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言情小說 > 農門福女TXT下載 > 農門福女 > 第二百三十章 送銀子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二百三十章 送銀子


    宋春花被氣的心口疼,她本來就是嘴硬心軟,脾氣又硬又臭,也就是徐忠讓著她,才讓她能在徐家作威作福的。大家越到她面前來勸她要一碗水端平,勸她去伺候劉招娣,她心里就越不痛快,越不愿意聽他們的!

    宋春花就屬于牛脾氣,你越按著讓她喝水,她偏不喝,她不僅不喝,她還要反著干。

    徐有志不是賣可憐嗎?賣可憐誰不會?!徐有志跟她玩這些,還嫩著呢!

    因此,一有人來勸她要一碗水端平,她就跟人家哭訴生了一個什么樣的兒子。從徐有志偷他大嫂做豆腐的方子賣錢,到知錯不改,騙他們只賣了十兩銀子,其實自己偷偷留下了四十兩銀子!然后還有借銀子給劉大寶,讓劉大寶到處收黃豆,給他大嫂添堵,在到分家之后,徐有志從來都沒有回來看望爹娘,每次回來都是質問他們給的不夠多,直到把她氣的心口疼,老大媳婦嚇得把她帶到府城去,好眼不見心不煩,免得被徐有志氣出個好歹來。

    結果她回來這么多天了,徐有志卻一次都沒來看望過她,不僅如此,銀鎖出生之后她就等著兒子來報喜呢,結果卻一點消息都沒有,最后還是她自己忍不住了,拿著銀鎖去看小孫女,還給小孫女起了銀鎖這個小名。

    至于為啥金鎖脖子上戴著的是金鎖,而到了銀鎖這里就只有銀鎖了?

    那是因為金鎖脖子上的金鎖是有承媳婦送的!她一個不會賺銀子的老婆子身上哪能有那么多銀子買金鎖?就這銀鎖還是她攢了兒媳婦給的孝敬,才買了兩個,金鎖和銀鎖一人一個,不偏不倚!

    宋春花這一哭訴,來勸說她的人都蒙了,這下子他們是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你說勸吧,徐有志做的又太過分,誰要是有這么一個兒子,也得氣的眼不見心不煩。可是你若說不勸吧,劉招娣她又委實可憐。

    最后,大家還是選擇了勸兩句,不過卻不在勸宋春花要一碗水端平了,而是勸宋春花,兒子兒媳婦不值得心疼,可是小孫女卻是無辜的,怎么也得顧念著點小孫女,還將劉招娣沒有奶水的事情跟宋春花說了。

    宋春花也是個狠人,劉招娣不是沒奶水嗎?沒奶水好啊,正好老三媳婦這幾天補大發了,現在正漲奶呢,干脆就讓小銀鎖來喝她三嬸的奶好了。

    誰來勸宋春花,她都是這么個答案,讓她伺候月子?沒門!但是她心疼孫女,同意每天把孫女抱過來讓田如珠喂養。

    當然,這事宋春花肯定提前跟田如珠通過氣了,不然她可不能自己盲目的應承下來。

    田如珠也正愁呢,這幾天,她天天花生豬腳吃著,補得大發了,整天漲奶,每天就要擠出來好幾碗,不是倒了就是讓徐有才這個當爹的喝了,還美其名曰肥水不流外人田。

    再加上,可能是當了娘,田如珠的性格也柔和了許多,多了許多母性的光輝,并不會因為徐有志和劉招娣兩人而討厭銀鎖,相反,她還十分心疼銀鎖,怎么這么倒霉,攤上了這么一對爹娘。

    因此,對于婆婆的提議,田如珠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至于徐有志和劉招娣?他們兩個能不同意嗎?宋春花都做出讓步了,他們若是不同意不就是想讓他們的閨女餓著嗎?所以他們只能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咽,同意了宋春花的這個提議。

    然后,宋春花每天早上都去徐有志家里把銀鎖抱走,等晚上的時候再把銀鎖喂的飽飽的送回來。

    從此,徐有才就多了一個小家伙跟他搶奶水,可是他這個做叔叔的能說啥?總不能跟小銀鎖搶食吧?而且,這種事情還有些不可言說,他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咽,但是他心里對徐有志的不滿又深了一層。

