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劍王出世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三百一十六章 劍王出世


    ……

    就在如斯熱烈的競爭氛圍之中……

    九尊府又來了訪客。

    山門處! http://www.zussmy.live 快小說網 KUUΗU.С〇M 】

    一頭傷痕累累的大黑熊,亦步亦趨,有氣無力的走上來,一屁股坐在九尊府門口,呻吟道;“是九尊府嗎?有人嗎……本座來找云掌門來了……”

    卻是御獸門的那頭黑熊找上門來了。

    云揚一見那熊王,大吃一驚:“您……您怎么了這是?”

    這頭大黑熊的本身修為可是著實不低的說,即便這段時間云揚修為又有大幅度精進,比之當日熊王仍有一段差距,此際搭眼看,卻見那熊王的一條命幾乎去了九成,渾身上下遍布刀傷劍傷火燒傷,粗略目測也得有七八百處!

    這樣的傷勢還能支撐到九尊府這里,就已經是一個奇跡了。

    “我來投奔你了……來了我就不走了……”

    黑熊翻了翻眼皮,說完這句話就很光棍的直接暈了過去。

    隨著便是碩巨身軀倒落,轟的一聲,竟然將旁邊的大樹直接砸倒一棵。

    “抬進去!”

    云揚并無怠慢,悄然送入一縷生命之氣以及喂了兩顆丹藥進去,這才使人將大黑熊抬了進去,明明那么寬的山門,居然還需要將這頭黑熊側著身子才能進去……

    大門,貌似都有點名不副實了!

    “這體格,真是出了號了……”

    足足一天一夜之后,黑熊終于還醒過來;一問之下,云揚才知道事情的始末原委。

    “竟是御獸宗中人下的手?”

    云揚瞪大了眼睛,滿臉竟是不可置信:“難怪你身體里有迷香,有毒藥,還有許多亂七八糟的特異藥物成分,導致了大量流失靈力,實力銳滅……這是怎么了?”

    熊王本就是御獸宗的守護靈獸,這是怎么了?

    黑熊雖然恢復清醒,仍是有氣無力,神態亦是蕭索萎靡:“……大比回去后,我跟那般小子們的矛盾漸次升級……到后來宗門讓我去做事,老子直接就不去了……也是那次,派中的兩個長老被我拍斷了胳膊,就此偃旗息鼓……”

    “然后好些日子都沒什么事兒……原本我想要來九尊府找你的,但想想在御獸宗這么多年,總有幾分故舊之情,尤其這段時間以來,那般小子幫我準備的伙食遠勝之前,這個時候提出走熊,好說不好聽……”

    “誰知道一切都是陰謀,所謂的改善伙食,根本就是他們借機在我的伙食中下毒,下迷藥……然后出動全派的力量滅殺了我……”

    黑熊眼中全是恨意:“幸虧當時在大比的時候,你給了我一道力量……我始終留著沒用,這才勉力保持了頭腦清醒……一直挨到九尊府這邊,真是太懸了……”

    黑熊顯然還不知道,他來到九尊府的那會,早已經是氣空力盡,更兼救援在前,一口僅余的元氣就此散了,若非云揚適時送入一縷生命元氣,只怕真的就要油盡燈枯,返魂乏術了。

    “沒事了沒事兒了……你現在既然已經到了咱們這,就等于是徹底的安全了!

    云揚安慰道:“你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有好好休息,其他的事,等傷好了再說!

    黑熊虛弱點點頭。

    “嗯……關于御獸宗,你打算怎么辦,可有之后尋仇,討回公道的想法?”云揚頓了一頓,很是直白的問黑熊道。

    黑熊歪了歪頭,沉吟起來,良久后,道:“罷了……一切不過冤孽,當真毀了他的一番心血,當真覆滅了御獸宗,何異是將我的前半生的一切盡數抹去……還是留下點兒念想吧,以后,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便是……只要他們不來找我,本座也不去找他們麻煩……”

    黑熊說完,徑自呼呼的睡了過去。

    云揚點點頭,輕輕地嘆口氣。

    想不到這黑熊王居然是一個性情中人,呃……性情中熊。

    平心而論,黑熊王若是直說請云揚相助復仇,云揚也會幫忙出力,但此后對黑熊王絕不敢推心置腹,以為自己人,須知黑熊王與御獸宗淵源莫甚,駐派許多歲月,一份香火之情總難抹殺,雖然御獸宗中人因為熊王欲走,而對其痛下殺手,但究其原因,仍舊是黑熊王舍棄彼此關聯在先,云揚自問,固然不認可御獸宗眾人的做法,但究其立場,難以指摘!

