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喝了我的酒,幫我一個忙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二百八十四章 喝了我的酒,幫我一個忙


    幾個小菜,端了上來,那白發老者隨手一揮,一壇酒出現在桌上。

    “就一壇?”那骷髏一般的家伙說道:“我這么多年連水都沒喝到過,好不容易喝你一次酒,你就只給一壇?”

    白發老者哼了一聲,道:“喝酒這件事,你不懂。好酒,若是一下子拿出幾百壇,那,在所有人心里,都感覺不值錢了,太多了,而且,本來能喝一斤的,最多也就是喝八兩。”

    “就是讓所有人都覺得少;然后大家無形中就會有一種‘我要多喝一點免得吃虧’這樣的意識;然后這場酒,才喝的有意思!”

    白發老者一臉不屑的解釋。

    “高論!”

    獨孤愁和一邊的中年人都是眼前一亮。

    骷髏一般的人也是嘿嘿一笑,一邊去拆泥封,一邊問道:“那這酒,你還有幾壇?”

    白發老者道:“當今世上,只此一壇!”

    “……”三人都愣了。

    就這一壇?

    “真的假的?”中年人詫異道:“我怎么感覺你嘴里就沒幾句實話呢?”

    白發老者老神在在:“愛信不信。”

    泥封已經拍開。

    酒香瞬間升騰而起,形成一道朦朧霧氣,霧氣中,居然有山川河岳,蒼穹大地的景象清晰浮現,良久都沒有散去!

    白發老者一臉矜持,嘴角隱有得色。

    這樣的絕品美酒,就連獨孤愁與中年男子也是看得有些目眩神迷,脫口贊道:“好酒!真是絕世好酒!”

    那骷髏一般的男子卻沒說話,兩人看到空中的霧氣凝成景象飛快散去,一轉頭,才看到那骷髏一樣的男子已經急不可耐的搬起酒壇子,先給他自己倒了滿滿的一碗。

    隨即一只手托著酒壇子,另一只手飛快的端起酒碗,咻的一聲就是一飲而盡;然后居然接著又開始往自己碗里倒……

    “慢點!”獨孤愁怒道:“做人怎么能吃獨食!”

    中年男子也是一聲大喝:“如此美酒整個人世間能有多少,你這家伙居然偷吃!”

    骷髏一般的男子哼了哼:“你們知道什么?像我這樣的酒徒,這樣的表現,才是對釀出這酒的人最大的尊敬!”

    獨孤愁與中年男子同時冷哼,但一想卻也不無道理;眼看美酒不多,兩人紛紛展開爭奪!

    “我的!”

    “我這一碗!”

    骷髏抱著酒壇子不放,獨孤愁一伸手,一道酒箭射出;到了自己碗中,中年男子干脆一張嘴,一道橙黃的酒箭居然直接飛入他的口中。

    一壇酒,幾乎是刷的一聲就沒了。

    三人同時哈哈大笑。

    “爽!”

    異口同聲。

    “酒呢?”三人同時放下酒碗,看著白發老者。

    白發老者瞪著眼睛看了看那滴溜溜的在桌上轉的空酒壇,一臉的無語。

    自己拿出一壇酒,就只聞了聞香味,就沒了!

    自己這個請客的主人,居然沒有來得及喝到一滴!

    “你們倒是真的不客氣……”白發老頭哼了哼,很不爽的說道:“我的酒,拿出來就沒了……不過,我的酒,那里有這么好喝的?”

    獨孤愁很有興趣地說道:“哦?那你的意思是,乃是為了求我們幫忙,才來請我們喝酒的?是不是可以這樣子理解一下?”

    白發老頭哼了哼,道:“當然,喝了我的酒,自然要幫我做點事情!老夫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拿著自己的酒白白的請過客!”

    老頭兒說的非常霸氣!

    但,獨孤愁三人對望一眼,突然同時哈哈大笑:“老頭,我告訴你,你今天找到咱們請客,可算是找對人了,在這個世界上,能讓咱們出手還辦不了的事情,卻也實在是太少了些。”

    青衣中年人微笑著,道:“不過,請人辦事,一壇酒是說什么也請不動的。”

    骷髏一般的家伙頓時醒悟,道:“不錯不錯,我這人的脾氣,向來是,酒若是喝不足量,那是什么事情也不辦的!”

    白發老頭瞠目結舌,怒道:“怎么也是一代高人,你們居然……居然如此要挾老夫!你們作為江湖巨擘,蓋世英豪的氣魄何在?”

    他氣哼哼的轉頭,看著獨孤愁,道:“幸虧還有獨孤老兄,獨孤老兄剛才可是答應了我的,你們倆辦不辦都沒關系。”

    獨孤愁瞠然:“我什么時候答應你了?”