    徐有才在跟徐有承夫婦兩個說這件事的時候,語氣那叫一個幽怨啊。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姜還是老的辣,徐有志想要讓他娘迫于大家給予的壓力,而去伺候劉招娣的月子,可是他娘偏不,而是劍走偏鋒,即解決了銀鎖吃奶的問題,又解決了田如珠漲奶的問題,最后啪啪打了徐有志的臉,現在徐有志在靠山村的名聲更臭了。

    大家都說,都說少有親娘嫌棄自己兒子的,宋春花又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現在都不原諒徐有志,肯定是因為徐有志做的事情太過分了,所以宋春花才不原諒他的。

    因此,比起自己的口糧被搶了,徐有志現在更慘,徐有才心里竟達到了詭異的平衡。

    徐苗咽下嘴里的紅燒肉,小大人似的嘆口氣,“唉,你說二哥何必呢?老老實實的不好嗎?非要搞這些花里胡哨的,咱們好好的家被他搞得四分五裂的,他卻還不知道悔改。”

    張月娥肉肉徐苗的頭,笑了笑沒有說話,人的欲望是無窮的,若能妥善的管理好自己的欲望,那這欲望可能就會變成你的動力,可是若是被欲望支配了,那么徐有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他想要的太多,可是卻又不想付出努力,只想不勞而獲,并且,還喜歡怨天尤人,好像這世界上誰都欠他的一般,再加上他的性格又固執己見,因此才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他現在過的這么凄慘,在外人看來的確是有些可憐,可是在他們這些當事人面前,他卻十分的可恨,反正張月娥是一點都不可憐徐有志和劉招娣夫婦,但是對于無辜的銀鎖,她的確是有些心疼。說到底,爹娘造的孽,她卻是無辜的,并不應該讓她來償還。

    張月娥忍不住撫摸了一下自己漸漸隆起的小腹,忍不住想著。

    徐有才喝了一口酒,“先不說這個了,大哥,回頭你寫封信,勸勸咱爹,他都這么大年紀了,就別讓他在下地干活了,以往家里的田地都是咱爹和二哥一塊侍弄,現在二哥是肯定不會來幫忙了,就咱爹一個人,我怕他累著,我現在上午都忙著做豆腐,也就下午能抽出來一點時間來,也幫不上什么忙。咱爹的老寒腿今年沒犯,已是謝天謝地了,那可是三十多畝地呢,爹娘要是累出點毛病來,這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其實徐有才說的事情,張月娥和徐有承早就考慮過了,只不過還沒來得及說呢。

    “這事我跟你大嫂早就商量過了,咱家的地就租給族人種了,到時候都種黃豆,再由豆腐作坊進行回收。”

    徐有才一愣,然后點點頭,“你們有章程就行的,具體怎么說還得大嫂出馬,我現在發現了,咱娘誰的話都可能不聽,但是大嫂的話,咱娘肯定會聽!”

    張月娥聽了徐有才的話臉色有些發紅,但是她卻沒有推辭,“正好金鎖滿月的時候我準備回去一趟,到時候跟咱爹娘說。”

    正好她還有別的事情要跟族長徐天談,他們家那三十多畝地就算都種上黃豆也不夠豆腐作坊用的,因此,張月娥還想跟徐天談一下,是不是能讓同族的多種點黃豆,到時候由豆腐作坊回收,價格她絕對不會壓的很低,這樣也算是互惠互利了,張月娥本來打算等金鎖滿月的時候,她回去喝滿月酒順便跟徐天提這件事,卻沒想到徐有才來府城了,正好提前跟徐有才通個氣。

    這一頓,徐有才吃了個酒足飯飽,他馬上就要回去了,張月娥卻讓他等一等,徐有才好不容易來一趟,沒有讓他空手回去的道理,正好,最近她沒事的時候跟徐苗逛街又給金鎖買了不少小玩意,一塊都讓徐有才帶回去了,還有她今天中午做的紅燒肉,做好的時候她特意單盛出來一碗,放在食盒里,讓徐有才帶回去,給田如珠解解饞。

    坐上驛站的馬車,看著手邊的食盒,徐有才心里還琢磨,怪不得他媳婦天天念叨大嫂的好呢,他這大嫂的確沒的說,跟這一背簍小玩意和手邊的食盒相比,他買的銀簪子和布老虎,好像就有些不夠看了。

    送走了徐有才,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張月娥才打開徐有才送來的銀子。

    還真別說,這一包袱銀子還挺沉的。張月娥一打開包裹,正在看書的徐有承好似被什么東西晃了一下,下意識的就朝張月娥看了過去。

    別說徐有承,就連張月娥看著這么多白花花的銀子都有些……瞠目結舌。

    “這是多少兩銀子?”徐有承吶吶的問道。

    “有才說這是兩個月的,兩個月的應該是……六百兩。”張月娥抬頭看向徐有承。

    兩人相視無言好一會,張月娥這才數起銀子來,數到最后,張月娥才報了一個數,“一共是五百九十七兩八錢銀子。兩個月的結余的豆腐銀子,刨除幫工和有才的工錢,十二兩二錢銀子,就是這個數,一文都不少!”

