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十九章 少主遇大少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十九章 少主遇大少


    不過,護衛們心中也清楚。 23US.COM更新最快不管多少功勞,都必須要回家之后。

    但現在,當前,在這件事情沒有完成之前,卻無須要小心翼翼,竭盡心力保護好公子,保護好玄獸,尤其要保護好云公子本人!

    不過在訓練過程中,大家也覺得有些地方,貌似不大對勁兒。

    這云府之中的玄獸,似乎還分了階級一般?

    不,應該說玄獸之間的位階差別涇渭分明、一眼看盡。

    比如說……剛來的那個鬼面鷹,明顯就是被排擠的。那幾只閃電貓都不理睬它,走路都躲得遠遠的,似乎怕沾染上臭氣一般。

    這一點,大家是表示理解的,完全的理解。

    畢竟,鬼面鷹神憎鬼厭,幾乎不受一切生物待見,這一點大家都有數,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所以這鬼面鷹一個勁的找主人云揚尋求庇護,跟云公子的關系更近一些,時時刻刻跟著,同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畢竟,云揚貌似是當前表現出比較樂見它的唯一人!

    但是,那幾只閃電貓卻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只只的閑著沒事兒就來欺負欺負我們的三眼豬和萬斤熊?甚至連黑翅虎也要欺負……

    這是個為什么情況!?

    我們這些可都是八品玄獸!

    就算真實本領有待商榷,但仍舊是實打實的八品玄獸!這血脈中,可是不摻假的。

    而閃電貓才幾品?

    這幾只全都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居然敢來欺負上階玄獸!

    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么?

    可云公子擺明就是護著他自己的那群閃電貓,玄獸之間一旦出現任何沖突,云公子便會即刻出現,將閃電貓召喚回去,生怕他的閃電貓受了委屈的樣子!

    眾人對此倒也能夠理解,閃電貓只不過是初階將將中階的玄獸,即便萬斤熊三眼豬等三只玄獸都是初生,但位階在那擺著呢,只要上位者氣勢爆發,閃電貓肯定無法負荷,一下子嚇死了也是有可能的,但對于云揚的態度仍是略有微詞,自己的玄獸有所偏愛無可厚非,但至于把那么幾只閃電貓當寶貝嗎?

    這也太小家子氣了吧?!

    隨著一眾玄獸相處時間長了,久而久之,這些閃電貓居然形成了那種屬于“嫡系”的傲氣!趾高氣揚神氣活現!天天喵嗚亂叫著,將三眼豬和萬斤熊推得一個跟頭一個跟頭的……

    看得四大家族的高手們一個個的牙疼!

    不免生出這事兒貌似不靠譜,不對勁諸如此類的感覺。

    難道說我們乃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所以就連我們的玄獸也得有了這種覺悟?

    每天先出來的,都是那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鬼面鷹嘰嘰;然后是那群閃電貓排著隊慵懶的出來。

    有時候會出來四個,有時候會出來五個……但大家也分不清楚哪個是哪個。

    畢竟都長得一模一樣,頂多就是身量略有差異而已。

    久而久之,大家也都漸漸習以為常了。

    反正只要自家玄獸幼崽最終能夠進階,那么一切就都不是問題。

    畢竟從閃電貓敢欺負上位玄獸竟不遭反噬這點上來看,更能從側面看出人家云公子的調教道行,這本身就已經很違背玄獸自然法則定律了好么?!

    從第七天開始。

    云揚徑自將三大公子叫在一邊,單獨傳授馴獸手法,這一手登時戳中各家高手的心事,不禁更加地放心了。

    云公子果然是講究人,這事辦得講究。

    太講究了!

    ……

    然而這樣一來,冬天冷不免更加的無所事事了。

    這家伙之前幾天一個勁的耍賤加耍劍,玩得不亦樂乎,意氣風發,可隨著云揚傳授其他三大公子御獸手法之后,再也沒幾人搭理他了,三大公子本就對他的耍賤膩歪至極,現在有正經事,自然全身心地投入馴服玄獸的大業之中。

    冬天冷自己玩了幾天,終也感覺到了沒趣,畢竟無論耍賤還是耍劍,那都是需要有觀眾的,光是自己一個人耍,劍/賤給誰看?!

    “出去喝酒不?”冬天冷大聲吆喝道,唯恐眾人聽不到。

    沒人理。

    “我請客啊……我說我請客,誰去?啥都請!”再次呼喊,聲音音量又再提高了一層。

    依然沒有人理會。

    “你們都不去我自己去了啊……你們一個個的可別后悔!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冬天冷再次扯著嗓子喊,端的聲嘶力竭。

    “滾!”三大公子異口同聲,聯袂合力出聲痛斥之。

    “靠,你們三個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老子祝福你們玄獸全部養成鬼面鷹!……”冬天冷罵罵咧咧的自己走了出去,隨便找個酒店去借酒消愁去了。

    他的護衛一個個搖頭嘆息,最終以猜拳對決的方式擇出來一個跟著去了。

    嗯,就是對決,現在是最后輸的那個跟著冬天冷,贏的誰去啊!