    而熊王此際直言恩怨兩拋,將如此殺身害命的大仇一筆勾銷,卻是做得到頭了,再看這家伙臉上的失落與迷惘,恐怕這件事情,在這位熊王心中,將會是一個難解的心結。

    只是云揚卻也無從開解,只怕此世再無人能夠為他解開此結!

    “先養好傷再說吧!

    云揚考慮了很久。

    感情,始終是一份復雜的東西。

    而衡量人品,衡量一個人的底線,卻一般都是從情感下手。

    云揚捫心自問:熊王選擇罷手,不去報復,自己覺得欣慰;但是,是否也覺得有些失望?

    但是熊王若是選擇報復,選擇血腥,那么自己會不會更加的失望?

    云揚問自己:如何才能在這種時候,不失望?

    想了好久,嘆口氣。

    “無解!

    “但是,忠厚之人,難道就只能吃虧么?”

    云揚揚天而立,想了許久。(這個問題,我也想了許久。)

    ……

    又過了一段時日,九尊府的弟子們,開始一批批的往外走,行走江湖,游歷紅塵;而那些仍舊留在門派內的弟子,練功只會越來越勤奮,不會有半點懈怠。

    這段時日以來,江湖上幾可說是一片風平浪靜,波瀾不興;即便偶爾有戰斗對決之事,也是零零星星的江湖仇殺,爭名喝萬,罕有大規模戰事出現。

    但這種種紅塵煩囂仍舊反襯得九尊府更加好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不染凡塵,滿目祥和。

    不久之前,天下商盟方面又來了一次,仍舊是與云揚商量進入靈之墓地的事宜;成功晉升入上品天運旗上列的天下商盟似是更加的財大氣粗,相對的,對于靈之墓地內中好貨的渴求,仍是心心念念,但云揚這一次并沒有拿出來什么好的東西,只是幾塊紫極天晶,還有一道生命之氣。

    只是這份收獲于天下商盟而言,已經足夠,在確定了下一次合作事件之后,商盟方面就匆匆結束了這一輪的交易;端的來去匆匆,畢竟他們才剛剛躋身于上品門派,百事待舉,能夠忙里偷閑來此一遭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了。

    這一日,九尊府眾人一如往日一般的熱火朝天修煉,突然乍響的一聲劍鳴,令到群起驚然。

    “鏘!”

    這一聲響,幾乎是群山萬壑,整個玄黃界,都能夠聽到。

    人人心頭震動!

    九尊府上上下下一萬多名弟子,超過七成的人都是用劍的,此際不由自主不約而同的心神一震,因為他們身上的劍,盡都在這一刻,自動離鞘而出!

    齊齊飛升半空,綻放懾人寒芒。

    此時云揚正在與董齊天下棋,聞聲頓時眉頭一皺,抬頭看去,董齊天卻是臉色空前凝重,輕聲道:“劍王,出世了!”

    “劍王?”

    云揚對于這個稱謂盡是疑惑不解,修行位階之中,沒有這么個稱謂吧?!

    “你那位二峰主……劍尊,史無塵是吧?”董齊天道:“應該是他,走出了完全屬于他自己的劍道之路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董齊天的臉上,神色很是有些復雜。

    云揚大喜過往,這一刻,無暇顧及董齊天的臉色,起身就要往外沖。

    “莫急莫急,他現在還只是找尋到了自己該行的前路,還沒有當真修煉成功!

    董齊天看著天空的劍緩緩落下來的盛況,淡淡道:“當有一日,一如眼前這般,所有長劍盡數自動來朝,全都劍尖朝上飛起,形成萬劍歸宗膜拜之相沖天起時……他之劍道才可說是有小成。也唯有到了那時候,他的這次劍途修行才會告一段落,重踏塵寰,你現在過去,只能是打攪了他讓他分神!

    云揚急忙停住,訕訕一笑:“原來如此,多謝前輩指點,晚輩險險沖動壞事!

    “自古到今,老夫也就只聽說過一個人,曾經達到這樣的境界,悟劍之時,萬劍齊發;出劍之日,萬劍皆朝!”

    董齊天臉上全是喟嘆之意:“不知道,你們這位劍尊,能夠走到多遠!

    “敢問董前輩,那位劍中達者是誰?”

    “便是木劍圣君慈紅晨!倍R天眼中有欽佩:“木劍圣君慈紅晨,當年一開始修持的,便是衛世劍道,護盡天下蒼生!”