    徐有承嘆口氣,“娘子,你這樣能賺銀子,讓為夫十分受打擊啊。”

    張月娥嗔怪的看了徐有承一眼,“相公說的是什么話?雖然我讀書少,可是我記得有一句話叫術業有專攻,咱們家啊,你負責讀書,我就負責賺銀子,咱來一塊使勁才好呢,這銀子在多能有你學進去的學問貴重?我還知道有一句話,書中自有黃金屋,相公你做學問,就是在找那黃金屋呢,總有一天啊,你能做那些比賺銀子更加有意義的事。”

    徐有承的眼神逐漸變得柔和,“你就這么相信我?”張月娥將銀子一個個的碼在箱子里,頭也沒抬就說,“我可不是對你有信心,而是對我自己有信心,也對我那做老天爺的姥爺有信心!他總不能讓我相公一事無成吧?”

    徐有承先是一怔,然后搖頭失笑,也不知道是信了沒有。

    緊接著,第二天來買羊肉湯的食客就發現,老板娘挺高興,全程都是笑著的,不僅如此,羊肉放的都比往常要多。看的后面排隊的人心驚膽戰的直嚷嚷,“老板娘,您放點就差不多了,別輪到我們這都沒有了!”

    張月娥笑盈盈的說,“這個你們放心,輪到你們的時候絕對夠吃!”

    有熟悉的食客跟著開玩笑,“老板娘撿到銀子了吧?今天咋這么高興?”

    “嗨,老家來人了,好長時間沒見到親人了,昨天見到了高興。”張月娥依舊笑瞇瞇的說,那笑容不同于往日的客套,更像是偷到魚的貓,偷到燈油的耗子,得到糖的小孩,看起來就是發自肺腑的高興!

    別說食客們察覺了,就連一旁的肖巖也發現了,他還從來都沒見過張月娥這樣的一面,不由的有些看呆了。

    “老板?老板?老板回神了!這個多少銀子?”肖巖攤子前面的姑娘見叫了他好幾聲,他都沒反應,逐漸有些不耐煩了。

    “哦哦,這個一錢銀子,這可是最近這段時間最流行的顏色,姑娘你長得這么白,這個顏色絕對趁你。上次跟你一塊來的那個姑娘也看中這個胭脂了,不過她沒你白,所以才忍痛放棄了。不是我說虛的,你要是涂上這個胭脂,絕對是最好看的。”肖巖這一句話,就把那姑娘哄得眉開眼笑的,立馬就拿出荷包付了銀子。

    肖巖收下銀子,就又朝張月娥那邊看去,可是卻沒想到,原本在另一邊的徐苗不知道怎么跑到了他與張月娥的視線之間,直接將張月娥擋了個嚴實。

    肖巖嘆口氣,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心中還在回味剛才老板娘的笑容呢,然后他就忍不住伸手抽了自己一巴掌,不是說好了放棄了么,他在就管不住自己的眼呢?!這大街上這么多人,要是讓人看見可咋辦?他是男人,又沒有家室,不怕人家說,可是老板娘可是有家有室的,若是因為這個礙著她的名聲了,那他豈不就成了罪人了?

    不過他也太慘了吧,你說看上誰不好,非要看上一個有夫之婦啊!

    郎兒有情,奈何羅敷有夫啊!
《農門福女》相關推薦:天下第九狼與兄弟逍遙兵王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超級女婿撿漏都市奇門醫圣仙帝歸來大醫凌然 嫡女之寵后在上娛樂之大叔變大爺墨上人如玉,然非所托人。浮世愛成冷從未謀面之你的么么噠天知人怨之隙國長存嫡女重生:太傅大人不好惹清穿紅樓之鳳翔天下朱砂紅離婚啟示錄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