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歷史小說 > 偏心眼TXT下載 > 偏心眼 > 227 壞女人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227 壞女人


    霍磊他媽夾著大白菜,將筷子上的肉片去掉。

    留給兒子和兒媳婦吃的,她多吃一口少吃一口都不礙事的,不像是年輕人就喜歡吃肉。

    “霍忱啊也是沒遇上好人,聽你奶說他姥姥那邊還過來找過。”挖一大口米飯送入口中,想起這事兒她都氣得慌,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當年孩子那么大點說扔就扔了,現在想回來收割收成了?也不怕雷劈死你:“想的挺好,孩子有本事了,能劃拉到點什么就劃拉點什么,呵呵。”

    霍磊夾了排骨,他不愛管這些閑事,但還是覺得老嬸那個人不值得原諒。

    “她現在干什么呢?過的不好嗎?那么多錢不會用放這些年估計也是不值錢了。”

    放小時候那真是一筆好錢啊,那年代一萬塊錢能買個四十平米的全產權房子。

    “誰知道她干什么呢,估計不能好,好的話能回頭來找啊,我要是她,還不如找口井跳進去呢,做女人做到她這個地步何止就是失敗,她就不配成為一個女人,虎毒不食子她比老虎還毒,怎么就沒打雷劈死她呢。”

    想想就氣。

    你說人長得挺好,過去相處也沒瞧出來,看見錢就大變樣了。

    “行了。”霍磊他爸不愛聽。

    都過去的事兒了,還念叨什么,這就是命唄。

    不過也挺好的,霍忱和他媽兩不相欠。

    “媽,霍忱他媽還活著呢?”兒媳不知道這些事兒,挺好奇的,她一直都覺得霍忱挺走運,不是一般的走運啊,高中畢業就出去闖蕩,就被人給簽了,然后賺那么多錢,簡直太走運了,猶如天助一般,原來還有這些傷心的往事呢。

    “人家活的可好了。”

    “那霍忱打算認嗎?”

    “認?”霍磊他媽冷笑了兩聲,“先把你奶弄死吧,你奶不死她堅決不能讓認,認回親媽那就是等于往死里扎你奶的心,認什么認,那種媽要她干什么。”

    “出門別對外講太多,他和寇熇又怎么了……”

    “你以為你媽我傻啊,我就回家念叨念叨。”

    霍磊媽媽心里很有數,姓霍的才是一家人,不管怎么說吧,雖然當初沒給她面子不幫她,那霍忱出錢讓大家出去玩她也沾光了,給他奶買房子也讓做兒子的輕松不少,一家人吧就得好好相處,誰有點什么事兒就互相體諒著點,多付出少付出的不計較,只要你心里裝著這件事,那沒問題對不對。

    是一家人就得幫一家人,出門她講也是講霍忱的好,一個字的不好都不帶提的。

    吃過飯去刷碗,霍磊想了想還是給霍忱打了通電話。

    其實做堂哥的吧……挺不愿意主動聯系霍忱的。

    怕霍忱多想。

    霍磊本身就是個有點敏感的人,堂弟現在又本事,怕聯系的多好像顯得他貪圖弟弟什么似的,以前來往都沒那么親熱,那就保持過去的姿態,但像是說霍忱出事了,當哥的還是會掛念。

    可能是人成家了,想事情就不一樣了。

    “哥。”

    “哎,不忙吧?”

    “還行,有事兒嗎?”

    “沒什么事兒,就是聽說我奶過去你那邊了……”

    兄弟倆閑話家常,不過也常不起來,主要是沒有什么話題,想安慰吧又怕做的太明顯,干巴巴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霍磊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干這種事情。

    剛掛的電話,霍敏丈夫電話進來了。

******

    霍敏的丈夫和霍忱關系一向很好,做姐夫的沒什么心眼,雖然偶爾犯彪,但真心實意是拿霍忱當親弟弟看的,借光他肯定愿意借,但關心也是真關心,霍磊講不出口的話,他這里通通都能講出來。

    當成兄弟就沒什么話不能講。

    *

    寇熇正在吃早餐,最近飲食規律的不行,早起陪寇銀生爬山打球,白天晚上幾乎都是泡在公司,這還真的不是她用工作來麻痹自己,而是確實中寰的好機會來了,她得把握住。

    正在喝紅薯粥,寇銀生那裝著小窩窩頭的盤子推了過來。

    “嘗嘗。”

    “老寇你這嘖嘖嘖……這還是窩窩頭嗎?”

