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鳳皇!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四百一十三章 鳳皇!


    “經得前次天罰圣地一役,已經證實了此法的真實有效,立竿見影,我輩無不歡欣鼓舞,自覺大功將成,挺進玄黃指日可待,可你們四位皇者,卻一下子給我搞垮了其中的四處!而且還是人數最多的四處!”

    妖皇的聲音如欲吃人:“你們知道的,現在剩下的八處加起來,還不如你們四族那四處的人頭數眾多,你們明明知道的!”

    “如今,本皇不過把心里話說到了臺面上,你們就掛不住了,惱羞成怒了?感覺丟人了么?早知道丟人不好受,你們別見利忘本!你們可倒好,親自將賊人放了進去!親口允許時間,最后還要恭送對方出你的皇宮……”

    妖皇的大笑聲震撼的整個妖皇大殿都在顫抖:“現在情況,你們知道么,你們知道,就是因為你們的見利忘本,令到妖族數十萬年心血,無數的付出,盡皆泯滅,如今卻接受不了一句嘲諷,這是否是一個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呢?!! http://www.zussmy.live 快小說網 KUUΗU.С〇M 】”

    隨即,妖皇又一聲暴喝:“到底誰給你們的資本?誰給你們的自傲?誰給你們的自尊?!本皇可以容忍同為皇者身份的你們在此放肆一二,但你們自己想想,你們身為妖族皇者,到底都做了什么?!”

    鷹皇鵬皇雕皇鼻息咻咻,臉上青筋暴露,大汗淋漓,雙手緊緊地握起了拳頭,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

    他們心里不是不慚愧,更知道妖皇說得半點都沒錯,地下囚牢中的那些個人類俘虜,全都來得十分不容易。當初構建地下囚牢,委實是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光只是建造一項,就耗費了三千多年的時間!

    還有后期的修葺,以及人類長年累月的不間斷補給,端的是莫大的消耗!

    鷹皇摸了摸鷹鉤鼻子,尷尬的說道;“幸虧……還未完全廢掉……噬魂樹所不足者是命元大損,只要設法彌足再修養一番,還是能夠恢復運作……咳咳咳……”

    說這句話的時候,深深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紅。

    鵬皇雕皇連連點頭:“我等會盡全力讓噬魂樹和大陣盡早恢復運作……”

    妖皇冷然:“盡早是多早?”

    雕皇咳嗽一聲:“這個,五六百年……?”

    鵬皇同樣一聲咳嗽:“五六百年只怕還不大夠……但六七百年大抵也就差不多了……”

    鷹皇緊接著一聲咳嗽:“最不濟八百年也恢復過來了……”

    鶴皇:“咳咳,我那邊的狀況跟他們三位差不多……”

    妖皇只感覺自己一口血就要噴出來。

    但卻是知道,這四位皇者今天丟臉也就丟了;蓋因為此事茲事體大,所以也未怎地。但是,若是自己再不依不饒下去的追究下去,恐怕……這四個家伙臉上就真的掛不住了。

    當年九命妖貓的那段公案殷鑒不遠,若是再有高階妖皇出現變故,妖族勢必將再受動蕩,更別說現在還有一個不知究竟的狐皇,涉案五皇之中以他嫌疑最大,也許就是另一個貓王!

    妖皇怒目橫眉,冷然道:“七八百年……以往的七八百年或者還好,但現在的七八百年呢,天罰圣地之役,因為天運旗威能的助力,令我們提前了二十八年,七八百年……我們早就從那個通道殺出去了!”

    四皇臉色鐵青,卻是一時無語,他們知道事實如此,再勉強辯駁不過狡辯,更加自曝其丑。

    所幸妖皇不為己甚,揮揮手道:“事已至此,再罵你們也是無用……”

    頓了一頓卻還是忍不住怒氣,道:“若是真的只得八百年可成,我也認了,可是你們誰敢保證八百年后,大陣還有噬魂樹可以恢復運作?!誰敢?”

    四皇又是齊齊啞然,因為……

    妖皇哼了一聲:“到現在還是放不下你們的那點面子,這時候吹牛還有什么意義,一千年就是一千年!噬魂樹已經是成年樹,現在命元大虧,這千年時光的回復時間,絕對不可能更短!”

    鷹皇等盡都好一陣的訕訕。

    大家都是巔峰強者,哪能不知道一千年這個時限?

    之前說五六百年七八百年,不過就是硬著頭皮拖時間的說詞罷了!

    要不然,能說啥?

    妖皇輕輕敲著桌子,淡淡道:“現在真正讓我糟心的是關于那妖狐什么線索都沒有……這一點,太不對勁了;若妖狐當真是狐族,當真是妖族中人,他會不知道噬魂樹對整個妖族的重要性,接二連三,再三再四的搞破壞?破滅妖族的不世偉業?”

    “所以……朕懷疑……那妖狐會不會是一個人類偽裝的?”