    白發老頭愕然。

    “我剛才說,你找對人了,這個世上,還真沒多少咱們辦不了的事情……對不對?”獨孤愁問道:“是這個意思吧?但我只是說沒多少我辦不了的事情,但卻沒有說,我愿意不愿意辦這些事情吧?”

    白發老頭劇烈的咳嗽起來,臉紅脖子粗,氣的連話也說不出來,戟指大怒:“你們!你們……你們緣何能夠如此無恥!”

    獨孤愁翻了翻白眼,用手一撥,那空了的酒壇子在桌子上滴溜溜的不斷轉動起來,喃喃嘆道:“這酒……真好喝,就是少了些。跟辦不了的事情一樣少……”

    青衣中年人用手撫摸著酒碗,輕輕嘆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但酒若是喝不夠,那可就真的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啦……”

    那骷髏一般的家伙用手中筷子叮叮當當的敲著酒碗,口中高唱:“丁丁丁,當當當,叮叮當當當;好喝酒,酒好香;不給我絕不勉強;沒有酒,沒商量,不幫忙就是不幫忙!沒商量,不幫忙!當當……”

    獨孤愁與青衣中年人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白發老頭氣的渾身都在哆嗦,吹胡子瞪眼:“幫不幫?”

    “不幫!”三人很有默契。

    “你們太過分了!”白發老頭氣的胡子一翹一翹的。

    這四個人每個人都是一大把年紀了,而且很明顯,在此之前彼此都沒有見過面;甚至見面之后,除了一句簡單的“你猜”之外,彼此都沒有通報過自己的姓名。

    但就這么坐在一起,嬉笑怒罵,給人的感覺,卻如同是已經認識了幾十年的老朋友!

    而絕不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不過分!”三人一起搖頭,整齊劃一:“守著酒神……不盡其可能的多訛詐一些好酒出來,那才是真正的過分!”

    白發老頭臉色一變,氣鼓鼓的看著三人,突然也是仰起頭哈哈大笑,罵道:“他么的!”

    突然手腕一翻,又是一壇酒放到桌上,做大怒狀道:“就這一壇了,再也沒有了!”

    三人眼睛一亮,早已經迅速的搶了過去,迅速打開,然后各自搶著倒上,對于白發老頭的話,置之不理。

    白發老頭也是自己拿著酒碗去倒酒,喃喃道:“再不喝,我自己連我自己釀的酒都喝不上了……”

    又一壇酒下肚,獨孤愁摸了摸肚皮,嘆氣:“更加的勾起了酒癮不想辦事了,這可怎么辦?”

    青衣中年人也是一臉苦惱:“我也是……”

    骷髏一般的家伙道:“從現在開始,我不再說話,他們倆說的每一句話,都代表我!”

    白發老頭氣的說不出話來,良久,突然一咬牙一跺腳,一揮手,嘩啦一聲,桌面上,桌子底下,客棧大廳里,頓時就擺滿了美酒,大怒道:“喝死你們!”

    三人大聲怪叫,樂不可支:“就來了!”

    “果然這老頭必須要訛詐才行,好言好語求他是沒有酒喝的。”

    “就是,必須要訛詐,傳言不虛啊。”

    “對!”

    白發老者為之氣結:“誰說好言相求不行了?你們求過么?”

    三人一頓,空氣一片寂靜,隨即哄堂大笑。

    “說吧,到底有啥事,讓你專門出山,而且還要找我們辦事兒?”獨孤愁問道。

    白發老者嘿嘿道:“本來么,若是遇不到你們,這事兒我也就自己辦了……但是既然遇到了,就懶得自己動手。”

    “前段時間,我有一位故交之后找到我,說起,他被人狠狠地坑了一把,有人化妝做我的模樣,頂著我的名頭,做了他的祖宗……而且,還用我的身份,將整個紫幽帝國都搞得天翻地覆……這事兒我有些氣不過,雖然我那位朋友的后人再三說,這個人其實并不壞,也沒有損害我的名頭……”

    “但是老夫的名字,豈是隨便讓人拿去借用的?”白發老者氣哼哼的說道。

    “居然有這等事。”獨孤愁與骷髏一般的人對望一眼,都是哈哈大笑。

    青衣中年人皺起眉頭,有些疑惑的眼神看著鳳弦歌。

    這位被眾人稱之為酒神的白發老者;當然就是當年的邪醫酒神,一代傳奇鳳弦歌!

    “這個人是誰?”骷髏一般的人大笑著問道。

    “就是玉唐國的支柱,九尊之中唯一一位幸存者,云尊大人。”鳳弦歌哼哼一聲。

    這句話說出來,突然間整個客棧一片寂靜。

    …………

    <還有一章,正在寫。>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