    都改良成這樣了。

    “雖然加了點別的東西但還是,你嘗嘗味兒就知道了。”

    所以才說為什么人活著就得享受呢,一樣的窩窩頭一樣的做,可味道就是不同。

    夾了一個嘗了一口,傭人拿著電話送過來。

    “說是找您的。”

    寇熇道了聲謝,接了過來。

    寇銀生一眼一眼瞅女兒,過去吧他覺得寇熇這孩子有點缺心眼,見人三分笑啊,沒什么架子,現在吧,他覺得自己養的這個孩子真是個精品啊,也許一萬年都不見得能遇上這么一個,好像從小就是無師自通。

    這方面她就是很本事。

    鮑磊的父親找到了寇熇這里,其實之前也有找過,可惜寇熇不接招,鮑磊家里也是很鬧心,報了警然后……問題來了,自己家的麻煩來了,調查是調查啊,可問題是,經常繼續調查下去,他們都不愿意了,想當初就是為了出口氣,希望江珩低頭,結果江珩那邊頭都沒動,他們家的頭都要埋土里去了。

    商女士當了中間人,求到她眼前來了,也就是講句話的事情。

    和寇熇通個氣。

    “您放心,江珩那邊我去說。”

    商女士的面子她一定會給,無論何時何地都會給。

    掛了電話。

    商女士看著鮑磊他爸笑了笑,她也正在吃早餐。

    “江珩太囂張了,我是弄不過他,不過早晚會有人收拾他的,我就不信他一點漏洞都沒有……”

    商女士淡淡道,“他囂張也不是一年兩年的,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看他不爽卻扳不倒他。”

    “還不是有個有本事的奶奶,呵呵。”

    鮑磊父親恨姓江的這一家,覺得都是包庇犯,怎么養孩子的?把孩子養成這樣就放出來了。

******

    江家那二少爺就是個黑心鬼,但看什么事情,凡事涉及到國家利益的,在這些事情上面他會大方的讓你大吃一驚,江家的人脈網盤根交錯,想動他,不是一般的難。

    像是這種人物,商女士一般都會主動避開,交不下來也不會主動交惡,江珩的話有些講的難聽,但道理是那么個道理,寇熇擺在哪里,喜歡能去理解,但強撩,這就是下下策!

    “什么叫愛國,他不過就是……”

    商女士:“這種話我勸你說出口三思,你回去吧,我能幫的也就這些了。”

    鮑磊父親憋了一肚子的氣,但是當著商女士他又不敢講其他的,難道江珩不是靠家里?就是家里有祖業,和那些人勾搭成奸,不就那么回事兒,當他不清楚,打斷他兒子兩根肋骨,他們全家還要登門道歉?

    天理何在啊。

    寇銀生慢吞吞放下湯勺,“求你做和事佬?”

    “這種順水推舟的事情我樂意去做。”寇熇笑笑。

    寇銀生也笑,“小滑頭。”

    當然愿意做了,兩面討好,都不得罪。

    既給了商女士大面子,又算幫著江珩下個臺階,江珩原諒不原諒并不重要,他是施暴方啊人家不追究他就該透著樂去了。

    “不要這樣講,都是您生的好。”寇熇笑瞇瞇道。

    “叫阿姨再給你添點。”

    “算了,吃的差不多了。”

    “你最近這飲食挺克制的。”寇銀生感慨,他這女兒啊,真的自律起來還挺嚇人的,瞧著最近的身型瘦了些,太過于辛苦吧。

    “為了美嘛。”

