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騎沖萬軍!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騎沖萬軍!


    玉唐鐵騎眾人又驚又喜之余,卻猶自看到前方那道鮮紅的血胡同仍自在不斷地延伸。

    那一匹紅馬,正昂首奔馳,那紫衣人影,所向披靡!

    所過之處,一排排的人頭噗噗的飛起在半空,滴溜溜的轉動。

    儼如不破防線的黑騎兵馬千軍萬馬,赫然并無一人能夠阻擋得了那一人一騎哪怕是眨眨眼的功夫。

    對方就像是一口鋒利至極的長刀,對面的黑騎僅只是一塊軟軟的黃油,一刀過處,全無阻滯!

    似乎信手一刀下去,就能從這一頭,一直切到那一頭!

    同樣目睹了這一切的黑騎大統領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只感覺一股寒氣從心底驀然直升上來,剎那間通體冰涼,似乎那人的冰涼刀鋒,已經從自己脖子上掠過,驚魂未定之余失聲道:“世間竟有如此人物,此人是誰?”

    眾人面面相覷,半晌無語,并無一人作答。

    任再博聞強記的人,也斷斷無法將這強勢突破之人與記憶中的某人聯系起來,更不要說某人給大眾的印象絕不是這般!

    黑騎眾唯一的認知就只有看到一道紫色人影,乘跨紅色神駿戰馬,就這么一掠而過。

    就只看到刀光閃亮,自己的戰友紛紛應刀而一片片的倒下去,就只看到對方在大肆屠戮的同時,絕塵而去,卻連臉面都沒有當真看清!

    “貌似對方很年輕啊……”

    一個黑騎將領空著兩只手,虎口鮮血直流,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覺自己已經剛剛在鬼門關轉了四五圈,素來膽大包天,不將生死當回事的他,此際渾身上下竟都發軟了!

    剛才是自己運氣好剛好在那煞星突破口的外圍,只來得及遞了遞刀,就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固然如同被雷劈了一下的不好受,但卻保住了性命。

    要是剛才稍微往里面那么一點點,自己這個生長了三十來年的身子,估計就破破爛爛的躺在地上了。

    原來自己嘴上說不將生死當回事,真正面臨生死一發關頭的時候,竟還是恐懼的!

    世間事本就如是,任誰也還是怕死的,分別或者僅限于死得值不值,有怨無怨,有悔無悔,僅此而已!

    “很年輕……”黑騎大統領眉頭一皺:“一個很青年的高強修者?那是誰?”

    云揚勢如破竹的一路狂沖,端的擋者披靡,這一刻,他甚至沒有考慮自己的真元玄氣能不能供應得上,更加不曾考慮任何別的什么,這會就只得一門心思的往前沖。

    腦海中惦記的,就只有一件事。

    秋老元帥,怎么樣了?

    是否一息尚存,性命尤在!

    而就在此時,彼端數十道劍光,乍然凌空來襲,劍氣所致,居然讓云揚感覺到了森森寒意。與此同時,四面八方還有數百人齊齊向著這邊聚集過來。

    “高手!”

    云揚瞬時生出一份明悟,老元帥身邊明明有白衣雪這等當世頂峰強者相護相援助,居然還是無法沖出重圍,甚至朝不保夕;顯然東玄方面也聚集了大批的高手!

    就算頂級戰力有所不及,憑人海戰術也可以拖垮你,而這點,本就是戰場之上的必勝絕招!

    當前分出來前來阻攔自己的,大抵有七百人之多。而那邊,白衣雪身邊還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包裹,放眼一看,竟起碼有數千人在那一邊,高呼酣斗,盡力搏殺。

    白衣雪那邊以異常瘋狂之勢向外突圍,他手中之劍便如翻江倒海的狂龍,不斷地有人在他劍下受傷,在他劍下被分尸,然而始終有大量人手前仆后繼的予以阻截,令到白衣雪的突圍進度被最大限度的延緩。

    而此刻,尚有另一人與白衣雪一道并肩往前行,此人長身玉立,氣度雍容,方臉濃眉,身材頎長,縱使身處在這等激烈至極的戰斗氛圍之中,舉手投足,揮劍動殺仍舊伴隨著一種類似閑庭信步般的瀟灑與從容,正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天外云侯,云逍遙!

    兩人雙劍合璧之下,形成了一道宛如實質的閃亮光幕,亦是這道光幕為先鋒,在密密麻麻的敵軍中往外沖,但凡觸及者,輕則四肢支離破碎,重則整個身軀粉身碎骨,碎尸而亡。

    在兩人身后側面,一面是春夏秋冬四大公子,這四位竟是齊齊穿著小兵的服色,此際正自嘴歪眼斜滿臉汗水渾身熱氣騰騰的狂舞著刀劍,并力跟隨前方的兩大劍者,但他們出邊出力更多自然是他們的一干護衛,只是此刻也早已是盡都氣喘吁吁,舉步維艱。

    見到那邊紫色人影,雖然遠遠地看不清楚,但是四個家伙已經狂喜之極,齊聲大呼:“老大!老大啊……救命啊啊啊啊……”

    話音未落,已經被一聲嬌斥喝止:“叫喚什么?!丟死人了!堂堂大男人喊救命,虧你們還是春夏秋冬的人!”

