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TXT下載 > 全球高武 > 第736章 只能裝死了(萬更求訂閱)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736章 只能裝死了(萬更求訂閱)


    天植城。

    萬庭樓。

    方平拿著能源石喂養鳳雀,不止是能源石,還有一些生命精華。

    方平心中都嫉妒了,瑪德,好奢侈!

    真想宰了你們,打劫了你們的狗糧算了。

    正喂食著,姬瑤走了進來,徑直走向鳳雀,開口道:“鳳雀,明日我要去皇庭參加圣果宴,不能帶你一起去了,你這邊……”

    姬瑤有些遲疑,轉頭看向跟來的姬楠道:“王叔,現在方平還沒抓到,我們去了,那方平再來襲,鳳雀怎么辦?”

    鳳雀也是低聲鳴叫幾聲。

    有些怕了!

    方平太恐怖了。

    它也是提前鍛造了金身的七品妖獸,結果方平說抓就給抓了,它都沒怎么反應過來。

    現在姬瑤他們一走,它和另外兩頭妖獸,豈不是要小心了?

    姬楠沉吟道:“應該無礙吧,方平難道還敢再來?何況明日天榆守護就會出關,萬庭樓距離皇宮不遠,方平沒那么大的膽子這時候現身……”

    姬瑤一時間有些猶豫,這時候,玄真進入大殿,笑道:“姬瑤,不用太過憂心,實在不放心,那就讓桐王叔留在萬庭樓。”

    姬瑤看了他一眼,開口道:“玄桐神將不去皇宮?”

    玄真輕笑道:“桐王叔已經進入了神道境,他去了,也不會有爭奪圣果的機會,楠王叔跟去,已經足夠了。

    難道有你和楠王叔在,天植王庭還敢對我們如何?”

    姬瑤聞言點頭道:“那好,就讓玄桐神將留守萬庭樓。方平要是敢現身,那最好不過,擊殺了他!”

    說完,姬瑤臉色再次漆黑,低罵道:“天植軍都是一群廢物!”

    真的是廢物!

    姬瑤現在對天植軍的印象簡直差到了極致,不止是天植軍,天植王庭都很廢物。

    居然到現在都沒找到方平!

    幾人說了一陣,也不逗留,確定了明天玄桐神將留守,姬瑤和鳳雀聊了幾句,很快離開了此地。

    等他們走了,方平余光瞥了一眼跟在姬瑤身邊的玄真。

    “你自己找死啊!”

    方平覺得自己很無奈的。

    之前玄桐一直跟著玄真,方平擔心自己不熟悉玄真,被玄桐發現了異常,畢竟這倆是叔侄關系,相當親近。

    可現在,玄真居然要讓玄桐留守!

    那自己就可以干一票了!

    玄真這家伙,又高傲,又自卑。

    因為家中真王隕落,和其他幾位真王后裔關系并不親近,幾乎無話可說。

    唯一說話的就是姬瑤,不過姬瑤現在對他態度冷淡不少,也不太理他。

    除了玄桐這個親人,玄真幾乎不和什么人說話。

    “好人選啊!”

    “就是不太好殺。”

    這邊還有兩大神將呢,幾乎寸步不離,殺玄真難度有點大了。

    玄真只是八品一鍛境,堪堪要到八品二鍛,殺他,方平其實覺得沒太大難度。

    這家伙的爺爺死了,也不會有真王分化體保護。

    無他,真王隕落,哪怕之前有分化體,現在也廢了。

    不像其他幾位真王后裔,也許都有這玩意。

    所以殺真王后裔,殺玄真應該是最輕松的。

    “怎么殺了他,讓人察覺不到呢!”

    雖然拖人進入黃金屋可以遮掩氣息,可玄真一個八品武者,忽然在九品強者眼前沒了氣機,那不是不打自招嗎?

    “得把人引開了才行……”

    “可現在這些家伙,都膽小的很,也不敢輕易分散……”

    方平心中一個個念頭升起,接著又看向幾頭妖獸,也許,還得落在它們頭上才行。

    幾頭妖獸發瘋了,跑了,姬楠和玄桐要去抓回來吧?

    幾頭妖獸發瘋,鬧的萬庭樓大亂,玄真和玄桐會分開嗎?

    剩下的三頭妖獸都是七品妖獸,其中鳳雀最強,可能堪比八品境的弱者了。

    這樣的妖獸作亂,八品武者都難以瞬間制服,也難以不傷害它們制服他們。

    九品境的,如果是擊殺,那還簡單點。

    如果想要保住妖獸,那就難一點了。

    “不管了,制造點亂子出來,不管是玄真落單,還是其他人落單,試試看!”

