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時刻!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時刻!


    “以當前目測的估量,最多,還能再堅持三天!”

    傅報國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一時間只感覺渾身上下力氣都用盡了,若非勉力支撐,幾乎要萎靡倒地!

    已經有數十萬條人命扔在了這里,難道,終究還是要守不住了么?

    原本傅報國只以為,鐵骨關在自己手下,至少還能夠堅守二十天!

    除非是自己面臨無兵可用的悲慘局面,否則鐵骨關絕不會失守。寒山河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但在這里也只能規規矩矩的你攻我守!

    而在打了一段時間之后,援兵不斷到來,尤其是西軍的到來,讓傅報國心中更多了許多的把握。

    尤其軍情告知,秋劍寒老元帥亦自率領大軍,趕往這里,最多再有一天光景,就能趕到鐵骨關!

    這讓傅報國心中的希望更大了許多,他自信,自己絕對可以堅持到秋老元帥的到來,兵合一處,共抗寒山河,然后玉唐軍就只需要堅持下去,撐到九尊大人來援,就可保東線徹底安穩。

    又或者是一直死死地挺下去,拼消耗,將百萬東玄大軍拖得死死地,拼到兩國都無以為繼,戰爭也就自然結束!

    東玄縱使傾全國兵力來犯,但鐵骨關亦有東線全員、西線精銳以及秋老元帥的援軍,實力并非是遜色太多,尤其己方還有鐵骨關這樣不破雄關為憑,攻堅戰終究是守御一方占優勢,若是一直耗損下去,以當前的傷亡人員比例計算,怎么都是東玄吃虧更大!

    這一戰,玉唐的勝算已經從最初的一成上升到現在的三成,風勢已經逆轉!

    但是……

    傅報國發現,自己做出的評估不過是自己一廂情愿的想法,寒山河果然不愧是天玄公認的第一名將,不知道是否是一開始,他就已經在籌謀這一點,若是真的如此,那他可就太可怕了!

    鐵骨關的城墻出現的這樣驚人的巨變,令到傅報國萬念俱灰!

    老元帥的兵馬即將到來,戰局之勢也將因此而逆轉,可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破綻出現了,城墻出了問題。偏偏這樣的位置,連整修都沒有任何辦法!

    “難道是天亡我也,天欲亡我玉唐?!”

    傅報國一聲長嘆。

    ……

    “機會!”

    寒山河等待了許久的機會,終于到來了!

    “全軍壓上!務必要在接下來的一天一夜時間里,拿下鐵骨關!”

    寒山河發出將令:“不惜任何代價,一切傷亡!縱使這一戰參戰的三十萬將士盡數玉碎,也必須要拿下鐵骨關!”

    對于寒山河如斯瘋狂的命令,所有東玄將士都表示不解。

    但不解歸不解,這個命令卻被不折不扣的嚴格執行。

    所有人都出去準備了,決意抱持著赴死之心,決絕一戰。

    戰歌看著自己的老師:“老師,咱們最樂見的情況出現了,對方的城墻出了大問題,鐵骨關成為囊中之物已經可以預見,但這個時候亦該當是對方抵抗力最強的時候,于此時全線進攻,勢必會增加巨大傷亡……這個……”

    在這樣的時候付出這樣大的傷亡,根本就沒有必要啊!

    戰歌對此滿心疑惑。

    “兵貴神速,當前必須要搶在秋劍寒到來之前就拿下鐵骨關,否則……眼下這樣的機會,就再也沒有了!”寒山河輕輕嘆了口氣。

    “最少能拖一個月之后……有利有弊啊。”

    “眼前大勢已經傾向于我方,縱使秋劍寒那老匹夫到來,就能逆轉局勢嗎?”戰歌仍舊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戰歌,你亦是知兵之人,難道當真沒有看清楚當前局勢么?此役若非是于這個微妙當口,對方的城墻出現瑕疵,此役的戰勢,已經徹底逆轉,大勢將不在我們這邊了!”寒山河沉聲道。

    戰歌面色一變,肅容道:“老師,當前局勢分明是我方占盡優勢,就算沒有那城墻破綻,攻下鐵骨關也不過是時間長短的變化,何至于此?”

