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零三章 我只相信你一個!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四百零三章 我只相信你一個!


    李將軍滿臉盡是難色:“小將也是奉命行事,世子何苦為難小將。”

    云揚大聲道:“奉命,你是誰的兵將?該以何行事前提?太子考慮不周,行事不妥你仍舊要一意孤行下去嗎?!如是當真留下龍皮密圖,且不說天唐城立刻就會天下眾矢之的,光是一個背信棄義的名頭?你拿什么來填,而事后我們又將有多少性命因為這兩張密圖而送葬?”

    “難道你還沒看出來么,所謂的龍皮秘圖就只是一個超級大麻煩!”云揚道:“留著只能是平添煩惱,乃為災禍源頭!”

    李將軍道:“但是……”

    “不要再跟我說什么但是,太子殿下那邊,稍后我會去解釋,不會牽扯到你!”云揚一揮手,就此定下了基調。

    李將軍與身邊其他幾個將領討論了半晌,終于抬頭說道:“既然云公子已經這么說了,那放走他們可以,龍皮密圖咱們也可以不要,但龍皮密圖卻絕不能落在恨別離等一干殺手身上!”

    云揚聞言一愣;“這又是什么說法,江湖神物,歸屬江湖,得之便為有緣,何必節外生枝?”

    李將軍道:“云世子,您修為精湛,不懼盤外弒殺之道,可我們怕啊,今日一戰,殺手們最后的力量,盡數喪命死在我輩手里,若是他們得到了寶藏,彼時……”

    這句話說出來,人人都是懂了。

    恨別離他們若是得到了寶藏蓄意報復的話,太子殿下固然是首當其沖,而今日與會的一干將領乃至弒神弓手豈不也都屬報復之列。

    錯開今日,又有幾人能夠抵擋得了那樣的報復?

    這分明是將自己的腦袋伸在了刀口下面啊!

    云揚對于這個要求竟也覺頗為棘手,躊躇道:“這個…不過…”、

    李將軍堅決地說道:“云公子,請恕末將無禮;若是這個條件達不到,末將無論如何,也不敢放恨別離等人離去,云公子海量汪涵雅量高致,我等可沒這樣的氣度!”

    云揚嘆了口氣,還待據理力爭一二;但這個時候,下面一片尸體包圍中,恨別離的身體突然間現身,他抬著頭,沉聲說道:“云公子,無謂再辯,今日之恩情,我恨別離領受了。但時至此刻,若然不交出密圖,我們也確實無可能離去,這是定數,命之該然,我等認命了!”

    他的眼中閃過至極的恨意,咬著牙齒,道:“云公子的云天高義,但凡我恨別離有生之年,皆是補報之時!就如公子剛才所言,這龍皮秘圖果然是一個超級大麻煩,勉強留著果然只能平添煩惱,為災禍源頭,端的真知灼見,這密圖,我們不要也罷!只要諸位肯網開一面,容我等安然離去,龍皮秘圖自然雙手奉上,”

    恨別離的這番話,說的極為真摯,顯然出自真心,然而關于太子殿下的話,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個中真意,也是顯而易見。

    偏偏他沒有說出來的潛臺詞,大家凡是聽到的,卻是全都明白的。

    云揚的救命之恩,有生之年,皆是補報之時!

    但太子的仇,有生之年,也是必報此仇!

    恩與仇,乃是并駕齊驅的。

    這就是江湖人!

    同為有生之年系列,便是不死不休!

    嗯,原來不死不休是中性詞,可以是褒義理解,也可以負面理解!

    恨別離站起身來,身子慢慢的挺直,喝道:“洪斬!”

    洪斬從另一堆尸體里站了起來,在他的右肩膀處,赫然插著一根利箭,箭矢洞穿了身軀,胸前只留著一個箭尾翼,鮮血兀自在汨汨流出。

    “大哥。”洪斬答應了一聲,面容悲憤。

    其余的三個殺手,也隨之紛紛現身,盡都沉著臉,目光掃過面前所有人。

    恨別離咬咬牙,閉上眼睛,無力的說道:“將密圖……拿出來。”

    “大哥!”洪斬大叫一聲,眼圈一下子紅了。

    重重設局,層層布計,就是為了將龍皮秘圖收入囊中,不想到了最后,卻要將秘圖拱手相送,這份恥辱,這份不舍,在所難免

    “拿出來!”恨別離一聲大喝:“龍皮密圖于我們而言已經不再是天大的機遇……若然我們死在這里,縱然擁有秘圖又如何,最終還不是要歸別人么?!”

    洪斬低下頭,雄壯的身體,在簌簌的顫抖。

    這位血刀堂堂主,當真還是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展露出如此軟弱,如此傷心的一面。

    洪斬抬頭看著恨別離,盡都從對方的眼中,都看到了如山似海的恨意。

    明明所有計劃布局,都順利完成了,眼見出路都凝然眼前了,可就在這最后時刻,太子冒出來橫插一腳,生生攪黃了這個完美布局!

    此刻將這兩張圖拿出去,或許終此一生,也未必有機會能夠再見一見。

    他渾身哆嗦著,心中翻江倒海。

    恨別離嘴唇也在哆嗦,卻還是語氣蒼涼的催促道:“兄弟……拿出來吧……”

    另外三名巔峰殺手一如兩人一般緊緊地抿住嘴唇,看著恨別離,看著洪斬,然后看看那邊躍馬橫刀的李將軍,眼中冷厲之色,絲毫不假掩飾。

    那滔天的殺機,幾乎噴薄欲出,宛如實質。

    洪斬伸手在空間戒指上摩挲,傷心眼淚啪啪的掉落在地上;他一狠心,一閉眼睛,將密圖拿了出來,捏在手中,猛地伸出手,啞聲道:“拿去!”

    這兩個字,他已經盡了當前最大限度的控制力度,卻還是流溢出了哭腔!

    這語調,在場眾人有一個算一個,端的前所未聞,不,很大機會還是空前絕后,無可復制的!

    洪斬是什么人?

    竟然當眾哭了……這等事,讓人觸目驚心!

    恨別離閉上眼睛,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大步走過去,將兩張龍皮密圖從洪斬手中接過來,當眾鑒別了一下,先是用劍狠狠地劈了兩下,用火燒了一會,顯示拿出來的絕對是真東西,不存花假,避免任何惹嫌疑,有隱患的可能。

    他一臉沉痛,道:“東西本座已經拿出來,就在這了。今日山窮水盡,形勢逼人,吾等卻也無話可說。然而在場之中,能夠讓我信任,值得交托的,卻就也只有云公子一人。我就將這兩張圖,交給云公子,希望云公子萬勿介意,再幫兄弟一把!”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