    四大公子一陣無語,滿臉委屈。

    自從被強行拉入軍伍,每天都是在生死關頭掙扎,這種日子實在是過夠了。連放個屁拉泡尿居然也要請假……

    這是人過的日子么……

    如今生死關頭,我喊一聲救命咋地了……咋地了!我就想問問咋地了!!

    但看著計靈犀與月如蘭冰寒鄙夷的眼神,卻是誰也不敢當真問出口來。

    另一側的主力則是上官靈秀,計靈犀,月如蘭等,三女帶著上官將門的高手悍將,以是鼓盡余力,揮兵抗敵,跟著往前。

    此刻,看到那紫衣身影遠遠地分波破浪而來,三個女子人人都是美眸一亮。

    上官靈秀更是一聲清嘯響徹長空:“云公子!老元帥在這邊,快來!!”

    月如蘭與計靈犀在廝殺中,也沒有忘記各自翻了一個白眼。

    哼,叫得親熱……

    翻著白眼看著正劈波斬浪而來的紫衣人影,銀牙緊咬:這混蛋,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等沖出去,再和你算賬!

    而處在中間位置的卻是上官家族的私兵,以及數千鐵騎士兵,隊列陣容仍舊整齊,這部分由鐵騎主將王定國率領,這些人人人一臉的悲憤,還有滿身的傷痕。

    每一個人的身上,都已經是一片血色!

    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任何顏色!

    眾人的身上唯有赤色,有自己的血,同袍的血,還有敵人的血!

    云揚在到來之前,卻哪里會想到這里居然聚集了這么多自己的熟人!

    不,應該說自己在東線的熟人,十之八九都在這邊,一念及此,云揚心中的思緒卻是更加所謂沉重起來。

    平心而論,自己這一邊的高端力量,在這個世俗界領域來說,已經是雄厚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

    即便不算自己,還有白衣雪,方墨非,云逍遙,三大天境強者;得到云揚許多靈藥裨益的四大公子,還有他們的護衛每一個人都是修為不俗,堪稱一時之選。

    計靈犀,月如蘭現如今的修為雖然未臻天境,也已接近山境大圓滿之境,亦是強橫之流。

    即便是上官靈秀與上官家族那些家將私兵的本身修為稍弱,但其本身仍是身經百戰的戰場殺神,殺傷力絕不遜色!

    更有秋劍寒,傅報國這樣的絕世名帥居中坐鎮,綜合實力不可謂不強,甚至是極強,超級強!

    然而當前局勢卻仍舊惡劣到了這等地步。

    由此及彼,可想而知寒山河那邊的力量又該是何等的雄厚!

    絕不僅僅僅止于兵力尤勝一層因素就能夠做得到的!

    那些看不到的門派江湖高手,恐怕也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數字!

    云揚凝神再觀,卻見玉唐突圍隊伍中間,所有人都竭盡所舍生忘死的護衛著一輛黑色的馬車!

    這架小小的馬車,于此際竟是異乎尋常的惹眼,在密密麻麻的敵軍陣營之中飄搖,就像是在怒海上一艘隨時都能傾覆的小舟,在無邊的波浪之中起起伏伏。

    而位于那馬車四周的東玄軍隊直接就是瘋了!

    他們就如同是看到了鮮肉的惡狼,完全不顧生死不計代價的往上沖,縱使明知將面對數位高手的犀利刀劍,死關在前,仍舊是毫無畏懼。

    死一批,就又堆上來一批,而且只會比之前更多!

    更瘋狂!

    更有甚者,是來自于四周的無數箭矢,一刻不停的往這邊傾瀉。

    這輛馬車走到哪里,哪里的天空就完全被箭矢覆蓋!

    密密麻麻,無止無休,無窮無盡!

    只是箭矢,居然硬生生地營造出一種滔滔江河不斷流的浩瀚感覺!

    由此可知,當前的來襲箭矢乃是何等的瘋狂,何等的密集。

    此外,尚有許多的東玄高手,借著軍隊兵士的掩護,隨時隨地的冒出來,造成相當規模的殺傷。幾乎每隔片刻就會有數十名數百名高手齊齊來襲,向著那黑色馬車發動決死沖鋒!

    東玄軍陣之中,激昂號角不絕的響起,那是催促士卒往前殺敵的命令!

    在這樣瘋狂的攻勢之中,居然還要不間斷地發出催命命令;可見寒山河對于那黑色馬車中的人是如何的志在必得,絕不言棄。

    馬車中是誰?

    這個問題早已昭然若揭,再不用回答!

    除了秋劍寒,相信這世上再也沒有其他人能夠讓寒山河如此重視!

    如此惡劣的情況,秋老元帥并沒有出來。

    他就在那馬車之中,但凡還有一點點力氣,也不會就這么沉默。

    無數的東玄士兵,無數的東玄將軍,都在拼命地呼喊。

    “活捉秋劍寒,黃金百萬,良田千頃,封萬戶侯!”

    “斬秋劍寒人頭者,黃金百萬,封萬戶侯!”

    “此戰犧牲將士,撫恤以十倍發放!子女入學,直至成才,軍方資助;三代免稅,免罪,免役!”

    “活捉秋劍寒!”

    “活捉秋劍寒!”

    …………

    <一會還有一更。

    這兩天寫得慢,并非卡劇情,而是,我一直在考慮,生與死。

    到底是生,還是死?這個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寫活著,與寫死了,都需要大量的劇情來發展后續,卻又是截然相反的。

    這幾天,將胡子都想白了……>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