夷痛恨地看這邊一眼,便即轉身離去。

    楊府上上下下百多人口總還是要生活的,家里雖然尚有余糧儲備;但是菜蔬肉類什么的卻仍需要采購;而楊府的人出來采購,軍隊并不會上前干涉。

    負責采買的管事低著頭一路急走,一直以來都是他負責采買食材,可說與菜市場的商販都已經很熟了;這會他只想著趕緊買了菜回去,然后就在自己房間里縮著就好……

    可是等他到了市場,這位管事卻愕然發現,一切都與之前大不相同了。

    所有人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著殺父仇人一般的憤恨。

    這位管事走進菜市場一共就只走了十幾步,卻被一股奇怪的氛圍籠罩。

    就好像自己赤手空拳手無縛雞之力的走進了狼窩!

    每個人看著自己的眼神,都是綠瑩瑩的兇光!

    原本那些使勁兒巴結自己、期許幫襯的菜民們,今天齊齊一反常態,非但沒有過來搭訕推銷;簡直就是有些想要揍人的意思……

    更加過分的是,自己拿著銀子,居然買不到菜!

    “不賣!”

    “哦,你問這個?這個不賣!”

    “不賣你擺攤干啥?”

    “恩,我擺攤是為了看上去有點兒事兒做,實際上是在等著看熱鬧的,菜要是賣完了,我不就得回去了,哪還有熱鬧看?!”

    “啥熱鬧?值得你這么期待?!”

    “有人快要死了,還會死得慘不堪言,據說是位元帥,這等熱鬧怎能不等著看。”

    這天沒法聊了。

    還是換一家吧。

    “這菜怎么賣?”

    “不賣!”

    “為啥?”

    “高興!”

    高興?!好強大的理由,那管事沒奈何的又換了一家。

    “這菜怎么賣?”

    “不賣!”

    “為啥?”

    “不高興!”

    不高興?還是同樣強大的理由,可是高興不買就算了,不高興怎么也不買?!

    管事有心想要質問,卻又強行忍住,一旦自己問了,沒準就得被暴打一頓,平日里若是當真放對,自己肯定是不怕的,可是這會……算了還是再換一家吧。

    “您這菜……”

    “不賣,賣給你了,回家還拿啥喂豬!?”

    ……

    “您這菜……”

    “這是給人吃的,你不合適吃……”

    諸如此類的回答,一個比一個彪悍,一個比一個具有強烈指向性。

    那管事耐著性子問了一圈,好容易有一個禁不住白花花的銀子誘惑,想要做筆買賣,可是才剛要伸手接銀子,卻發現整個菜市場人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手。

    無數目光聚焦,鄙視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怒其不爭者亦有之,還有滿目怒火欲懟人者更是大有人在,那人的手頓時如同被火燙了一般縮了回來。

    從那些人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來,今天自己只要賣給楊家一棵菜,那么終此一生,自己都休想再在這片地方立足了!

    不由得干笑一聲,將手縮了回來,道:“我忘記了,今天我這菜吧,不好吃……”

    管事大人眼看功成,這貨怎地還變了卦,頓時急了:“哪里不好吃?這不跟以前一樣么?”

    “我主要是怕你介意……”那漢子干笑著:“今天這菜我往里面撒尿了……咳,我兒子還在上面拉屎了……你要是不介意……”

    管事登時瞪大眼睛。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