    “而慈紅晨本人,剛正不阿,俠肝義膽,一生行走江湖從未枉殺一人,錯殺一人,常言道:天下于我無愧,我于天下,無悔!”

    云揚喃喃道:“天下于我無愧,我于天下無悔……”

    忍不住長長出了一口氣,道:“這位慈紅晨前輩的心境之高,嘆為觀止,高不可攀!

    “我云揚一生奉行的……在這世上,可以有別人欠我,但我不欠任何人;此生有盡,問心無愧便好,素來自詡不弱于人,隱隱自鳴得意。而今與這位木劍圣君一比……卻是遠遠不如,天差地遠!

    “因為我心中想著念著,別人欠我,我不欠人,從深處來講,我還是在乎別人欠我的那些……”云揚悠悠說道:“有這樣的念頭,心境便不能算得圓滿!

    董齊天默默道:“其實以你年歲歲月,能夠抱有這樣的心境,已經是難能可貴,很不錯了。如木劍圣君那樣的純凈心思,衛世情懷,活得太累太累。他永遠不會接受失去;永遠,都只想著擁有,擁有一切美好的,在乎的東西!

    “所以他,注定要比你累!

    “嗯……敢問前輩,這位慈紅晨前輩心境如此通透純然,想必早早便登上此世極峰,成就劍中神話了吧?!”

    “那又不然,木劍圣君當年以此劍基行道,窮三百年歲月仍舊不過尊者級數!許久許久都未能再無寸進,直到其尊者層次的壽元盡頭之時,一念通透,明悟大道有缺的至理,終于突破桎梏,超越自身極限,更將隨身鐵劍換做木劍;而他之修為亦是從那之后才算是真正起步,勇猛精進!

    云揚悠然神往,道:“敢問這位劍中達者,木劍圣君前輩,如今身在何方??”

    董齊天默然道:“若是他還沒有卸任的話……自然仍舊是……東極天宮之主!

    東極天宮之主!

    竟然是他?!

    云揚心中又是陡然一震。

    突然驚喜道:“依前輩這么說的話,那么一坨只要走出來他自己的道……將來成就不會下于木劍圣君么?”

    董齊天良久良久都沒有說話,當云揚以為他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董齊天才悠悠的說道:“那得史無塵能夠活到那個時候才行啊……江湖中,實在有太多太多的天才中道夭折了……”

    “一坨一定可以成功的!

    云揚堅定地說道。

    又一日,九尊府與鳳鳴門大比再開。

    說是兩派大比,但實際上,還是只得九尊府弟子之間的比試較量;只是鳳鳴門那邊,云揚還是給下了通知過去,名目仍舊是兩派大比。

    來不來,那是他們鳳鳴門高層的事,哪怕不來也沒有關系,但禮數一定要做足。

    出乎云揚意料的是,鳳鳴門高層大抵是想要檢驗一下弟子們的進步程度,還真的率領兩千弟子,浩蕩前來。

    此役兩派高層沒有介入,而是由云秀心白夜行等人擔任評委,畢竟只是初初入道修行的弟子之間的較量,無論是九尊府還是鳳鳴門那邊的高層作為裁判評委都是大材小用,好說不好聽的。

    此次比斗分做了一百個小場地,輪流戰斗;可是讓鳳鳴門臉上無光的是……最終決出的前十名,鳳鳴們這邊,一共就只占據了一個,而且還是最后的第十名!

    “一樣的環境氛圍,一樣的課徒授業,甚至我們鳳鳴門功法比九尊府只強不弱,為何還會出現有這等結果?”

    帶著這樣的疑問與憋屈,鳳鳴門眾人回去后,再原有基礎上又進一步的督促起來。

    殊不知那些被選到鳳鳴門的弟子們,心下更是郁悶,暗自嘀咕。

    “果然不出所料,我們真的比不上那邊了……”

    “就知道這幫家伙不行……誤人子弟,累人不淺……”

    ……

    而九尊府那邊,云秀心等人正在大發雷霆。

    ……

    “本章兩個問題,是我長久以來,鉆入牛角尖的兩個問題。一個是熊王的問題,另一個……”
《我是至尊》相關推薦: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煉巔峰、劍來、豪婿、萬古神帝、滄元圖、修羅武神、游戲里的世界末日、異界屠戮之神、超神預言師、烏托邦領主、互穿之天雷滾滾的秘密、失敗就能變強、帝少強勢寵:嬌妻,休想逃、銀色逆鱗、狼廚、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