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老元帥的懷疑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二百五十五章 老元帥的懷疑


    秋老元帥心思轉動間,以一種饒有興趣的目光注視著云揚,倒要看看這家伙如何言說。

    云揚沉吟了片刻,這才道:“陛下或者可以考慮,在玉唐國內為所有已經戰死,或者已經逝世的忠臣良將著書立傳;功不掩過,過不消功……從完全公正平和的客觀角度記載記錄這些人的事跡,讓這些有功之臣,都能夠青史留名……這是蓋棺定論的身前身后名……想來……”

    皇帝陛下眼睛陡然一亮。

    秋老元帥的銳眼也猛然間眼中散發出異樣的光彩。

    這個計策,當真妙極!

    不管文臣武將,辛辛苦苦一輩子,誰不想青史留名?

    但,自古到今,真正能夠在青史留名的,一共才有幾人?

    若是真的這樣做了,不僅是已經身死的功臣家屬會感到榮寵之至;那些還在為國出力的大臣們,也會積極性憑空提高多倍!

    端的好主意!

    更非止楊波濤一人一家一事!

    機深慮遠,高深莫測!

    “此法大善!”皇帝陛下對這個計劃直接給予了正面贊賞褒獎。

    “確實妙極!”秋老元帥亦道。

    “下邊呢?”皇帝陛下追問道。

    云揚愕然。

    “還有什么想法都一道說了,你小子賣什么關子?!”秋老元帥嘿然道。

    “下邊?!”云揚撓撓頭:“下邊木有了。”

    皇帝陛下聞言就是一愣,老元帥更是直接變色,你小子玩人是吧,褲子都脫了,然后跟老子說下邊沒有了?你還想好不?

    然而隨即兩人同時將表情轉為笑罵之相。

    這貨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滑頭,滑不留手本來就是其一貫的形象,此際說出下邊沒有了何足為奇,或者該說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甚至……他能給出這個主意,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所謂舉一反三;有了最基本的一點源頭之后,后續一切不過順理成章之事,云揚此際雖然只是提出了一個頭,但不管是皇帝陛下還是秋老元帥,都在這件事情剛剛拋出來的瞬間,就想到了無數后續,甚至其中過程,如何的利用,都是想的深遠了不止一層。

    大方向既定,余者不過是完善然后實施而已,云揚這個始作俑者的后續作用,非是可有可無,反而無更勝有,大是微妙。

    深諳帝王心術的皇帝陛下下意識的想深了一層,不由得深深地看了云揚一眼。

    云揚處事姿態如此周到細致,每每微言大義,智慧若海,更兼從不貪功冒進,亦不戀棧權利名位,頗有幾分洞悉世情,進退自如之相,當真了得,如此人物,竟不欲入朝為官,卻是玉唐憾事!

    “下邊沒有了就沒有了吧,反正此事后續甚泛,憑你小子的紈绔心性也委實干不來,不過……云揚,老夫有一事要鄭重詢問。”

    秋劍寒元帥臉色一正:“你所修之神異功法,到底從何而來?貌似云侯……并沒有如斯超妙的功法吧?”

    云揚楞了一下:“啊?”

    “啊什么啊?真當老夫不識貨嗎?”

    秋老元帥一瞪眼睛:“老夫出身秋家,這一生之中,雖多在戰陣疆場上打滾,但也可稱得上見多識廣,博聞強記之譽,卻仍不曾見過這般神異的功法;而當日我那老友游鐵心,可是曾經說過,這一門功法在療復傷損、還魂續命、驅毒祛疾等療養效果,絕對的天下唯一!而且,之前天玄大陸這么多年,斷斷沒有出現過!如此功法現世,動輒就是一場莫大紛擾!我今日有此一問,非是欲尋你根底,而是擔心你的安全,對方既然敢對陛下落毒,就會時刻嚴密監視陛下的身體狀況,一旦發現陛下痊愈,必然會找尋幫助陛下祛毒之人,舉一反三順藤摸瓜之下,你小子還跑得了嗎?趕緊痛快回話,老夫和陛下才好替你籌謀!”

    “你,怎么會?”

    云揚一時間眼珠亂轉,心思亦在急速轉動。

    果然是人老尖馬老滑,姜還是老的辣,云揚真心是沒想到,這老貨從一開始就發現了不對勁,但卻一直等到皇帝陛下完全痊愈了,這么長時間之后,才真正的跟自己發難。

    這個老東西過河拆橋的本事,根本就沒有落下!