    玄真落單的概率最大,這家伙高傲的很,不和其他人扎堆。

    玄桐走了,這家伙大概率會跟在姬瑤身后。

    姬瑤的妖獸坐騎出了問題,姬瑤還有心思搭理他嗎?

    想到這些,方平再次看向幾頭妖獸。

    怎么讓它們亂呢?

    “別怪我,只能拿你們練練手了!”

    方平知道一種方法可以讓妖獸混亂,簡單,擊潰了它們的精神力,但是又不是那種徹底擊潰,而是精神力散亂狀態……

    這種情況下,無論是人還是妖獸,都會發狂的。

    關鍵還要看掌控力,出手重了,徹底擊潰了,那就死了。

    出手輕了,沒能讓妖獸混亂,還保持清醒,那就亂不起來。

    “第一次干這活,不太熟練,弄死了也別怪我。”

    方平開始等待起來,等待著天黑。

    大白天的,不太好行動。

    到了晚上,亂上一亂也是好的。

    ……

    皇宮中。

    王主愈加疲憊了。

    花齊道、右神將、黎神將幾人此刻都是沉默不言,等待著王主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主忽然笑道:“你們覺得,他現在會藏在哪?”

    “會不會……已經離開了?”

    花齊道輕聲說了一句,王主笑道:“那之前萬庭樓妖獸消失的事,難道是別人做的?”

    花齊道想了想道:“屬下其實好奇,他為何要擊殺妖獸?”

    王主也是微微一滯,片刻后,略顯無奈道:“很難去猜,也許……是看中了妖獸的尸體,準備帶回去打造神兵。”

    這話一出,幾人臉色那叫一個復雜!

    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那是真的讓人頭疼。

    方平殺妖獸是為了什么?

    為了天命王庭的人?

    可天命王庭那邊,兩位神將在呢。

    他殺妖獸,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事。

    而且事后,擔心方平混入,天命王庭又自查了一遍,確定了方平沒有趁亂混入。

    既然如此,那就代表方平真的只是為了殺妖獸而殺妖獸。

    難不成還是為了給天命王庭一個震懾?

    還是說,想要轉移大家的視線?

    “不按規矩來,他的一舉一動,就很難去判斷了!”

    王主也是無語,一個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下來會做什么的家伙,如何判斷他下一步的舉動?

    右神將想了想開口道:“他不可能一直隱藏,他肯定也想盡快離開天植城!可如今,天植城許進不許出,防衛森嚴,他想離開的話,只能找合適的機會。

    我們如果將封城時間延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隨一些重要人物一起離開。

    而圣果宴結束之后,諸位殿下和天命王庭的人都會離開,這是必然的。

    所以重點還要落在他們頭上,王,讓人監察這幾處,方平遲早會露出行蹤的!”

    王主沉吟了片刻,緩緩道:“那就繼續監察這幾處!如今,計劃既然被打亂了,那就要抓住方平,給真王殿一個交代。

    要不然,這次會很麻煩。”

    說著,王主又緩緩道:“如果你們是他,會冒充誰?”

    幾人對視一眼,花齊道遲疑片刻道:“最好是那些殿下的麾下武者,不太引人側目,之前他一直冒充楓滅生麾下的武者,地位不高不低,剛好合適。”

    右神將想了一會也道:“其實這些殿下未必會離開,反倒是天命王庭的人,一定會走!之前他在萬庭樓擊殺了妖獸,也許就是為了混入其中,不過沒找到機會罷了。

    換成我,為了確保可以離開天植城,還會繼續尋找機會……”

    王主笑道:“不錯!這個可能性很大。既然如此,那如果萬庭樓再次發生變故……他可能已經找到了機會,從而混入了天命王庭隊伍中。

    圣果宴一結束,天命王庭的人就要離開,這是必然的,他如果想趁早離開,這就是機會!”

    右神將眼神微動道:“那我去盯著天命王庭!王,我們甚至可以暗中聯絡姬楠二位神將,告知他們,讓他們注意這一切,誘殺方平!”

