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十二章 最艱難的路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十二章 最艱難的路


    小胖子翻翻白眼,道:“我哪知道您應該怎么辦啊……我現在只是想要請求老大你……在這段時間里,咱倆兩人搭個伙兒,我自打見到您,就覺得親切投緣結契……”

    “啥玩意?搭個伙?你覺得我親切?投緣結契?”云揚轉頭看著他,眼睛瞪得超乎尋常的大,雖然對某人的投靠早有預料,但他這說得都是什么詞?!

    敢不敢再無恥一點?!我打你……你上癮了是吧?

    小胖子臉上露出一絲忸怩:“我……咳咳,其實……我就是有點孤單,想要找個伴……”

    云揚險些笑出聲。

    孤獨?你咋不說你空虛寂寞冷呢?!老子雖然有強健的臂彎,那也不能給你啊!

    “你是害怕了吧?怕自己一個人隨時可能被人給咔嚓掉?”

    云揚戲謔的看著小胖子:“跟著我,其實就是找了個保鏢在身邊?不僅平常能說說話排遣寂寞空虛,還能夠在關鍵時刻得到庇護,得到支援?”

    小胖子面紅耳赤:“這……這也不丟人吧?”

    云揚笑了笑,沉沉道:“當然不丟人。”

    小胖子歡呼一聲,道:“反正老大您剛上來,就算有我的解說,總是沒有實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真不如和我搭伙過活,起碼也多個知根知底的向導不是?”

    云揚點頭:“你說的太有道理了,我表示萬二分的認可,嗯,好!我就和你搭個伙兒。”

    小胖子聞言登時眉飛色舞,喜形于色。

    “小胖子,你的家世也不簡單吧?”云揚問道。

    這句話似乎是觸及了小胖子的傷心事,剛剛從才放晴的表情旋即就又黯淡了下來,沉默地嘆了口氣,道:“你猜的沒錯,只可惜……我家,現在已經不是我家了……我爹是家主,去年死了,傳位二叔,就在三個月前,二叔將我逐出了家門,更強行剝奪了我的天運旗靈脈……現在,我就只是一個江湖散修。”

    話說至此,小胖子的臉上盡是猙獰,肌肉抽搐痙攣。

    吸了幾口氣,忍住眼淚,緩緩道:“現在的我,非但無家可歸,更是無處棲身;我之所以拼了命的想要萬景冰蘭,也只是想要籍此修復自己身上的靈脈,但是……就算是修復了,也不可能再享受到家族的天運旗福利……”

    他慘笑一聲,道:“說實話,我現在身上,在買了萬景冰蘭之后,就只剩下一點點不足百數的靈玉;此外就還有少量的黃金丹藥,其他的,全都沒了。”

    “在當日趕我出家門的時候,甚至都沒有讓我回到自己的院子,收拾一點家私……”

    云揚沉默了一下,道:“原來如此。”

    他一直就感覺,這小胖子的所作所為過于極端,處處都表現得如同一只凄凄惶惶的驚弓之鳥,無根浮萍,卻是全然沒有安全感的因素。

    現在對自己這么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也有這么大的熱情,根源竟是如此。

    看來小胖子說自己孤單,倒也不假,不過還得加上別的,寂寞,仇恨,無依無靠的無力與絕望,這才勉強足夠……

    亦是基于這個理由,在他確認自己并不是壞人,至少不是對他有更多圖謀的有心人之后,直接如牛皮膏藥一般的貼了上來,甚至不顧自己剛剛飛升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基礎都沒有。

    一切都只是因為……這就像是冰天絕地之中的旅人,迫切地想要找到另一個人抱團取暖。

    與其他任何功利想法都沒有半點關系。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趕緊告訴我,注冊門派的地方在哪里?”云揚站了起來,淡淡的問道。

    小胖子眼中猛然爆發出一陣璀璨的神光,聲音都有些顫抖:“老大,你確定要選這條路嗎!?”

    云揚口中透露出來的前行之路,可謂是所有修途中最艱難的一個選擇方向。

    云揚看著天空,輕輕道:“我不想寄人籬下,也不想給人當奴才……至少在還沒有去到完全絕望的時候,總要選一條自由的道路試一試!”

    云揚嘴上說著試一試,然而他的眼神中卻悄然閃過一道堅定不移的光彩。

    依附門派和世家,或者可以輕松許多,甚至憑自己現如今的修為實力并不如何難找到下家;但是……一旦那么做了,便會不期然地存下了依附別人得到安全的心思,基本就是強者之心隕落。

    從那之后,哪怕取得再大的成就,心底總會有一分牽絆芥蒂,至少云揚可以確定一點:絕對絕對難以走到這個世界的最巔峰!

    因人成事,吾道不取!

    事實上,云揚自從聽說天運旗的相關始末之后,就生出了這個打算。

    自力更生,自己奪取!

    如果不是天運旗乃是此世獨有之物事,云揚甚至有自信締造的想法!

    云揚不否認天運旗乃是此世修者分界點之基石,更是不世出的神物,但自己身上堪稱神物的東西難道就少了?

    無論是綠綠,天意之刃,生生不息神功,那個不是萬世難得之神物,云揚自信,自己所有絕不會遜色所謂的天運旗!

    “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云揚道。

    “愛過……”小胖子下意識的回答道。

    “啥,你說啥?”云揚被小胖子的答案給整蒙了,這是什么答案,哪跟哪啊?!

    小胖子一瞬驚醒,趕緊亡羊補牢:“哎……我是問什么問題?”

    “這天運旗,到底是從何而來?這玩意如此玄異,想必來歷也是不凡吧!”云揚沉聲道。

    “天運旗,顧名思義自然是上天賦予的寶物。”小胖子對于云揚的這個問題又再度懵懂,半晌才給出一個很虛幻的答案。

    “上天賦予?若然天運旗乃是上天賦予,便該是天定之數,可一個門派奪取了另一個門派的天運旗,分明是因一己之力,強力獲得,談何上天賦予,所謂上天賦予的說法,豈不是自欺欺人?”云揚道。

    “這個啊,這還真不是一回事。”小胖子松了口氣,道:“所謂的上天賦予,與門派之間的爭奪,其實存在一個本質的差異,這點差異,還要從天運旗的起點源頭說起……”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