    ……

    “這幫混蛋!居然沒有一個人愿意陪我!”冬天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兀自滿臉憤憤,斜著眼睛,歪戴著帽子,一條腿還架在椅子上,滿嘴滿臉都是油。一邊吃一邊罵:“一個個都不是好東西!遲早有一天,老子要讓他們好看……”

    一邊的護衛低著頭,在確保冬天冷看不到的情況下猛翻白眼:人家那都是有正事好不好?你以為都像你這樣游手好閑無所事事?今天不耍劍、耍賤,開始耍賴耍嘴炮了是么?

    “哎……老胖!”冬天冷突然想起來什么,眼睛開始發光。

    “公子,我是老龐。不是老胖。”護衛悲催地看了看自己排骨一般的身材,您啥時候看到我胖了?

    “嗯,老龐!”冬天冷從善如流,湊過頭來,壓低了聲音:“你想想辦法,給我弄點藥……”

    老龐激靈靈一下:“藥?啥藥?您要干啥?”

    “啥藥?干啥?”冬天冷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老龐:“當然是給他們玄獸吃的補藥。”

    “補藥?”老龐整個人都不好了,你能有這么好心?

    說出來誰信呢?!

    “不是那種要命的補藥,也不一定非得是無色無味的稀罕藥物,尋常的瀉藥就行,再不然春藥也行,只要能讓他們每家的玄獸都狀態不好一個月就行。”冬天冷咬牙切齒:“他么的一個個都不理我……豈有此理!我不好,他們還想好?!”

    老龐感覺自己要暈了,他現在非常懷疑自己的運氣是不是此世低點!?

    要不今天猜拳怎么就輸了呢!?

    要不不就是換成別人坐這里了?

    你說這個任務……讓我咋完成?

    不致命就行了?!

    你對還沒滿月的玄獸使春藥?使瀉藥?讓其一個月狀態不好?!

    您這分明就是折騰不死它們誓不罷休的款!

    最后要是真鬧出事兒來,你特么沒啥大事,我一定得變成那只代罪羔羊,關鍵還不一定我一個人完蛋,沒準一家老小全都得交代在這一場。

    “成不成?”冬天冷興致勃勃。

    “不成不成,此事決計不成!”老龐搖頭若撥浪鼓。

    “老龐,你知道你在咱們家為啥升得太慢?”冬天冷斜著眼:“就是因為膽子太小!多大點事兒啊……”

    多大點事兒……

    你一次性將三大家族往死里得罪,你說那是多大的事兒?

    眼前這貨若不是自家公子,老龐覺得自己絕對能暴起,然后將這個賤貨活活打死,進而鞭尸三天:我讓你說我膽小!老子讓你看看我的膽子有多大!

    就在冬天冷罵罵咧咧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白衣公子,帶著一個黑衣隨從,施施然走了進來,所到之處,似乎有一股香風款款相隨。

    那白衣公子風度翩翩,容貌俊雅,身材頎長,氣質極佳。一看就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大家族出來的;不管是各方面,都是出類拔萃的上佳氣相。

    但冬天冷翻了個白眼,低下頭去吃菜。

    冬天冷大少爺向來自詡乃是人間一切優雅的最大天敵!

    無論是再如何超凡脫俗的人,只要是冬天冷大少爺見到了,就是心中不爽:你丫的憑啥比我還俊?憑啥比我風度還好?憑啥比我氣質還好?

    他么的全是裝的!

    本公子要是裝的話,絕對不比你差!

    我只是不屑于裝而已,鄉巴佬!

    本來以云揚的人樣子,異常出眾的人模狗樣不該跟冬天冷投契,但世事就是那么玄妙,當日兩人初會之時,云揚所展現的乃是刻意做作而為的紈绔一面,甚得冬天冷歡心,第一時間就喜歡上了云揚,再之后冬天冷盡都有意無意的感受云揚言行舉止“暗蘊”的超級紈绔氣相,愈發的五體投地,甘愿以小弟自居。

    但其他的超逸公子,俊朗少年盡都礙了冬天冷的眼,再無例外!

    只是冬天冷此刻,情緒空前低落,實在沒心情節外生枝找人麻煩,決定只要那公子不在他面前晃悠,便大發慈悲,不開殺戒,但若對方再有照面,立馬將你的風度打進屁股里!

    但他不想招惹人家,人家卻主動找上了他。

    “喲?”白衣公子一眼看到冬天冷,突然眼前一亮:“這位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龍鳳,小弟一見之下,就頓時生出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不知道這位公子可否有興趣,與在下共飲一杯?小弟做東!”

    老龐面皮下意識地抽搐了一下。

    哥們,您到底從哪里看出來我家公子是人中龍鳳的?居然敢在這時候上來搭訕,你膽子不小啊!看我家公子一句話懟你個滿臉精彩表情。

    果然!

    “你一賤之下?”冬天冷歪著頭抬起來:“你有多賤?”

    &…………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