    王主輕輕敲著座椅,半晌,笑道:“好,讓他們不要太過大意了,這家伙很是滑頭。”

    說著,王主笑著搖頭道:“何曾想過,我等會為了一位神將都不是的復生武者傷腦筋,他就算死,也該自豪了。”

    偌大的王庭,被一個復生武者攪合的頭疼,連皇城都被封鎖了,真的是開天辟地頭一次了。

    ……

    這一日,姬楠兩位神將也收到了右神將的消息。

    三位神道境強者,都是不動聲色,默默等待著。

    不止是萬庭樓,其他幾位可能會在圣果宴之后離開王庭的強者府上,也都被人盯上了。

    方平想走,那肯定不會選擇那些不確定人選的。

    天命王庭希望最大!

    ……

    天色,再次黑了下來。

    方平最近很是沉默,另一位和他一起喂養妖獸的武者也不怎么說話了,最近皇城氣氛不好,在這,高品妖獸也有智慧,他們也不敢亂說話。

    這倒也省去了方平不小的麻煩。

    方平再次開始喂養幾頭妖獸,心中罵了一次又一次,真能吃!

    一天吃五頓!

    撐死你們!

    伺候大爺似的,伺候幾頭妖獸吃了一些能源石,方平還得負責幫它們清理皮毛。

    方平一邊干著活,一邊準備開始動手。

    動手之前,方平不動聲色地將狗糧中的一塊能源石偷摸著塞進了儲物空間。

    妖獸胃口大,姬瑤這些人也是不在意能源石的人,敞開了供應,少一塊也沒人知道,一般人也拿不走,更不敢拿。

    方平也不是為了貪這一塊能源石,就是試試有沒有危險。

    結果能源石進了儲物空間,半天都沒反應的。

    方平心中微微遲疑了一下,是兩位神將在這,導致危機存在,還是因為別的?

    “這兩位神將在這,我其實一直挺危險的,不漲財富值也說的過去。”

    “可如果他們沒懷疑我的身份……應該不具備危機吧?”

    “難道懷疑了?還是說,他們懷疑整個萬庭樓的人?”

    方平有些頭大,這事不好辦啊!

    財富值不漲,這意味著危機存在,到底有沒有被懷疑?

    “萬庭樓還是有大危險存在的!是我無法應付的那種,要不然,也不會不漲財富值,關鍵在于,他們有沒有懷疑到我?還是覺得,我會在這出現,在等著我?”

    方平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干了!

    這時候,方平忽然低沉道:“你說,上次那個賊人還會不會繼續來我們這?”

    他都不知道另外一個人的名字,也就直接忽略了。

    旁邊那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三頭妖獸,小聲道:“不好說,那人膽子太大了!”

    “上次我們要是死在了這……”

    方平忽然自嘲道:“尸體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存,也許直接就給……”

    “鏘鏘……”

    鳳雀忽然叫了一聲,方平看了一眼鳳雀,見它眼中露出鄙夷之意,急忙笑道:“小人沒有這意思,神獸大人自然看不上小人的骯臟血肉之軀……”

    方平急忙解釋了一句,一旁,另一人也急忙作揖,接著瞥了方平一眼,悶悶道:“別亂說,真要死了,也沒人看得上咱們的尸身,挖個坑直接埋了,還能給地下的巨礦提供點能量。”

    方平笑道:“真要挖坑埋了,我倒是更想被埋在皇庭中,住在皇城,看著皇庭近在眼前……”

    方平說到一半,不說了。

    身旁這人低笑道:“別想了,我們什么身份,哪有資格被埋在皇庭!不過也不能說錯,咱們地下的礦脈,可是皇庭礦脈之一,也算是和皇庭沾上點關系了。”

    方平微微點頭。

    有危險啊!

    不過,可以嘗試一下。

    自己換馬甲換了這么多,換個死人馬甲如何?

    如果有危險的話,第一時間對玄真下手,會極其危險的。

    不過第二次,那就難說了。

    “不管你們有沒有懷疑,我先死一次,看機會再行動!”

    方平有了決定。

    下一刻,身旁男子,包括三頭妖獸,都是眼前一黑,再次進入了黃金屋。

    “吼!”

    三頭妖獸那都是驚恐萬分!

    又來?

    “轟!”

    方平這一次直接壓縮整個空間,黃金屋四面八方,都有精神力尖銳地刺向三頭妖獸。

    4000赫以上的精神力,比這幾頭妖獸可要強一些。

    一陣慘叫聲響起。

    方平和另外那個隨從,則是一聲不吭,好像已經死去。

    方平動作極快,再次震碎了自己的內腑,同樣也震碎了一旁那人的內腑,接著黃金屋眨眼間消失。

    一出現,方平精神力再次全力爆發,整個大殿轟然塌陷!