    寒山河搖了搖頭,頓了一頓才道:“此役傾東玄舉國戰力匯聚于此,固然聲勢浩大,然而我方之隱患也不在少數,若非當初四國聯盟定案,群起圍攻玉唐,老夫決不會動議行此極端,本來若是紫幽能夠一舉滅殺那云尊,甚至不必滅殺,只要將其困住,四方同時奇兵,玉唐必于短期之內覆滅。”

    “可是紫幽都城紫龍城一役,那云尊非但殺出重圍,更徹底震懾了紫幽高層,紫幽皇亦因為那一戰,醒悟了自身之不足,毅然令已經開拔的紫幽軍撤退,至此,玉唐西線短時期內無憂矣。”

    “還有南線,云尊離開紫龍城之后,出人意表的疾馳南線,強勢入戰,令到南線軍大挫大元,大元帝國總兵力雖然受損不多,但士氣已經降到了底限,亦無再戰之能!北邊,有了鐵錚親自坐鎮,堪稱安穩如山,所以所謂的四方戰局,唯一還有攻陷玉唐的就只剩下了咱們東線而已。”

    “然而,那傅報國的實力大大超出我的預計,他布置下的鐵騎滋擾戰略,見縫插針,給咱們的補給線造成了相當程度的影響,還有剛剛到來的西線馳援軍,令到岌岌可危的鐵骨關,重新穩住了陣腳,若是再等到秋劍寒那老匹夫的援軍,我可斷言,即便云尊不入此戰,彼此消耗下去,就算是玉唐被擊潰,但我東玄也必然被拖垮掉!現在,你還以為情勢真的對我們有利嗎?”

    戰歌臉色大變,一時冷然

    “以最極端的方式下鐵骨關,固然要多死許多人,卻為我們爭取到了時間,真要等秋劍寒到來,再想要拿下鐵骨關,恐怕……要所付出四十萬,甚至更多……還有時間。”

    “為什么?破綻已經真實存在,無可逆改了啊!”戰歌不解。

    難道寒山河來了,就能將那城墻修起來不成?

    寒山河沒有回答,只是嘆了口氣。

    大風雪,再次飄飄落下。

    而就在風雪之中,東玄軍營之中戰鼓突然震天的響起!無數的敵軍,潮水一般沖了上來。長長的攻城云梯,便如一片森林一般!

    “寒山河發現了,他已經開始對這點展開攻勢了!”

    傅報國竭力大吼:“所有能動的兄弟,不管東軍還是西軍,全力護御!”

    “這么多人一起上?不用這樣吧!”孫子虎都嚇了一跳。

    “寒山河此次進攻,將是前所未有的全軍出擊,極端攻勢!”傅報國閉了閉眼睛:“咱們也必須全力以赴!否則……等不到老元帥的到來,鐵骨關就會從咱們手中失去!若是那樣,玉唐就真的危矣了!”

    這是注定天愁地慘的一仗!

    而這個日子,是臘月二十二日!

    戰后多年,兩國所有人都記住了這個日子。

    因為這一天,成為了兩個國家的一個共同的節日。

    在東玄,稱為:戰魂節。

    在玉唐,被稱為:忠魂節!

    每到這一日,東玄帝國全國上下都要為之靜默,休朝一天。

    而玉唐則是每到這一日,全國縞素!香燭彌天!

    這一戰之慘烈,打到后來,不管是玉唐還是東玄方面,就算是那些身經百戰的百死余生之精銳老兵,早已看慣了生死的鐵血漢子們,也都是一邊打一邊嚎啕痛哭!

    實在是太慘了!

    這會的鐵骨關城頭之上幾乎無時無刻不在鏖戰。

    不,已經不是幾乎,就是無時無刻都在鏖戰!

    許多一直勉力支撐、精疲力竭的玉唐士兵,連最后一點力氣都用光,在看到敵人沖上城頭的瞬間,直接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沖上去,抱住敵軍,一起沖下高達十五丈的城墻,在下面一起摔成肉餅!

