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子落,天下驚!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子落,天下驚!


    然而寶兒的回歸即時就在玉唐帝國掀起了滔天巨浪。

    事實上,就在當天下午,單只是看皇帝陛下聽聞報訊時奪眶而出的眼淚,那毫不掩飾的疼愛神色,無一不說明了這個孩子的來歷非同小可,更在皇帝陛下心中地位極高。

    也許,也許還是高到了一個任何人都無法至及的高度!

    所有當場看到的人,都是心里翻騰不已。

    而就在第二天的早晨,現實佐證了眾人的想法,皇帝陛下破天荒地直接將寶兒接上了早朝,牽著寶兒的小手,滿臉紅光的向著滿朝文武宣布:“這是朕的皇長孫,大皇子玉無瑕之子,玉乾坤,小名,寶兒。”

    轟!

    便如一顆炸彈,猛然落入了朝堂!

    盡管心中有所猜測,有所預料,但滿朝文武仍舊是相顧駭然!

    畢竟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太震撼了,足以令整個玉唐皇朝為之動蕩!

    太子殿下的一張臉當場就即時失去了所有血色,刷的一聲轉為一片慘白,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

    “父皇!”太子的聲音簡直是撕心裂肺。讓滿朝文武都嚇了一跳。

    這聲音太大了!

    甚至太子殿下本人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有一天對自己父皇這么大聲說話:“所謂皇兄子嗣一事,悠關皇家血脈,還請父皇慎重!還請父皇慎言!”

    太子渾身顫抖,一言既出,低垂的眸子中甚至閃現出一抹瘋狂。

    他可是太清楚地知道,這個所謂的大哥遺孤,這個玉乾坤此刻的出現,對于自己來說,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自己差不多快要到手的皇位,變得不那么穩當了!

    甚至……從這位玉乾坤出現的那一刻,自己已經被自己的父皇,從他的心里,拿下了繼承皇位的資格!

    這是滅頂之災!

    原本四國合圍來襲玉唐,玉唐外患重重,亡國滅種的危急臨頭,舉國上下盡皆眾志成城,齊心抵御外患,然而戰況隨著東玄寒山河的大舉進犯乃至突破東線雄關鐵骨關而急轉直下,這位太子殿下私底下偷偷召集幕僚,籌謀割地議和,只要玉唐不當真亡國,自己猶能上位,即使割讓許多土地出去,也是便宜。

    但隨著九尊再現,一役逆反戰局,反向重創東玄,甚至逼殺寒山河,四國合圍戰局全面破局,玉唐外患盡去,太子殿下更是大喜過望,此役之余,四國皆受重創,至少需要十年八年時間休養生息,尤其是玉唐最大的敵人東玄,沒個二十年三十年時間根本緩不過來氣,而這樣的局面,正是太子殿下最樂見的狀態!

    自家最知自己事,自己有多少能水自己最知道,太子殿下很知道自己的水準,開疆辟土,擴展版圖非其所能,但若是沒有外患,一味守成的話,卻尤有可為。

    而當前豈非就是這樣的局面,當前可不是只有四國重創,玉唐本身也有極大的折損,正需要自己這樣的守成之君!

    可是現在,明明已經是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了,就差最后的繼承帝位了,偏偏就再生波瀾,而且還直接是這么大的波瀾,足以將他徹底淹沒,碾壓得支離破碎!

    “慎言…慎重…”皇帝冷冷的笑了笑,淡漠道:“這一節悠關皇家血脈……朕,自然會慎重,更會謹言慎行……不過太子,你真正想要說的,到底是悠關皇位,還是皇室血脈?”

    皇帝陛下的這句話,就很有些誅心了,更兼直斥其非,絲毫不留余地。

    太子渾身顫抖著:“皇家血脈,豈是兒戲,更不容有絲毫質疑余地!”

    沒辦法,這已經太子當前唯一能夠想到否認眼前這小鬼身份的方法,只能一條路走到底。

    皇帝陛下聞言登時勃然大怒,手掌轟的一聲拍在了扶手上:“原來朕想要認回自己的孫兒,竟是兒戲?自家的親孫子,皇長孫!這會兒戲嗎?你以為朕會兒戲嗎?!”