    一句話出口,鷹皇鵬皇雕皇同時色變,同時開口:“絕無可能!”

    “這世上從來只有想不到,就沒什么是不可能的!”

    一個優雅的聲音緩緩從外面傳進來,淡淡道:“本皇倒是以為,那妖狐實為人類化身的可能性,九成有多!

    隨著說話聲音,一個身著青色袍服之人從外面緩緩飄了進來。

    來者身長八尺,長身玉立,面貌英俊,一襲青衣。只看外表,更像是一名人族智者。三縷長髯,飄在胸前,說不出的瀟灑,道不盡的從容,絲毫不顯妖族氣相。

    似乎這普天之下,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夠讓他放在眼中,掛在心間。

    他這般悠悠然地走了進來,而鷹皇等卻是即時起身相迎,臉上露出尊敬的神色。

    “鳳凰陛下安好!

    “諸位陛下安好!

    來人正是與妖皇龍族齊名的,鳳皇!

    也是鷹皇等各族妖皇最佩服,也是最尊敬的妖族皇者!

    妖皇雖然實力最強,為妖族之冠,但那也就只是實力而已,而且妖皇一族自有傳承;其余各族皇者對之也就是畏懼一半,尊敬還不到一半,如此而已。

    而各族對鳳族,尤其是鳳皇本人的態度卻是截然不同的。

    妖族有云:撼山拔岳,戰無不勝,唯我龍皇!

    這句話在在彰顯了龍皇妖族最強者的地位,

    而與之相對的還有另一句話:決勝天下,算無遺策,唯我鳳皇!

    輪到妖族第一大殺器,首推鳳皇的睿智,更在龍皇之上!

    鷹皇等非常清楚:得罪了龍皇,到頭了不過是被他打一頓;甚至是被他殺了也無所謂;族群再推舉個皇者出來,還是一切照舊,不上根本。

    但得罪了鳳皇可就完全不一樣,他能一直算計到你整個族群徹底覆滅!

    當年的死愛漂亮的孔雀一族因為自詡羽毛絢麗無雙,更勝鳳族;由此兩族起了齷齪;而鳳皇的一位皇女在孔雀組駐地與孔雀妖族起了矛盾,結果不知怎地重傷而回。

    鳳皇大怒,責問孔雀皇,孔雀皇陽奉陰違,將此事一拖再拖,鳳皇大怒;各種手段,大施特施,全面出籠!

    于是孔雀族在不久之后,突然發現自身竟已經是舉世皆敵,而且還全是得罪得死死的,難以化解的那種。

    更有甚者,在孔雀一族舉世皆敵之余,鳳族完美的置身事外,好似完全不關他的事一般!

    就在鳳皇沒有絲毫煙火氣的諸般手段作用下,將當年叱咤妖族,長久位列妖族十二皇之一的一飛行大族,打落到現在只剩下小貓三兩只,差點就要布上九命貓族的后塵了。

    如斯手段,令到各族妖皇都是戰戰兢兢,心有余悸。

    寧得罪龍王一死,不得罪鳳皇一句。

    而此時此刻,這位妖族公認的頂尖智者,終于來了。

    若是云揚在這邊的話,就算是他定力再好,恐怕也要驚呼出聲,只因為……這位鳳皇的面容,與他在天玄大陸的老對手……或者說酒神鳳弦歌,或者說是年先生……長得一模一樣!

    隨著鳳皇步入,狼皇,熊皇,虎皇,豹皇……等各族皇者,也是魚貫而入!

    前前后后進來了不下數十位皇者,整個妖族各族皇者盡皆聚首一堂。

    一時間大殿內盡是彼此打招呼的聲音。

    鷹皇鶴皇鵬皇雕皇首當其沖,各族妖皇紛紛上前打招呼。

    “喲,鷹皇陛下安好,據說您親自放妖狐進去囚禁之地毀了布置?佩服佩服!

    “呀,鵬皇陛下也在啊,朕還以為鵬皇去追兇了,沒想到這么閑適,這心境,吾自愧不如……”

    “喲,雕皇陛下……”

    四皇氣得青筋暴跳,但是,卻只能悶聲不吭。

    因為鳳皇的眼睛,一直有意無意地看著這邊;實在是沒有底氣,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之下,將其他各族皇者打一頓啊……

    本身就已經錯了,再恃強行兇,那問題貌似就比較嚴重了!

    “鳳皇,上座!

    妖皇招手示意。

    妖皇與鳳皇之間的交誼又與其他諸皇不同,他兩乃是八拜之交,這么多年了,一直是兄弟感情深厚,從未就沒有紅過臉。而龍族也多虧了有鳳族支持,才能穩坐妖族皇庭首席尊位!