    這是最后的手段,與敵同亡,共走九泉,最后最后,也是不肯賠本的!

    這會的城頭上,好似下餃子一般往下落人,喊殺聲更是交織在一起,絡繹不絕。

    澎湃的熱氣騰騰沖上高空,竟然將正在飄飄落下的大雪直接在半空中融化,化作滴滴雨水落下來。

    但縱使天降雨水,也無法沖淡地面上潺潺血流!

    如此天寒地凍的日子里,無數將士赤著上身,披頭散發,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戰斗著。

    裸露出一身縱橫交錯的傷疤!

    戰士的傷疤,從來都是榮耀的勛章,盡都在這一刻,顯露于人前!

    真正是不管敵我,全都是打瘋了!

    鼓聲震天!

    傅報國聲嘶力竭的傳下將令:“鐵騎!出戰!”

    為了減輕城墻壓力,鐵騎,已經到了必須出戰的時刻。

    一出,就是死戰!

    “為了玉唐!”

    “為了爹娘!”

    “為了兄弟!”

    “殺!”

    緊閉的城門,轟然打開,玉唐鐵騎以怒龍之勢沖了出去,沛然莫御之勢將正在攻城的東玄將士沖擊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然而鐵騎軍隨即就陷入東玄軍隊的人海之中!

    眼前的東玄軍實在太多了,即便以鐵騎軍的沖鋒之勢,也是沖不散,沖不破,沖不動的!

    密密麻麻的箭雨,好似瓢潑大雨一般落下,在落下的那一刻,不管是雨水還是雪花,都被箭雨遮擋在外面!

    鐵騎眾有如怒龍一般在敵陣之中來回沖殺,竭力破壞攻城增援部隊的節奏。

    彼端的寒山河總部,迅速做出應對,老對手黑騎早已經準備就緒,靜候玉唐鐵騎的來臨!

    這段時間以來,玉唐鐵騎可謂出盡了風頭,黑騎軍早就恨得牙根癢癢了,此際見到鐵騎軍終于進入正面戰場,自然第一時間就沖上去,雙方展開最極端的廝殺!

    一名鐵騎大漢帶著自己的三個兄弟,被敵人分割出本隊,兀自奮力沖殺,擋者披靡,四周黑騎人仰馬翻,不過彈指瞬間倒下至少二三十具尸體,然而他三個兄弟亦先后落馬,化作肉泥。

    眼見那鐵騎大漢落了單,早已殺紅了眼的敵人蜂擁圍上,意欲齊齊下手亂刃分尸,不意這大漢在馬背上突然間舉刀向天,大吼如雷:“且住!”

    四周黑騎聞言盡都一愣,盡是不約而同的停住了手!

    廝殺到現在,不管是鐵騎還是黑騎,縱使早已經對對方無比仇恨,然而在仇恨的同時,還有同樣程度的佩服!

    鐵騎,無愧無敵之名!

    黑騎,無愧壯士之號!

    面對生平僅見的勁敵在最后時刻喝令停手,黑騎官兵們不約而同將砍出去的刀槍收了回來。

    大漢傲立馬上,一陣大笑:“黑騎不愧是有資格與我鐵騎弟兄鏖戰一生的精銳!光只是你們此刻停手,老子便高看你們幾分。”

    他大刀斜舉,淡淡道:“跟著我一道沖陣的三個兄弟,乃是我一奶同胞的三個弟弟,如今,他們都已經去了,我這個做大哥的總不能讓他們落到了陰間連爹娘也認不出來吧?”

    “所以,容我給他們整整儀容。”

    說完,他旁若無人的一躍而下,大踏步在黑騎如林中前進,尋找起自己三個兄弟的尸體,一個個的拖了出來。

    就在一片空地上,將自己早已經被血水浸濕的戰袍擰了擰,吐了口唾沫,去擦拭自己兄弟的臉,卻是越擦越紅,越擦越看不出那三人的本來面目。

    “接著!”

