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身份暴露!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四百六十七章 身份暴露!


    但不管如何,捷報頻頻,接連報往天唐城。

    ……

    皇帝陛下站在御書房里,負手站在大兒子畫像前,臉上苦澀。

    “他去了,你們,有什么仇怨,也應該抹平了吧?”他對著自己的大兒子輕聲細語。

    “是,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但是我一直沒有處理,沒處理。”

    “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啊……”

    “我本以為,我剝奪了他所有的一切,地位,榮耀,驕傲,連尊嚴……都剝奪了……總能留下他一條性命,但是……終究還是沒有留下,就像我沒法保住你一樣……我不該這么比較,是吧?!”

    “可事到如今,他欠你的,已經由你的人親手討了回去。”

    “朕,心中甚是苦楚。”

    “但是現在,朕,覺得再面對你的時候,心里終究算是感覺更平和了一些。只因為,本應該是你的東西,全部都給了你的兒子。”

    “如今,國內靖平,萬民歸心;西邊的紫幽帝國眼看著就被我玉唐納入版圖之中;皇兒,若是你能夠看到這一切,若是能親自接手這一切,該有多好。”

    “陛下!”

    卻是秋劍寒急匆匆的闖進來,人未到,聲已顯來。

    隨著這一聲大喝,整個皇宮外圍部分突然陷入鴉雀無聲的氛圍之中。

    “老元帥……”宮內總管李太監貓著腰拼了命的追趕:“老元帥,請留步……且容老奴稟報陛下,等候召見……”

    但,秋劍寒已經大步流星的闖了進去,滿頭是汗。

    “出了什么事?”皇帝陛下一身明黃衣袍,已經站在御書房門口,看著匆匆趕來的秋劍寒,心中砰砰跳。

    他沒有生氣,也不會生氣。

    秋劍寒做事,極有法度分寸,如今既然表現的如此失態,一派火燒眉毛的款,甚至不顧臣子身份,強行硬闖皇宮,那么就定然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而這件大事,竟是秋劍寒也應付不了的!

    這么一想,皇帝陛下登時感覺眼前發暈,心跳如鼓;口干舌燥。

    上一次,秋劍寒這么失態的時候……還是在九尊隕落那次!

    現在,又是為了什么?

    秋劍寒無法解決,無法應付的事情,往往自己……也難以解決!

    “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秋卿暫且緩緩,急事緩辦,自亂陣腳不可取也。”皇帝陛下緊張的問道,猶自不忘安撫一下秋劍寒的情緒,當然,此舉更多的是緩和當前的緊張氛圍。

    “九尊……云尊……”秋劍寒大口喘氣,滿頭大汗,眼睛都有些迷蒙了。

    皇帝陛下心中一緊,險些暈了過去,一把抓住秋劍寒的手:“云尊怎么了?”

    什么自亂陣腳之說也顧不上了,事關九尊,事關云尊,就是天大的事情,動輒動搖國本!

    秋劍寒兩眼發直:“云尊身份暴露了!”

    “身份暴露了?”皇帝喃喃的重復了一句,突然間猛地跳了起來:“云尊是誰?”

    “云揚!”秋劍寒直著眼睛,看著皇帝:“是逍遙王的兒子,云揚。”

    皇帝陛下瞬時一頭汗涔涔冒了出來:“怎么會暴露了?怎么會是他……這這這……果然是他,朕原本就一直有懷疑……只是……朕從來沒有想過真的將他查出來啊……怎么會突然間暴露了?”

    秋劍寒抹了一把汗:“現在,整個天唐城都知道了……”

    皇帝拔腿往外走去:“到底出了什么變故,怎么就突然暴露了?又是誰將此事查出來的?”

    秋劍寒跟在他身后,扭著身子喊:“護衛護衛!”

    然后跟著往外走,抹著汗:“現在外面已經亂成一鍋粥,陛下小心龍體,這個節骨眼您可不能也出意外……”

    一路走出去,玉唐皇一眼看去,發現整個皇宮的人看似寂然,實則神情隱顯著一份狂亂,還有莫大的震驚,以及一種說不出的興奮,崇拜,當然更多的乃是……一種“終于見到神”的那種狂熱!

    遠方,不斷地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云尊就是云揚,云公子!”

    “我的天哪……”

    “云尊大人,居然一直就在我們身邊……”

    “這么多年了,云尊大人終于現身露面了……”

    “終于知道了云尊大人是誰,得償夙愿,可是我卻寧可不知道,須知云尊大人固然應該得到我們的感激與崇拜,但他身份暴露之后,需要面對的危險將數以十倍百倍的劇增……”

    “是啊,這些胡亂嚷嚷的人什么意思?為什么就突然揭露云尊大人的身份?是居心叵測,還是另有陰謀?”

    “不知道,反正事情不單純。”

    “現在再想源頭已經無關緊要,現在的局勢已經亂了,徹底的亂了……”

    ……

    是的,亂了,徹底的亂了!

    這是皇帝陛下當前最直觀的想法。

    時間回轉到一天之前。

    就在九尊府原址,突然間來了十幾個人。其中一個人取出一個奇怪的東西,四處勘探著什么。

    然后,就一直找到了云王府。

    那個時候,云揚正在外與森羅庭中人尋找陰魂殿的位置,并沒有與這群人遭遇。

    然而,關于云揚就是云尊的傳言,就在這一刻出現了,迅速傳播開來。

    “九尊成,江山固;九尊已經合一,江山也即將穩固。到現在才發現,威名赫赫的云尊,居然就是逍遙王府的云揚,云公子,曾經的天唐城第一大紈绔,這算是意外還是情理之中?!”

    “說云揚就是云尊,自然有佐證存在。第一便是我等手中的這天機策絕不會出現失誤。雖然這是門派的秘法,并不足以取信所有人,但詳細分析,其他的證據其實也是比比皆是,只是以往少有人聯想罷了。”

    “云尊每一次出任務,云揚都不會出現。而云公子每次出現的時候,云尊的任務必然也已經結束了。又比如……”

    從九尊成型,一直到現在,每一次九尊執行的任務,都被扒了出來,用以對照。

    時間精確到每一天的每一個時辰。

    一一對照下來。

    “九尊天玄崖事件之后,云公子可也是足足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沒有出現!那么,這位云公子去了何方呢?無非就是在養傷。天玄崖事件變故,永久地埋葬了九尊之中的其余八個人,云尊固然是唯一幸存者,卻也沒可能不受傷的。”

    “然后,其他的證據還有……便是……”

    這樣一條條的證據列出來,云揚便是云尊的事情,幾乎就被就此定論。

    而在這段時間里,有關江山社稷門的傳說,也在突然間甚囂塵上,舉世皆聞。

    “奉天承運,尋找真龍!”

    “江山誰屬,社稷在心!”

    “濟世為民,功德千秋。”

    “亂世而出,救世而隱!”

    “天下不平,山門方開!”

    ……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