    偏偏還能將話說的如此冠冕堂皇,光明磊落,滿滿的全是我為你著想,才會問這話,你不實話實說你就是不對、不知道感恩戴德、趕緊痛快說實話才是正經的味道!

    “恩……我之功法乃是有一次機緣巧合……”云揚快速的轉著腦筋:“……就是跟我師傅學的……”

    “敢問令師是誰?”秋老元帥哼了一聲。

    “凌霄醉啊!你們不知道啊?前段時間不是來了么……”

    云揚順手就揪出來一個惹不起的存在,道:“我還以為您早就知道我跟他的關系呢,要不是有這層關系,當日我怎么敢貿貿然的進藥,就是我相信我師傅不會害我,才道破陛下身體狀況,以及獻上那三枚靈藥的,要是還不信的話,您大可以去問他啊!”

    秋老元帥險些一口氣憋在喉嚨里撅過去。

    云揚給出的答案,合情合理,合乎邏輯,最關鍵的更在于——

    讓我去問凌霄醉?我他么的到哪里去問他?

    那是隨隨便便就能問的人么?

    “你這話仍是不盡不實,凌霄醉若是亦修有這份功法,恐怕其一身成就早就不止于此了。”秋劍寒狠狠的瞪了云揚一眼:“再說了,啥時候凌霄醉又成了你師父了?”

    云揚正色道:“老元帥,云揚所修功法神妙云云,盡都是您老人家一個人說的,家師的修為級數也是您自行判斷的,晚輩資格淺薄,沒有置喙的余地,我只能說,我絕對沒有說一個字的假話!”

    秋劍寒大怒道:“別跟老夫扣字眼,你那套都是老夫玩剩的,你以為老夫不知道你這些話全篇都是假話么?!”

    云揚翻翻白眼,玉唐三大流氓之首果然名不虛傳,實至名歸,自己這么隱蔽的套話,都被聽出來了,可是聽你這老貨聽出來了又如何,你敢當面咬我么?!

    皇帝陛下也不由的為之失笑,道:“罷了罷了,小輩有此造化,總是好事;老元帥委實不必心中介懷。”

    “這小子沒一句實話!”

    秋劍寒嘆口氣,也不再說話。心道,陛下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懷疑的哪里止于他所修煉的功法……

    殊不知皇帝陛下此際心中隱隱泛起一個念頭,云揚胸襟豁達,光風霽月,縱然才智超然,卻無入仕之意,但之前所行種種,盡都是站在玉唐一邊,這樣的人,就算不能將之收歸己用,也不可逼之過甚!

    顯然皇帝陛下對云揚的評價極高,此際已頗有幾分對待世外高人的意思了!

    云揚終于告辭出來,出來之后才發現自己已然出了一身冷汗。

    “老元帥這是在懷疑我?”

    云揚心中想著:“他今日此舉倒也不是懷疑我是心懷不軌之人,而是直接在懷疑我是否是九尊之一,又或者是九天之令所屬!”

    他滿腹心事地從秋劍寒府中出來,并沒有回到云府,而是打聽了一下楊波濤的夫人葬在了什么地方。

    無聲無息的將楊波濤的骨灰,葬在了夫人墳上。

    “從此你們一家團聚,九泉再會。”

    云揚靜立半晌,喃喃道:“九泉之下再無沒有陰謀詭計,更加沒有那種坑害兒子的親爹……楊波濤,若有來生,相信你也還是一條好漢子。”

    “楊夫人,你的丈夫始終是一條好漢子、好兒子;嫁給他,你無須羞愧。我是云尊,在此為你們祝福;并在此鄭重地告之你們,九尊對汝夫婦再無芥蒂,恩怨了了,前仇盡去,一筆勾銷,愿天道常佑,來世互為良朋。”

    風聲細細,墳塋旁邊的野草,在輕輕搖曳。

    似乎楊波濤和他的夫人在向著云揚招手告別。

    “紅塵無需留戀,早些轉世為人;忘卻今生憾事,再啟英雄傳記。”

    云揚微微彎腰,站直身子,轉身走去。

    才走出幾步,便已發現幾個人正自快步向這邊走過來。

    云揚心中陡然一動,一陣清風驟起,刮起一片塵土,覆蓋在那自己剛剛掀起的新土上,然后身子一閃躲在暗處。

    來的人赫然是上官靈秀,帶著兩個護衛。

    云揚心中一陣驚奇。

    上官靈秀怎么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里?

    她來干什么?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