    一位黑騎將軍忽而大喝一聲,將自己脖子上白毛巾揪了下來扔過去,另一個黑騎士兵亦解下自己的水囊扔了過去。

    “哈哈,多謝了!老子承你們的情……”大漢用白毛巾沾了水,將自己幾個兄弟的臉擦得干干凈凈,隨即默默地站了起來,大聲道:“你們到了那邊,記得告訴爹娘,我們一道前來,乃是為國征戰,保衛玉唐,戰死沙場,雖死猶榮!”

    “我們沒有給爹娘丟臉!唯一對不住爹娘的是,兄弟四人,沒有給我們老喬家留下一點血脈!”

    “這都是我這個當老大的錯,你們過去侍奉爹娘,哥哥我就不用去了,這么嚴重的錯誤,過去了,只給爹娘丟人!”

    話音未落,他轉為哈哈大笑,雪白的牙齒露出來,胸腹間血水四溢流淌,但他卻恍如未覺。

    魁梧的身體一個翻身,再度跨上戰馬,手中長刀森然前指:“黑騎勇士們,謝謝你們的毛巾水囊!不過,作為侵略者與被侵略者,你們誰來陪我喬老大一起上路?!”

    黑騎將領臉色如鐵,眼中閃動著莫名的光彩,大聲道:“你喬老大是好漢,我們黑騎弟兄,又何嘗是孬種,然而現在是兩軍對戰,我們黑騎不會傻傻的跟你單打獨斗!箭!”

    一聲令下,四周黑騎同時引弓上弦,箭矢鎖定喬老大。

    正如將軍所說,我們黑騎不是孬種,但已知敵人自份必死的情況,卻不會冒著額外賠上一人和你一起上路的風險,我們沒有那么傻!

    就在喬老大震撼天地的笑聲中,箭雨如瀑,傾瀉而下!

    那喬老大笑聲未歇,聲猶在耳,他的手中長刀更已經化作了一道閃電脫手而出。而在同一時刻,他連人帶馬,也已然化作了一個黑色的刺猬!

    鐵刺猬!

    長刀如電,極速越過了在場黑騎士兵的頭頂,將十丈之外的一名黑騎連人帶馬劈成兩半!

    臨死一搏,仍舊要拉一命墊背,既萌死志,豈會不撈夠本!

    “敬禮!”

    黑騎將領一聲令下,周遭所有黑騎同時舉手,向著自己的這個敵人舉手敬禮示意。

    他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終究還是因為眼前的這些黑騎給了自己時間,給了自己毛巾和水囊,而選擇放過了他們一馬。

    那最后的搏命之刀,勢不可擋,在場諸人,沒有任何一個有自信能夠擋得住!

    那喬老大在最后時刻,選擇將刀扔了出去,殺死了遠方的敵人,卻沒有殺自己身邊任何一人!

    便是他最后的回禮!

    宛如人形刺猬一般的喬老大,最后一息尚存,連人帶馬,靜默的站立,魁梧的身軀仍舊端坐在馬上,背脊始終挺直。血水滴答之余,他在馬背上,鼓盡最后一點力氣扭轉自己的脖子,似是想要回頭,看看正在慘烈戰斗的鐵骨關,然而他最后的動作,最后的愿望突然定格!

    不動了!

    徹底的不動了!

    黑騎將領催馬上前,默默行禮,低聲道:“放心吧,至少在你戰死的這一刻,鐵骨關,還沒有破!”

    轟的一聲,喬老大連人帶馬,倒在地上,宛如最后的心愿得償,無憾而終!

    ……

    鐵騎這天晚上出戰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決死沖陣,最大限度的為城墻減輕壓力!

    合共五千鐵騎沖進敵陣,沒有一個人退縮,更加沒有一個人逃走!

    每個人都戰斗到了最后一刻!

    領隊將領于五千鐵騎之中修為最高,戰力最強,最后單槍匹馬在東玄大陣中左沖右突,勇不可當,所過之處,槍出如雨,劍如雷霆,前無一合之將!

    前后左右都是敵人,他的身上不間斷地出現新的傷痕。卻全然不顧!