    方平和另外一人,也陡然掉落在地,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而三頭妖獸,此刻也是有些發狂了。

    精神力遭受攻擊,妖獸的精神力本就一般,此刻都有些神智不清。

    “吼!”

    “鏘鏘……”

    幾頭妖獸剛出現在黃金屋外,一眨眼,三道強大無比的氣息傳出,接著一眨眼,三道人影出現在了破損的大殿中!

    “該死!”

    姬楠三人急忙開始壓制幾頭發狂的妖獸。

    姬楠剛壓制了一會,忽然臉色一變,大喝道:“瑤兒,你們都來這邊!”

    另外一邊,聽到響動的姬瑤幾人也急忙沖了過來。

    姬楠一邊看著幾人,一邊壓制鳳雀,精神力更是溢散開,罵道:“該死?人跑的這么快?他到底在哪?”

    此刻,萬庭樓外圍,一位又一位神將御空而起,四處找尋。

    地下,地上,天空,都有大量的武者開始巡查。

    破損的大殿中,右神將一言不發,轟擊著地面,查看是否有暗道。

    至于一旁兩位死去的中品武者,右神將看都不看。

    死了就死了!

    如今為了緝拿方平,高品都可以拿來當誘餌,別說兩個仆役了!

    轟擊了一陣,右神將沉聲道:“他怎么來的?怎么離開的?”

    說罷,忽然眼神一動,喝道:“萬庭樓所有人全部來此集合!所有人!天植軍,進入萬庭樓搜索,不要放過任何地方!”

    這話一出,剛趕到的姬瑤看了一眼還在發狂的鳳雀,眼中露出一抹心疼之色,接著又咬牙道:“難道他真的隱藏在我們這些人當中?”

    右神將臉色難看,沉聲道:“有可能!他動作快的話,制造了混亂,再次隱藏到人群中,也很難被人察覺!”

    姬楠皺眉道;“可他既然已經混入了我們當中,為何還要制造混亂?”

    右神將臉色陰沉道:“也許……是為了獲得更多呢!方平此人,膽大包天,又貪婪無比!今晚行動,也許和明日的圣果宴有關!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也許,他也知道我們猜到他會混入一些隊伍之中,所有從屬,都會被人懷疑。

    誰不容易引起懷疑?

    有人相信,他敢冒充一位重要人物,混進皇庭中嗎?”

    眾人都呆住了!

    方平有這膽子?

    右神將忽然看向姬瑤,面帶笑容道:“所有人當中,最不會被懷疑的,就是姬瑤殿下!殿下,之前幾次,你好像也沒驗證過身份!

    這一次,方平既然現身了,也許有一些別的目的。

    殿下,方平也許是在故意制造混亂,故意讓我們往玄真這幾位殿下身上去聯想。

    我們會猜疑所有人,唯獨不會猜疑殿下。”

    姬瑤臉色難看道:“我?你說本宮會是方平?”

    右神將笑道:“只是以防萬一!剛剛方平瞬間消失,不會離開了萬庭樓,地下也沒有任何通道,那他到底在哪?

    這一次,大家再次驗證一番,不止是不滅神具現物,還有內腑!

    不,還有諸位殿下的神兵!

    如果方平真的擊殺了一位殿下,神兵他很難獲得,那神兵也是一個證明!

    姬瑤殿下,這也是為了諸位的安全。

    方平可能隱藏在這,那就是最大的危險!”

    姬瑤臉色不好看,什么時候,她也要自己證明自己是姬瑤了?

    這時候,姬楠忽然嘆道:“方平斷然不可留!此人存在,人人自危!再無信任可言,父疑子,子疑父,兄弟不可信,親人不可信……再也沒有可信之人!”

    這話一出,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姬瑤臉色難看道:“他現在還是尊者境,實力不算太強!本宮發現了,他好像無法偽裝成比他更強的武者,可他偽裝過尊者境武者!

    那他到了神將境,又會如何?

    如今,神將境武者還可以信任,可以后呢?”

    眾人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右神將也是臉色陰沉道:“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人到齊了嗎?”

    姬楠環顧一圈,此刻,天命王庭的人已經都到了。

    不過姬楠還是道:“萬庭樓的人,我們不是都知道,這個需要你們來查!”

    “葉統領,人都到了嗎?”

    右神將看向萬庭樓的那位統領強者,沒等對方開口,忽然一把擒拿住對方,直接擊破了他的胸口,又瞬間擊破了他的頭顱,這才道:“人到齊了嗎?”

    葉統領滿臉血腥,卻是顧不得擦拭了,急忙道:“到……到齊了!”