    寇熇起身,扯掉餐布。

    回了房間,拉開衣柜,她的衣柜都是成排的,可以滑動拉開的,從里面找出來今天想穿的衣服,一件一件扔在床上,然后找鞋,反正選好穿走就是了,剩下的整理工作都是家里傭人去做。

    今天寇熇穿的有點不一樣,她很少著正裝,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嘛,不喜歡老氣橫秋的東西,氣質不氣質的,職業裝穿上瞬間老三歲,但有些場合要求你就必須如此穿,從樓上下來,她爸剛剛吃完早飯,很是滿意女兒的這一身。

    “你可別用這種表情看我,仿佛在夸自己一樣。”

    太惡心了。

    寇銀生沒好氣揮揮手,叫她快滾。

    寇熇今天有個發言的活動,類似于這種活動有很多,老寇都會親自到場去坐鎮,實在不能出席那就算了,他覺得自己生的這個女兒,天生就是干大事兒的人,不會磨磨唧唧,不會被兒女情長所左右。

    好孩子!

    寇熇是寇江兩家的臉面,有些事情江珩不做,推到她的身上來做,做這件事的人也許是姓寇,但背后深一扒,寇江兩家關系綁得嚴嚴實實,外界都說江珩今兒又帶誰誰誰了,又說江珩心不在寇熇的身上,可江珩的支持在寇熇這里。

    可能就是有這種魅力,外面紅旗飄飄,家中大婆不倒,也許寇熇有別的本事呢,比如說能哄住未來婆婆。

    關于寇熇的傳聞也有很多,好的不好的都有。

    好的比較正面一些的,能力和外貌是成正比的,有錢人家的太太們都喜歡寇熇這種長相,很富貴的長相,不好的也就是未婚夫妻倆各玩各的,江珩那就是遮都不肯遮的,寇熇之前不也和一個男明星傳出來點八卦。

    寇銀生很怕衰老,女兒長大就意味著自己進入衰老的狀態,現在怎么看也找不到曾經的感覺了,年紀大就是大了,可寇熇正是好青春,他喜歡女兒的青春。

    驕傲。

    媒體采訪,寇銀生沒有接受,但還是有眼尖的拍了照片。

    父親對女兒的愛,這種話題似乎很容易引起大眾的共鳴。

    加上攝影師技術好,真的很好的那種,把寇銀生眼中的愛都拍了出來。

    他是愛寇熇,過去就愛啊,自己生的為什么不愛呢。

    霍敏和老太太出去買菜,經過報攤,偶然一眼瞧見的。

    買了一份回來,偷偷摸摸藏起來,等到霍奶奶去做家務的時候她又偷偷摸摸拿出來看,看完對著報紙呸了兩口。

    裝什么父女情深,呵呵。

    這都是人設。

    想當年寇熇住在她奶家樓上的時候,和她爸三天兩頭的就干架。

    現在是想洗白是嗎?

    那有錢的未婚夫可千萬別不要你了,壞女人!

    霍奶奶正在擦油煙機呢,自己干半天累夠嗆,發現霍敏躲在房間里,就來火氣了。

    “干什么呢……”

    霍敏拿著報紙。

    霍奶奶不愛看那兩父女的任何新聞,“你一會把它扔了,別留在家里,那些有錢人的事兒也不是我們該看的,把油煙機擦擦,上面都是油。”

    “你給他擦也沒用,他平時也不能收拾,也不會做幾頓飯的。”

    “那就不擦了啊,那不臟啊,他用不用是他的事兒,給不給擦那是我的事兒。”

    “就這種人,除了長得好看還有什么?”

    霍奶奶淡淡道:“都過去的事兒了,別沒完沒了的提,她肯放過霍忱那是霍忱走運,將來找個更年輕的更好看的。”

    “那是。”
《偏心眼》相關推薦:慶余年明朝敗家子明天下民國諜影神魂至尊天唐錦繡贅婿長寧帝軍奮斗在洪武末年超能戰兵血刺零夢夢緣唐則天皇后本紀素書火鳳焚天:逆天廢材小姐重生之鬼眼醫妃特工王妃:王爺有種來戰小廚娘的富貴逆襲杠上妖孽九千歲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