    戰到分際之刻,他游目四顧之余,發現黑騎重新聚合結陣,而自己的同袍卻已經無聲無息。

    他大吼一聲,突然間調轉馬頭,霹靂一般的一聲大吼:“寒山河!納命來!”

    一人一馬,便如箭矢一般,竟然向著寒山河所在的中軍大營襲來!

    竟自在百萬大軍中,單槍匹馬,強沖主帥大營!

    如斯不智之舉,卻無人敢出聲嘲笑譏諷,唯見其蹄聲如雷,槍出如電!

    仍舊是擋者披靡,如風似電!

    這一路沖過去,竟然有七十余名黑騎將士悉數斃命在他前進的道路上!

    “箭!”

    遠方一聲大喝,瞬時間四面八方千萬箭雨凌厲而至,竟是大范圍無差別攻勢,連同此際聚集在那鐵騎將軍身邊的許多黑騎兵士也籠罩在內!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那鐵騎將軍強勢沖陣,雖然距離當真威脅到寒山河的性命遙不可及,但東玄高層決不能再讓此人如此前進下去,否則會對己方造成更大影響,縱使要因此犧牲部分黑騎兵士,也是在所不惜

    眼見箭雨襲來,那黑騎將軍不閃不避,舉槍最后一聲咆哮:“鐵騎在此!誰敢犯我山河?!”

    瘋狂的箭雨,將這位鐵騎將軍化作了沖鋒路上的一座豐碑!

    縱然死去,戰馬也還保持著沖鋒的姿勢,馬上騎士仍舊挺拔而立,手中長槍仍舊緊緊的握在手中。

    他那充滿了仇恨的眼睛,兀自死死地盯著寒山河帥旗飄揚的方向!

    他的嘴,微微張著,似乎還要再發出一聲雷霆一般的怒吼:“鐵騎在此!誰敢犯我山河?!”

    “鐵騎在此,誰敢犯我山河?!”

    一名黑騎將領也不知道怎地冷不丁的打了個冷顫。

    “這是誰?這一路沖殺下來,盡足足擊殺我四百多名弟兄!恨不得親手擊殺此獠!”

    沒人回答。

    “厚葬!”

    一名黑騎士兵慢慢的上前,將那鐵騎將軍扶下馬,卻見他的槍人就在他手中閃著寒光,黑騎士兵們如何用力,卻都抽不出來。

    另一只手,他的劍,也同樣的握在手中,無論如何都無法讓他松開手指!

    他用自己的生命,在詮釋一句話:不管我是生是死,我都將永遠戰斗到底,至死不渝!

    “連人帶馬,連同刀劍,一起埋葬!”

    黑騎將領終于忍不住流下淚來。

    面對這樣的敵人,又有誰能不敬佩!

    ……

    廝殺聲,突然間激烈了起來。

    城頭上,驟然鼓聲大作。

    只見在一片箭雨紛飛之中,玉唐在鐵骨關最高統帥傅報國的魁梧身軀赫然出現在城頭最高處!

    “我是傅報國!”

    傅報國宛如雷霆霹靂一般的大喝在風雪中乍然激蕩,聲震寰宇!

    整個戰場,無所不聞!

    “我在這里!”

    “生死都在這里!”

    “戰!”

    不過短短的兩句話,一共也沒有幾個字,但,玉唐一方卻突然間便如打了雞血!

    主帥親臨戰場!

    就在最危險的地方站著,看著我們的戰斗,我們還有什么可猶豫!

    拼了!拼盡!拼死!拼到底!

    “戰斗到底!”

    “保我家園!”

    “為我袍澤!”

    “為了爹娘!”

    士兵們紛紛大吼如雷,本來因為疲憊而遲滯的身軀,突然間變得靈動起來,戰力大增,恍如神助!

    東玄軍陣之中。

    “弒神弓!全力以赴,射殺傅報國!”

    無數的弒神弓箭矢,匯成了滔滔橫流的江河,在空中徑自畫出來一道漆黑的痕跡,狂襲傅報國!

    …………

    <二合一,不分章了。>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