    至于地上的兩具尸體,他懶得管了,人都死了,不用在意。

    “那就一個個查!”

    右神將冷喝一聲,再次看向姬瑤。

    姬瑤哼了一聲,也不多說,手中瞬間出現一柄九品神兵。

    接著,姬瑤猶豫了一下,又展現了自己的具現物,并非鳳凰,而是一頭栩栩如生的真龍!

    看到這一幕,姬楠忽然道:“夠了,她是姬瑤,不會有錯!”

    右神將看了一眼她的真龍,忽然笑道:“姬瑤殿下看來已經確定了王主之位了,姬王主一旦進入真王殿,王主之位非殿下莫屬了。”

    姬瑤一聲不吭!

    而一旁裝死的方平,則是有些異樣。

    真龍?

    守護妖獸?

    如此具現物,就代表確定了王主之位嗎?

    “希望這些家伙沒有虐尸的愛好!”

    “果然有埋伏,我太聰明了!”

    方平心中夸了自己一句,裝死人果然是明智的。

    三位本源道強者,右神將可是進入神將榜前十的人物!

    “這些人太過看重我了吧!”

    方平心中又想著,這些人待會會不會惱怒之下,直接碎尸?

    在這,還是極為冒險的。

    此刻的他,收斂了氣息,和死人無異。

    胸口更是直接被擊穿了,內腑碎裂,可不得不防著這些人想到這點。

    “千萬別發現我,發現我,我就完蛋了!”

    “不,真要發現了我,我就綁架了姬瑤,我倒想看看,他們會不會連姬瑤都不管!”

    方平也是發了狠,真被發現了,那生路就在姬瑤身上了。

    這女人居然又拿到了九品神兵,是真有錢!

    “我是死人,我是死人!”

    方平心中自我催眠著,也不管這些人如何查驗。

    萬庭樓今日這么森嚴,待會也許自己還有機會。

    這一次查驗之后,他就不信,這些人會一直查下去!

    “等著吧,皇庭老子是去定了!不和你們一起去,待會埋了我,我就從地下挖進去!”

    方平想歸想,還是無比謹慎,地下未必安全。

    真王級妖植還在呢!

    稍有動靜,就有可能被發現,最好還是通過姬瑤他們這群人混進去。

    至于混進去干嘛,方平現在也不管了,皇庭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外面現在稍有動靜就被人盯上了,在這,已經完全沒自由可言了。

    “希望可以順利!”

    方平再次祈禱一句。

    而這時候,右神將幾人臉色已經極其難看!

    “人到底怎么進來的,怎么離開的?”

    “難道還能隱身不成!”

    幾人一臉的憤怒,姬瑤冷冷道:“未必沒這個可能!王叔,有人可以做到嗎?”

    姬楠苦笑道:“這個……真不清楚。”

    他也從未經歷過這個,別說隱身,偽裝別人,他都是第一次知道。

    “人到底在哪!”

    幾位神將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就在這時候,右神將忽然低罵一聲,重哼一聲,陡然離去。

    他一走,姬楠也是皺眉不已道:“趙興武又發什么瘋!該死的家伙!”

    姬瑤清冷道:“也許是想給方平打掩護呢!事到如今,他恐怕也猜到是方平了,復生武者……狡猾多端!”

    說罷,姬瑤又道:“王叔,方平到底怎么離開的?”

    姬楠也是沉默不言,環顧一圈,許久才道:“他既然敢來,也許有一些特殊方法,要不然,他未必有這么大的膽子!”

    這時候,姬楠余光掃了一眼兩具尸體,尸體破爛不堪,內腑碎裂,直接是貫穿傷。

    兩人瞪大了眼睛,都是滿臉驚懼之意,驚懼色還停留在臉上。

    姬楠看了一眼,沒再去看。

    死了兩個四級武者而已,不值得重視。

    這也是眾人存在一個誤區,都覺得方平只會偽裝活人,方平內腑和地窟武者不同,如果是完整的尸體,也許還會有人查看一番。

    可兩人都是貫穿傷,內腑全部碎裂,一時間眾人都沒顧得上這兩人了。

    方平則是強裝鎮定,千萬別細查!

    也別細想!

    細想下去,兩個四品武者,死了就死了,居然被打穿了……我方平沒這愛好的!

    此刻,打的就是出其不意。

    讓他們思維陷入誤區。

    方平心中感慨,以后世界和平了,我其實可以當演員和心理學專家的,看看,我對這些人研究的多透徹。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