    他森然的目光從太子臉上滑過,旋即又慢慢地轉向文武百官,聲音冷淡:“不知道列位臣工,還有誰也覺得朕兒戲?”

    皇帝陛下此時此刻的怒火直欲噴薄而出,傾巢揮灑。

    而這份壓抑感,亦讓滿朝文武大臣幾乎喘不過氣來。

    然而當前人人都知道這件事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皇位!

    意義又豈止重大,簡直重大到了極點!

    當前之事悠關立場,那些與太子走得近的官員,哪怕明知道此刻出言勸諫便等于是觸怒天威,卻仍是不能不開口不得不開口。

    畢竟此事一旦塵埃落定,太子便會就此失勢,不但他們之前的投效、投資盡付流水,后續也好受不了。

    “太子殿下所言有理,還請陛下慎重,皇室血脈不容輕忽啊!”

    合共二三十位官員同時出班跪下,一位頭發胡子都白了的官員顫巍巍的站出來,一開口就是聲淚俱下:“陛下請暫息雷霆,事情不說不明,道理不講不通,當前之事正如太子所言,輕忽不得,皇家血脈之真偽更牽扯到大寶之位歸屬……這孩子……咳,臣下等之前委實是從未聽說,大皇子殿下曾經留下血脈,如今……突然就冒出來這么一個孩子……老臣認為……陛下的做法還是應該更謹慎些為好。”

    話音未落,那老臣子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陛下,悠關玉唐國祚,不得不慎啊陛下……”

    隨著那老臣子的跪倒塵埃,又有不下四五十位官員陸續站了出來,齊齊跪倒在地:“陛下,此事事關江山社稷,國祚承繼,還請三思啊!”

    皇帝陛下的眼神一時間銳利得如同鷹隼一般,看著出班跪下的大臣們,眸子中盡是深深的寒冷,道:“出班的各位臣工,是全都覺得朕這樣做……大大的不妥?”

    出班眾人也盡都是飽歷朝堂之輩,如何聽不出來皇帝陛下聲音中的寒冷與威脅之意,每個人的心下都不禁有些發抖,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給予肯定的回答,那就等于是徹底的得罪了皇帝陛下。

    但是,此際已是勢成騎虎,再難脫離。

    再有一則,所謂法不責眾,當前兩波加起來足有七八十位大臣同時出班勸諫,就算皇帝陛下也要有所忌憚,總不能把這么一大票的臣子集體貶斥吧,尤其是當前局勢才剛剛穩定下來的時刻!

    “還請陛下三思!”眾人眾口一詞齊聲說道,聲勢沛然。

    “好,好,好!”皇帝陛下連叫三聲好,一聲比一聲沉重,森然道:“都是朕的好臣子!朕的……好太子!果然是一心為國,毫無他念!赤膽忠心,直言勸諫,當真是好!”

    有不少大臣聞言之下,臉上盡都忍不住紅了一下。

    “你們呢?你們又是如何想的?”皇帝陛下看著另外沒有說話的朝臣們,淡淡的說道:“你們怎地都不說話啊?是否也認為朕之所為有所不妥?”

    當下有刑部尚書吳烈昂然出列,道:“臣對于陛下的做法沒有任何意見;陛下所言,固然是皇家之事,然而于陛下而言亦是家事,不過就是祖孫團聚,共聚天倫光是此點,臣便自認已經沒有置喙的余地。再者,說句大不敬的話,陛下認下這個孫兒,對于臣來言,其實也沒啥感覺。反之,陛下不認這個孫子,對于臣來言,仍舊是無所謂的。”

    他說到這里,皇帝陛下已經很滿意的瞇起眼睛。

    但這位鐵面青天顯然還覺得自己說的不夠,居然接著又道:“臣,只是個臣子。臣只是做好臣的本分,做好分內工作,對于其他事,何必過分的操心。說到此,臣反倒想要問問這幾位大人,對于陛下的家事,緣何如此的感興趣?動輒江山社稷危矣,隨口就是皇家血脈慎重;恕臣愚昧,實在想不明白諸位大人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真的有這么嚴重嗎?!”

    …………

    <恢復更新。一會單章向大家問好。>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