    鳳皇安然坐了上去,淡淡笑道:“咱們這一次的損失著實不小,不過各位也不必太過于著急,再如何的心急也無能反轉局勢;說起來,今朝之變故雖然令到我妖族又延遲了入駐玄黃界那邊的千年時光,但詳細分析,卻也未必就是一件十足的壞事!

    妖皇詫然道:“賢弟此言何意,請詳說分明!”

    鳳皇淡淡一笑:“我妖族當年為了布置這偷天盜元大陣,虛耗莫甚,更有許多多高手,將無數壽元都損耗在這建造大陣的過程之中……若然現在就打通了通道,還當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咱們籌謀構建這偷天盜元大陣,苦心孤詣,數十萬年如一日,而今效果斐然,但妖族上下卻也為此付出了莫大的代價,實力大損,而人族在這段漫長歲月之中,卻少有高手折損,縱然因為長治久安而懈怠了斗志,但根基底蘊卻是廣蓄,綜合實力大大的超過我方……就算人族的人口數量不如我妖族數量多,也不如我族單體戰力強橫,但輪到頂尖戰力方面,卻一定要比我們多的多,而雙方決戰,真正決定勝負關鍵,正是頂尖戰力之多寡,最好結果……也不過是我方慘勝,但頂端戰力傷亡殆盡,還要隨時提防散落在民間的人族高手反撲!

    “而今有此變故,令到雙方多出了千年緩沖時光,人族只會因為更多的安逸時光而更加懈怠,咱們妖族,卻可以趁著這段時光培養出更多的英才……”

    “所以來說,此次事件固然不是好事,但結果卻也未必有多壞,各位不必太過于耿耿于心,難得釋懷!

    鳳皇的聲音語調極盡舒緩,卻始終伴隨著一種安定心靈的力量,所有妖族各族皇者聽罷了這番話之后,一個個情不自禁的感覺心中舒服了許多,開懷了許多。

    尤其是鷹皇等,更感覺放下了心頭一塊大石頭,好似連呼吸都順暢了。

    “現在再來說我剛才提及的那個話題,就是這次變故的關鍵人物,那頭妖狐,那是一個人族所化,我可以確定!

    鳳皇緩緩說道:“其實確定對方身份來歷不過爾爾,真正讓我有疑問的,大致有三點,首先,自然就是這個人類怎么過來的,他是怎么通過的血魂山。其次,這個人類的諸般手段,實在太過玄妙,直指妖心關竅,令當事妖無法抗拒,至于第三,就是這個人行事作風滴水不漏,且處處料敵機先,謀定而后動,可說是一個極端危險的人物!”

    “而根據我手頭掌握的情報,各族鎮守的區域,都沒有人類可以進出……而唯一不確定的,就只剩下狐族那邊,我不愿意懷疑任何一位同袍,但現在……”

    鳳皇道:“罷了,一切事情都等九尾白到了再說。屆時,一切都能清楚明了!

    龍皇哼了一聲,道:“九尾在這件事情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幾乎可以肯定,還有什么可說的!”

    鳳皇皺起了眉頭,正色道:“陛下切不可妄下定論;九尾白絕不可能背叛妖族!這一點,我便可以為他作保!我剛才已經說了,一切等他到了,自然一切明了。在此我鄭重一言,切不可激怒了他,損我妖族干城!”

    龍皇的臉色有些奇怪,咳嗽一聲道:“我看他就未必敢來,現在所有事宜,樁樁件件都指向他就是……”

    鳳皇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突然問道:“陛下可是已經派人去擒拿九尾白?”

    龍皇尷尬的咳嗽,目光躲閃:“這個……他既然有嫌疑在身,抓回來不應該么……”

    鳳皇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去了多久了?”

    “已經有……四天了!饼埢视质强人砸宦。

    “……”鳳皇深深嘆氣,正色道:“陛下,當初貓祖之事,你之所為已經是太過,導致妖族徹底失去了九命貓一族……而今,難道你要重蹈覆轍?”

    他聲音沉重:“九尾狐一脈……可不比九命貓一族!一旦甚變,將會激起妖族空前大事!或許會影響到整個妖族的存亡也說不定!”

    然后閉上眼睛感覺了一下,突然臉色大變:“敢問陛下你派誰去執行任務的?”

    龍皇瞪眼:“是青龍長老主動請纓前去……”

    “青龍長老?!”

    鳳皇的臉都白了,怒道:“陛下怎會如此失智,讓他前去?他和狐皇向來有怨,乃是生死之仇;當年還是情敵,你……”

    …………

    <二合一?瓤,這個,很尷尬,對手從未變過,但是中間被我寫的高興漏寫了一段……>
《我是至尊》相關推薦: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煉巔峰、劍來、豪婿、萬古神帝、滄元圖、修羅武神、游戲里的世界末日、異界屠戮之神、超神預言師、烏托邦領主、互穿之天雷滾滾的秘密、失敗就能變強、帝少強勢寵:嬌妻,休想逃、銀色逆鱗、狼廚、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